梦小说网 第268章 你走错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8章 你走错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68章 你走错了

  邢越眼神暗了暗,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,他起身:“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。”

  “来回开车太累了,要不然今晚在在家里睡下?邢越,不管阿姨对你怎么样,家里还是会有你的房间。”纪叔希望他还念着恩情。

  等有一天他真的撒手去了,邢越也能看在他的薄面上,照顾下家里,照顾这对母女。

  邢越身体愣了下,语气坚定的说:“不用了。”

  柳青提盯着他越走越快的身影,她只能小跑才跟得上:“邢越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如果是因为她做的事让他十分生气,他可以直接说出来,别这样,她看着害怕。

  邢越突然转身抱住她,他手臂颤抖着,声音很是紧张不安:“青提,你不会骗我的,对不对?”

  她猝不及防,双手伸直,听到他的话,忍不住轻拍他后背:“你,你怎么突然这么说?”

  她其实还有件事没有跟他说,就是崇年和元雅华,他们是她一手安排的。

  他没有说话,只是把头埋进她颈部,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,过了好一会儿,才松开手。

  “外面太冷了,我们回家。”邢越手臂下滑,刚好可以牵住她的手。

  刚才他们拥抱的时候,她并不觉得,可是他突然松开,她感觉到刺骨的寒冷,她浑身颤抖了下,立刻钻进副驾驶。

  回到公寓,她脱下厚重的外套:“邢越,有件事我想跟你说。”

 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崇年和元雅华的事,可抬头却看到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,眉头紧皱,她要说出口的话,又止住了。

  次日中午,元雅华从拘留所出来,她拦了辆车直奔家里,当着纪紫君和纪叔的面,坦白自己在外面有男人,这次回来主要是和他离婚。

  纪叔想到邢越昨晚回来,脸色就怪怪的,再配合她的反应,他瞬间觉得自己脸上无光,即便是他亏欠她,可毕竟他是个男人。

  他声音严厉的说:“紫君,推我过去。”

  纪紫君从没觉得一项平易近人,好说话的老爸,竟然会有这么凶的一面,一时间被唬住了,待在原地不敢动弹。

  “推我过去,让我看清她这张脸。”纪叔用力拍着扶手。

  纪紫君俯身将茶几搬开,推着轮椅到母亲面前,纪叔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,大掌挥过她的脸,整个屋子回响耳光的声音。

  元雅华完全被打懵了,一项容忍她的男人,不管她做什么,他都不曾对她动手过,这次竟然打她了。

  她心里那股委屈一下子迸发出来,她拿起抱枕砸向他:“这日子我早就不想过了,你只会对我动手,你有想过,我是个女人,我能一辈子守着断腿的人过吗。”

  纪叔掌心还在回颤:“这种事,你完全可以找我谈,为什么要把紫君找来?她都这么大了,你让她怎么想。”

  元雅华已经开始不管不顾了:“我的女人,当然要知道事情的全部,我就是不想过了,女儿,你要跟谁?”

  纪紫君双手捂住耳朵:“你们两个烦死了。”

  她躲回房间,拿出手机打给邢越,电话一接通,她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瞬间落下:“哥,你快回来,家里出事了,爸妈在闹离婚,还问我选择跟谁。”

  柳青提刚好找他吃饭,听到纪紫君的电话,立刻和他动身去公寓。

  纪叔说什么都不同意签下离婚协议书,除非她把那个男人叫来家里,和他当面对质,否则这件事免谈。

  刚开始元雅华还有些顾忌,担心老纪会对崇年下手,可看到邢越和柳青提来了,这两人总归不是和老纪站在一头的。

  元雅华拿起手机:“我可以把他叫来,但前提是,你们得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  邢越抿紧薄唇,他看情况来,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看过那个男人,是不是正像她说的那样可靠。

  柳青提微笑:“当然,现在是法治社会,杀人毕竟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元雅华拨通他的号码,此时他正好在拘留所蹲够一天,现在刚出来,他立刻找了个馆子吃东西。

  接到元雅华电话,他眼眸闪烁,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:“宝贝,怎么这时间点打给我?是不是想我了?”

  “来我家里,我等你。”元雅华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崇年仔细想了想,她从来没有让他靠近过她家,今天是怎么了,难道是特别福利?在家里那个貌似挺刺激的。

  毕竟他当时在电话里表演的那么动人,总不能是跟他提分手吧,于是随便吃了两口,就拦辆车去公寓。

  她家大门虚掩着,崇年以为她是要给他惊喜,于是直接推门进去,他第一眼,是看到站在沙发边上的元雅华。

  他舌头坏坏的舔了下嘴唇,朝里面走出了骚姿势,走近,才看到沙发原来坐了那么多人,把他给吓的。

  崇年大脑快速运转,难道他们的事情被发现了?不可能啊,他们做的这么隐秘。

  他笑着鞠躬:“请问这里是三十四栋,五零二吗?你们约了我上来修水管。”

  纪紫君一副毫无察觉的说:“你走错了。”

  “好的,那打扰了,抱歉。”崇年朝门口走去。

  这时,元雅华突然开口:“我们的事情,我都说了,崇年,我现在就为了你离婚,以后我们过我们的日子。”

  崇年停下脚步,他这是平民翻身做地主了,傍上这富婆,没想到还能盖章成主人,这样以后离婚了,也能分到她一半的财产,这买卖也太划算了。

  他扯了下衣服,轻咳了声:“对,我和宝贝是真心相爱,你们就成全我们吧。”

  纪紫君打量他,这个一无是处的小白脸,看起来和她年纪差不了多少,既然摇身一变成为她继父了。

  纪叔在外面打拼那么多年,虽然没多大本事,但见过的人不少,这一看对她就不是真心的,可惜她还是一股脑的冲进去,算了,留不住的人,随她去吧!

  “好,我同意离婚。”纪叔惆怅开口。

  “按照婚姻法,你属于婚内出轨,要净身出户。”邢越坐在那里许久,这才第一次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