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69章 大型捉奸现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9章 大型捉奸现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69章 大型捉奸现场

  什么?净身出户,那不就是没钱,没钱,还谈什么感情,让他们喝西北风啊。

  纪叔倒是没想到离婚法竟然这么人性化,选择站在他这边,于是他挺起腰杆:“你把所有东西留下,我就跟你离婚。”

  元雅华扭头看向他,一直以来他也没对她有太多金钱要求,应该没有钱他还是会跟她在一起的吧?

  崇年皱眉,这个蠢女人到底在想什么该不会,真的为了离个婚净身出户吧,他可不想跟着她过苦日子。

  元雅华以为他是同意了,于是她大言不惭:“好,我净身出户。”

  崇年伸手捂住眼睛,这个蠢女人,正当他想偷摸摸走人的时候,却被元雅华抓住手,硬把他拖回原位。

  那就索性别怪他一不做二不休了,崇年用力甩开她的手:“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你找我,可是开钱的,你现在什么都不要,是打算让我和你喝西北风吗?”

  元雅华不可置信的看向他:“崇年,你跟我在一起不是这样说的,是不是这些人逼你这么说的?”她目光瞪向在场的人。

  崇年不屑的说:“阿姨,你看看你,鱼尾纹都可以夹死人了,我跟你在一起,能看上你什么?自己也不照照镜子。”

  她不管不顾,双手抱住他手臂:“崇年,我已经说了要离婚,以后你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,我死都要跟着你。”

  崇年一看这阿姨是打算赖上她了,他有些慌起来,他看向柳青提:“诶,柳小姐,这件事可是你找的我,快点过来解释下。”

  邢越不相信的看向青提,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元雅华死死瞪着她,就知道这件事,肯定有人搞鬼,所以崇年才不敢带她离开这里。

  柳青提蹭的下站起来:“这,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认识你吗,你别血口喷人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。”

  崇年就知道有天,她肯定会不认账,于是打开手机录音,播放他们每次聊天的内容,这下柳青提百口莫辩。

  柳青提气愤的咬住嘴唇,这人事儿没办好,狗咬人这招倒是用的很溜,真想当场把这脸撕了。

  元雅华双手垂下,这下完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,她上当了,上了柳青提的当。

  邢越不敢相信的看着她,原来这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,她为什么要拆散纪家?

  柳青提坐回原位,在没想好怎么解释之前,她还是选择不要说话。

  元雅华颓丧之后,很快反应过来,事已至此,她可不想人财两空,她跪在地上,抓住老纪的轮椅。

  “老纪,你看到了吗,这个女人心有多毒,竟然找人拆散我们一家,我真的是受他蛊惑,所以才和你提离婚的,我错了,下次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纪紫君也不想父母离婚,要做跟谁的选择,于是在旁边帮腔:“对啊,爸,念在我妈是初犯,就原谅她这次吧。”

  纪叔在一旁面无表情,不管是谁求情,他都没有松口,他老纪清清白白一世,临了还要被人戴绿帽,这口气他咽不下去。

  崇年看他们一群人气势都焉了,就想趁此机会偷偷溜出去,刚走到门口,柳青提就意识到他想跑,把锅甩给她,就想一走了之,在她这里,没那么容易。

  “想跑。”她冲过去,拎起他后领。

  她睨了眼:“你不是说事情是我做的吗,那你跑什么?”

  崇年讨好的笑笑:“姑奶奶,我这不是,真的有事,需要离开嘛。”

  “是吗?又是那个有钱人家太太约你啊。”柳青提拿过他手机,打开通讯录,看到上面的联系电话,随便找了串看上去眼熟的拨通。

  “死鬼,不是让你别白天联系我吗,今晚老地方见。”

  柳青提挂断电话看向他:“说吧,老地方在哪里?”

  纪紫君看着他们一来一往,如果说这整件事都是柳青提安排的,那操作的也是这个小白脸,真正拆散她家庭的,还是这个男的,她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,逼近他。

  菜刀在他身上挥挥,他吓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立刻举手:“美女,杀人犯法,小心你手上的刀。”

  “说。”纪紫君威胁道。

  崇年吓的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,一股脑就说了,剩余的,柳青提挨个去打电话,把地址要到手,再联系这些太太的丈夫,来一场捉奸大戏。

  柳青提摁着他肩膀,让他坐在沙发上:“你可以选一下,去哪间酒店房间。”

  崇年眼珠子瞄了瞄,这不是让他往火坑里跳嘛,去哪里都是死,他可以选择不去吗?

  “我。”

  纪紫君抬起手里的菜刀晃了晃:“哎呀,我手举的都有点酸了,要不放下好了。”

  崇年吓的大腿一哆嗦,尿都差点飚出来:“妈妈啊,我选,我选。”

  柳青提想了下说:“刚才打电话,是不是有个男人声音比较凶,就选那人好了。”

  崇年看向她们,不是说让他选吗,怎么说话不算数呢,崇年眼珠子一直打转,看着她们打配合。

  邢越眼神始终在她身上,难道她就不想解释下,她和崇年的问题吗?

  柳青提走到他面前:“我就是知道她有一千万拆迁款,却还向你要生活费,自己却在外面大手大脚的花钱,很不爽,所以才找人框她,但即便这人不是我找的,她还是会管不住自己的身体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去开房了。”

  元雅华听她爆出猛料,激动的站起来,运用大嗓门,来个气势压人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哪里找男人开房了。”

  “肯定是你计谋被拆穿,所以才这么说,老纪,别听她说,我没有,我从来没找男人开房过,除了这次。”元雅华认错的垂下脑袋。

  纪叔看向邢越:“邢越,我累了,想回房间休息。”

  邢越走过去主动推着轮椅,进他房间,纪叔拍拍他手背:“青提,是个好孩子,她应该不会撒谎的,你好好听人家解释,不可以急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