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70章 你的心思,让我害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70章 你的心思,让我害怕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70章 你的心思,让我害怕

  邢越见他这么体谅与宽容,可是她破坏的是他的家庭,他真的可以原谅吗?

  纪叔对上他犹豫的眼神,忍不住说:“你心里在想,我能原谅青提吗?我都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,很多事情都看开了,如果你阿姨没这心思,即便她找再多人来,你阿姨也能克制住。”可她并没有,所以任凭她怎么解释,错了就是错了。

  在他这里能不能得到原谅不重要,而是他这个做父亲的,如今变成这样,对孩子们照顾有限,与其麻烦别人,倒不如让她这个妈去做,还比较尽责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邢越将他扶到床上,轻轻盖上被子,便关上房间门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出来,两手摆在后面,有些不知所措,她注意到他在看他,于是抬头对他笑了下。

  邢越走过去:“回家。”

  她不敢相信的看向他,他是在跟她说话吗?他们可以一起回家?她歪着脑袋,边打量,边跟上他身影。

  纪紫君看到哥哥竟然骂都不骂她一下,还要跟她回家,纪紫君气不过,跑过去,张开手臂拦住他们。

  她指着柳青提:“哥,这个女人在破坏我们和睦,你就真的不管管?还跟她回家,哥,你还是我哥吗?”

  换作以前她肯定怼回去,又不是亲哥,干嘛事事以他们为先,可现在不是做错了嘛,只能窝着,一时憋屈,只为以后嚣张。

  邢越严厉的说:“这件事不许再提。”

  纪紫君不依不饶:“哥,凭什么啊,这个女人伤害我的家庭,我怎么就不能再提了。”

  他走近,很凶的警告着:“纪紫君,你要还想这个家和好如初,最好不要再提这件事。”

  纪紫君委屈的撅起嘴巴,凭什么啊,他说都不说这个恶毒的女人,反而这么凶来对她,在她心里,从此没有这个哥。

  她一跺脚,冷哼一声,往房间走去,她坐在床上,砸东西泄气,冷静下来,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她还想爸妈继续在一起,确实不能再提这件事。

  柳青提走到门口,指了指屋内沙发坐着的人:“要不然,我们送他一程?”

  崇年五官皱在一起,身体蜷缩成一坨,表现的弱小无助。

  邢越看了眼并没有说话,柳青提立刻跑进去,将他拎起来:“走吧,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  她男人没回应,就代表默认了,今晚算他倒霉,惹上她,她要是不把事情供出来,她还大人有大量,不跟他一般计较,既然说了,那就谁也别放过谁。

  崇年坐在后座,眼睛不停的向车窗瞟,寻思着等一下跳车会不会当场死亡,所以一定要挑好地方,太危险的,不可以。

  柳青提留意到他的小眼神,这种人的心思,基本是一目了然:“我要是你就别想太多,还是想好待会儿怎么解释比较好。”

  崇年听到她的声音,立刻规规矩矩做好,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 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,她拎着崇年进电梯,找到房号,眼神暗示他敲门。

  崇年手颤抖着,朝门铃靠,柳青提翻了下白眼,手一伸,门铃直接响起,这胆儿,还学人家脚踏船,他也就配偷情了。

  听到门里面有脚步声,他们立刻向两边躲,紧接着门打开,富太太看到是他,娇笑的双手搂住他肩膀:“宝贝儿,来吧,嗯~”

  那女的声音,听得她一阵鸡皮,她朝他走去,伸手自然的想挽他手臂,但却被他躲过了。

  柳青提盯着空落落的手,心想着,他还在生气,就知道这件事在她这儿没那么容易过。

  电梯门打开,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,肚皮圆润,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,和他们擦肩而过。

  柳青提紧忙拉着他进电梯:“还好躲得快。”

  回到车里,柳青提打量他脸色说:“邢越,这件事,我是真的气不过,才出其下策,元雅华之前给崇年的钱,都打在我卡里了,我一分没动,我打算向你坦白,然后给你的,只是没想到崇年反水那么快。”

  “还有就是这个崇年,事情没办好就算了,到头来,还反口咬我,后面元雅华给他的钱,肯定都进他口袋了,这么一想,让他上演捉奸大戏实在太便宜他了。"柳青提越想越气不过。邢越严肃的说:“所以你是为了我。”

  “我知道我错了,我没有什么好辩驳的,就这样,你打我,骂我也好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柳青提可怜兮兮的扯着他衣角。

  “青提,你的心思,真的让我很震惊,我真怕有一天,你也会这么对付我。”邢越叹了口气,身体靠向椅背。

  柳青提直起身,严肃的说:“我,我怎么会用这些招对付你呢。”

  看到她这么对付阿姨,他真的有点害怕,原以为她就算经历再多,对他而言,不过是个简单的女孩儿,可,事实而言,她真的不是个简单的女孩。

  这样的她,待在他身边,他真的有些恐惧,但与此同时,他也很爱她。

  柳青提见他不回答,她顿时有些慌了:“邢越,你不会真的以为,我会那样对你吧?我是使用了一些手段,可到最后受益的也不是我。”

  她可以说什么都没捞到,她也不知道她自己为了什么,总之就那样做了。

  现在证明,她真的只是做了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太多余了。

  这时,酒店里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,崇年衣衫不整的跑出来,身后中年男子紧追着,富太太更是裹着被单追老公,这场面,明天不上新闻真是可惜了。

  崇年余光看到他们还在现场,立刻掉转头朝他们跑过去,柳青提立刻说:“邢越,我们快走。”

  邢越不忙不慌的启动车子,在他跑过来之前,车子迅速开走,来了个擦肩而过,把崇年气的跳脚。

  柳青提歪着头打量他,真没想到邢越有整人的天赋,她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
  在行驶过程中,她脑袋倚着车窗,看着外面的彩灯变化,想到崇年刚才的样子,就忍不住想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