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75章 可惜你没有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75章 可惜你没有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75章 可惜你没有

  她立刻打电话给柳页青:“爸,你快阻止妈,我结婚的事情,怎么能众所皆知,这万一婚结不成,岂不是很丢人。”

  柳页青生气的说:“你这是说什么话,之前是你死活选择邢越,现在又跟我说婚万一结不成。”

  “爸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觉得,我结婚,为什么让全部人知道?”柳青提试图解释。

  可是她却越描越黑,最后柳页青撂下一句话:“这婚要是结不成也好,我看欧阳那小子就不错,要是邢越反悔,那新郎就换欧阳。”

  “爸,你在说什么,还能临时换新郎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柳青提生气的挂断电话。

  过了会儿,柳青提还没找到阻止的方法,新闻头条就出来了,元静晴女士公布他们的婚事,就在下个月初六。

  柳青提猛然坐起来,天啊啊,这都什么事儿,她掀开被子,穿上拖鞋,跑进洗手间,用水冲了把脸清醒下。

  她拿出手机打给邢越,而此时邢越正在回去的大巴上,他闭目养神中,听到手机响,伸手拿出来。

  “喂。”

  “邢越,我要见你,就在我家,你要是不出现,我们就玩完了。”柳青提说完,就挂断电话。

  邢越听到她的声音,立刻睁开眼睛,他看向手机屏幕,眼神有些呆滞。

  刚才青提说,如果他不出现,他们就玩完了,玩完了,是什么意思,是要分手吗?

  他只是在纠结纪家的事,从没有想过要和她分手,他这刻,真的慌了,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她面前,质问她什么意思。

  邢越看了眼路程,还在半路,还没到机场,很慢。

  他重新坐回原位,身体靠着原来的方位,继续闭目养神。

  柳青提盘腿坐在沙发上,眼睛盯着电视屏幕,里面上演着狗血的偶像剧,可此时她却没心情去看,满脑子都在想着,待会儿见到邢越,该怎么开口解释结婚的事情。

  这件事发展成这样,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,而且根本取消不了,现在是闹到人尽皆知,要是现在他们说不结婚了,她肯定尸骨无存。

  她就这样想到黑夜,寂静冷清的空间里,突然响起肚子饥饿的声音,柳青提下意识捂住肚子,饿了,还是去找点吃的吧。

  她起身走进厨房,打开冰箱,里面只有发霉的蔬菜,她已经很久没在家里开锅了,估计家里连泡面都没有,还是点外卖吧。

  柳青提抱着炸鸡,大口啃着鸡腿,眼睛盯着电视偶像画面,实际上,满脑子都是混沌。

  这时,身后的门打开,邢越拎着行李,呼吸有些微喘的走进来:“青提。”

  她扭头看了眼,脸色冷淡:“坐吧!”

  这次是他莫名其妙闹别扭,她绝对不服软,凭什么每次都是她服软,就因为她先追的他吗。

  她放下全家桶,抽了张纸巾擦拭手指,坐直身体,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:“有件事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  “我。”他不想跟她玩完。

  柳青提现在根本不想听到从他嘴里说出任何伤人的话,所以为了和平,她要主动出击。

  “我们结婚日定下来了,准确来说,是我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向媒体公布我们的婚事,我知道你现在不能接受我。”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跑那么远,说不是为了躲她,她都不会相信。

  “可是这件事也需要解决,反正我是说不动我妈,我妈是你父亲的迷妹,你可以试试。”柳青提抬头看向他。

  邢越看向她,眼眸掩了掩,他没有想取消婚事,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“好了,我说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她是不会强留他的。

  她不是那种会耍尽小手段挽留男人的人,如果实在迈不过这个坎,大不了最坏的结果,就是分手,不再联系。

  “青提,我,我没有想取消。”邢越犹豫说出口。

  柳青提起身,生气的说:“邢越,你这样有意思吗,我们一出现问题,你就借口消失走人,还在外面惹女生,我都接到电话了,怎么了,还是觉得我好?还是觉得我好骗,是你随随便便张口就能哄得,服服帖帖的女人。”

  “那通电话,是个误会。”邢越紧张的解释。

  看到青提生气了,他顿时慌乱无助,之前那点芥蒂瞬间消散,连片刻记忆画面都不存在。

  “误会?呵,邢越,我觉得,还是想想怎么应付我爸妈。”她冷静的说。

  她。她这是不相信吗?

  可事情真的是误会,他只是把手机放在桌面上,刚好她接到电话而已。

  柳青提现在也在气头上,什么都不想听他说,她知道他害怕她使手段,那就想办法把婚期推了,他有大把时间害怕。

  邢越垂下脑袋:“青提,我。”

  “很晚了,我该睡了。”她穿上拖鞋,径直往房间走去。

  邢越盯着房间门关上,心情糟糕到极点,他真的不想玩完。

  柳青提转身,耳朵紧贴门板,怎么没有动静,他应该会离开吧。

  等了许久,门外都没有动静,她忍不住打了下哈欠,确实有些累了,她掀开被子躺下。

  而邢越看了眼时间,把沙发上的抱枕收拾好,整个人躺下,闭目养神,直到天亮。

  次日,柳青提睡得昏昏沉沉,打开房间门,手拎着杯子,凭着印象梦游去厨房。

  “早!”

  柳青提在家里突然又听到男人的声音,立刻睁开眼睛,整个人清醒过来:“邢越?你怎么在这里。”她以为他回去了。

  邢越端着两碗小米粥走出来:“吃早餐。”

  她放下空杯子,脸色不自然的朝房间走回:“我,我不吃了,我赶着上班。”

  柳青提换了身正装,拿起车钥匙出门,她坐进车里,拿出手机打给张军浩:“我以为他会拒绝婚事,可是没想到他赖在我家了。”

  张军浩放下搭在桌面上的脚:“我靠,这男人是自虐吗,我要是有个你这样的女朋友,我肯定提分手。”

  “可惜你没有,本姑娘仅此一个。”柳青提傲娇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