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77章 哪里脏了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77章 哪里脏了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77章 哪里脏了?

  邢越盯着手里沉甸甸的人生意外险,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父亲是不是知道,他会被人害死,所以未雨绸缪?”

  律师深深看了他一眼,当初邢先生找到他的时候,让他保管这份保险,看邢先生的样子,心事重重,似乎恰有其事,他也有怀疑过。

  但他还只是个孩子,以前的恩怨,不管如何都过去了,他现在过得好才比较重要。

  “邢越,没有的事,人生嘛,意外无处不在,或许你父亲只是未雨绸缪。”吕敬华和蔼的笑着。

  邢越盯着他,好像知道点事情,但为什么不肯说出来?

  他寻找真相,已经整整十几年了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放手的。

  “吕律师,我只想知道我父母真正的死因,这些钱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邢越把所有的文件推到他面前。

  他犹豫了下,每个人在面对巨大财富的诱惑下,人往往会心动,但是行不行动,就是另外的事儿。

  吕敬华把文件推回到他面前:“我如果贪,今天就不会来了,邢越,这些是你父亲留给你的,他肯定希望你放下过去,过好未来的生活,不然他不会说,让我等你结婚,再把这些给你。”

  他想,邢先生肯定是想等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邢越身边,让邢越牵肠挂肚,并且负责人,就不会苦苦追寻真相。

  “为什么?”邢越难过的握紧拳头。

  “邢越,过去的事情你就别想太多了,以后好好过自己的日子,你什么时候有空,就去确认财产,我也好拿到签收字条。”吕敬华负责的说。

  邢越十分激动伸手扫过文件,桌面上的文件,全都掉落在地面上,发出响声。

  “我真正想要的,是想知道,我父母到底是被谁害死的,这么多年,我雇了很多私家侦探,始终没找到任何线索,一定有人在背后安排这一切。”邢越怒吼。

  这些年,真正受委屈的不是过苦日子,而是怎么都找不到父母的真正死因,不管他用尽所有办法,都找不到一丝线索。

  吕敬华见他越陷越深,忍不住开口:“孩子,有些真相知道了,并不一定会开心的,你现在不知道,不也过的很好?”

  “你根本不懂。”邢越绝望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多少个日夜,每当他熬不下去的时候,想想父母,还有需要寻找的真相,他就能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。

  现在跟他说不要再找下去,叫他怎么能甘心,不,他一定要找下去,不管结局有多出乎意料,有多难以承受,他都要找下去。

  门口响起密码输入的声音,邢越收敛情绪,他们心照不宣的,佯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  柳青提拎着一大袋外卖进来,见气氛有些不对劲,脱下鞋子,在门口停留了下。

  随后她拎着袋子笑着走过去:“来,一起吃饭,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我都点了些,可能比较浪费。”

  吕敬华起身:“那个,我就先回去了,这是我的名片,有什么事尽管打我电话,我等你。”

  柳青提才拿出一个袋子吃的,就见他要走了,于是起身:“吃点再走吧?我点了挺多的。”

  他笑着摇头:“不用了,我等他回复。”

  柳青提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邢越,这两人脸色都很干,难道谈不拢吗?可是律师只负责宣布财产,为什么会谈不拢呢。

  她看着门关上,身体滑下,坐在地板上:“你拿到多少财产?是不是摇身一变,挤进富豪榜首?”

  邢越抿紧薄唇,沉默不语,柳青提看到,忍不住说:“我知道你一时间可能难以接受,这毕竟是你父母用生命留下来的钱,可是正因为这笔钱,你可以去做,你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是很好的。”

  邢越听到她的话,眼睛亮了亮,是啊,有了这笔钱,他就多了很多可能性。

  于是他打电话给律师,明天需要律师陪同,去领这笔人身意外险的金额。

  柳青提见他接受了这件事,于是把所有盖子打开,递给他筷子:“所以你现在就尽情享受美食。”

  她感觉坐在沙发上,离茶几太远了,还是坐在地毯上舒服,她屁股滑下去,坐稳。

  邢越隐约能看到灰尘飘起:“太脏了。”

  “哪里脏了?”柳青提质疑的看向自己。

  “地板。”不是说她,是说地板。

  哦,她还以为他说她脏了,她怎么就脏了,说她脏,还每天睡在他身边呢。

  “没事,你吃这个,这个特别好吃。”柳青提笑眼弯弯,拿着筷子给他夹菜。

  吃过晚饭,他们瘫在沙发上,柳青提眼睛转溜溜的盯着天花板:“我们今晚在哪里睡啊?”

  “要是在这里,我要搞下卫生。”邢越轻咳。

  柳青提摇头:“太麻烦了,还是去我家睡吧。”

  他们说着就动身,回到公寓,她整个窝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,而他径直拿起衣服去洗澡。

  昨晚急急忙忙赶回来,他根本没时间洗澡,所以身上有股味道了,他担心她会嫌弃。

  过了会儿,一股熟悉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,她下意识靠在他怀里,脑袋微微扬起:“你这么早洗澡,是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

  邢越眼神微微有些呆滞,就像是在深刻想事情,突然被唤醒,那种脑袋一懵的样子。

  柳青提见他像是不太明白,于是小脸蹭上去,闻了下他的身体,老娘馋他身体,他看不懂吗?

  邢越受不了她这大胆的动作,耳根子开始微微泛红,一直蔓延到脸颊。

  现在的他真的好可爱,柳青提忍不住伸手捏捏他脸颊:“邢越,邢越~”

  邢越忍不住抓住她的手:“你别乱动。”

  “什么叫乱动啊?”柳青提语气软软的。

  “你别乱动,痒。”他嘴角裂开,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“邢越,我好喜欢你啊。”柳青提突如其来脱口而出。

  邢越浑身一震,手指捏住他下巴,吻上她嘴唇,他拥抱她手臂,不停的用力,吻深情而霸道。

  她有些无法承受,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