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78章 帮我调查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78章 帮我调查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78章 帮我调查

  他们的思绪逐渐混乱,他手搭在她腰上,微微用力,他们的身体慢慢贴近……

  次日,他换了身休闲服便出门,他到的时候,吕敬华早就在保险公司门口等着。

  吕敬华昨天接到他的电话,高兴的一晚上睡不着,他开始接受过去了,等把这些财产交接完毕,自己也可以安心回家养老了。

  “邢越,你来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邢越点头,没有在他身边停留,径直朝门口走去,大堂经理走过去问:“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?”

  吕敬华跟他详细说明意外险的情况,经理礼貌性的点点头:“之前的公司已经搬走了,要不然去我们总公司谈?你这笔款项太大了,我们只是分店,我现在就给您总店的地址吧。”

  吕敬华看了他一眼:“邢越,你有时间吗?”

  他听说邢越当上医生了,平时肯定很忙,这次一来就扑空,不知道邢越还有没有时间陪他去总店一趟。

  “嗯,我开车。”邢越拿出车钥匙,朝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
  他们抵达总店,吕敬华下车,到前面和经理说明情况,邢越抬头,看到他的侧身,忽然间,和记忆里的身影重叠了。

  那年他上大学,因为实习原因,影响了成绩,错过了那年的奖学金,他正愁生活费的时候,碰巧父母去世,从初中资助他读书的那人,出现在校长办公室。

  当他上完课赶去的时候,就匆忙看了一眼,而且只看到侧脸,这么多年过去了,吕敬华除了头发白了些,身型还是和以前那样,丝毫没有变过。

  他解开安全带下车,走到吕敬华身边,吕敬华笑着说:“他们答应接手,我们等一下进去,把流程走一下,应该过几天就能领到这笔钱。”

  “恩,在大学,那人是你吗?”邢越直接了当的问。

  “什么?”吕敬华身体愣住,一时,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是你一直资助我上学,是不是?”邢越把事情讲的再明白些。

  吕敬华身体愣住,这件事他明明做的很小心,难道还是被发现了?

  如果承认,会不会牵出当年的事,还是不能承认,吕敬华表情严肃:“有人上学资助你吗?是什么样的人?”

  邢越不确定的看向他,不是他吗,那是谁?

  他签了一些列手续之后,隔天就拿到钱了,不过不是全部,而是一部分,他联系私人侦探所,给钱他们,让他们调查当年资助他的人。

  这件事不是很难查,下午就直接打他电话:“邢先生,你让我调查的事情,已经发到你邮箱了。”

  邢越从病房走出来,大步朝办公室走去,他将椅子拉近电脑,登录邮箱,查看那人的资料,却意外的发现,当年就是吕敬华秘密资助他上学,从初中一直到大学。

  可是他为什么不肯承认呢?邢越等到下班时间,立刻开车去吕敬华住的地址。

  开到那片区域才发现周围是挂着‘拆’字的老房子,一个律师就算再不值钱,也不应该混到这种地步,这些年,他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邢越一度以为是自己看错地址了,于是拿起手机再确认一遍,确定是在这里。

  这时,吕敬华搬着破旧的桌子,从拐角处走来,当走近看到他时,眼神一阵错愕,真没想到他会来这里找自己。

  邢越想问,他为什么会过成这样,即便他在外面接不到单子,靠着他父亲固定给的工资,也不至于。

  但这毕竟是吕敬华的事,他突然这么问,也不太好,于是话到嘴边,止住了。

  “从初中到大学,一直是你资助我,为什么要否认?”邢越质问。

  邢越都知道了?他原本也没想瞒多久,总觉得他会知道的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,他搬着桌子上楼,从柜子里找出工具箱,拿出锤头,开始敲击整修。

  “这都坏了,我给你买一张新的。”就当感谢他这么多年,守护父母的资产。

  “你们看到这张旧了的桌子,总以为不能用了,都想着扔掉,可是,这修一修还能用,不用浪费那些钱。”他拿起锯子,锯掉烂了的木头,然后拿出打磨纸。

  他就蹲在地上,手里时而拿起锤头,时而拿起锯子,在他的打造下,这张烂桌子焕然一新,变成矮桌,再刷上漆,跟新桌子一样。

  吕敬华把茶具放在这种桌子上,烧开水,从柜子最底部,拿出一罐看上去价格不低的茶罐,他舀了一勺放进茶壶,慢动作的享受泡茶时光。

  待茶香四溢,他倒了一杯茶给邢越:“你都知道了,不过当年,我是按照你父母的意思,在背后帮助你读书,除此之外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他担心邢越深究,所以直接把事情说绝,他什么都不知道,问了也问不出什么。

  邢越盯着他,拿起茶杯抿了口,确实是好茶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住在这种地方?”既然帮助他那么多年,那作为回报,他是可以做点什么的。

  “我干不动了,所以就搬到这个地方休息,等你这件事完成,我就回乡下养老。”他笑得一脸豁达。

  “你,你的家人呢?”屋子里怎么一张家庭合照都没有。

  吕敬华听到,整个人呆滞住,眼神划过一丝伤痛,但很快恢复正常,什么痕迹都捕捉不到。

  “他们,他们都在乡下呢,等我回去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邢越点头,喝完一杯茶,他就离开了,回到车里,他拿出手机打给侦探社:“帮我调查吕敬华,越详细越好。”

  “好的,老价格,钱到账,立刻干活,对了,邢越,你一直拜托我们找的事情,一直都没有线索,出去我们在外面打点的钱,其余我会退给你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邢越淡淡的开口,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。

  他们干侦探社的,开张吃三年,没有生意的时候,连老本都没有的啃,听到他不计较,他们当下就不推迟了。

  “好兄弟,这次包你满意。”

  他们聊完,邢越去超市买了很多菜上楼,他拿起围裙戴上,边干活,边等她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