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81章 按时吃药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1章 按时吃药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81章 按时吃药

  他点点头:“你女人的手艺还可以啊。”

  邢越回过神,看向他:“我做的。”

  他把文件合上,起身朝厨房走去,他拿出食材,洗净,利索的处理。

  煎仔在一旁看到,眼睛都直了,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,堪比熊猫,那可是国宝级的。

  “诶,难怪你能傍上富婆,有这手艺,确实是可以的,你女人呢?介不介意多个人吃饭?”煎仔伸长脖子,朝房间的走廊看。

  邢越淡淡的说:“她回家了。”

  煎仔跨腿,一屁股坐稳椅子,既然他女人回家了,那就不客气了,这活干的,肚子都饿了。

  邢越很自然的做两人份,不管他留不留下来吃饭,早已习惯做两人份了。

  过了会儿,邢越端着两菜一汤出来,煎仔闻了下,忍不住竖起大拇指:“简直色香味俱全,我应该也学学你,想要牢牢抓住女人的心,首先就要抓住她的胃,不然就只能单身一辈子了。”

  “不难。”邢越直接扔给他两个字。

  煎仔忍不住摇头:“你大概是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人,叫厨房白痴,做饭这种事情,还是需要天赋支撑的。”

  “恩?”邢越看向他,还有这种人吗。

  这一看他就是不知道,煎仔耐心的跟他解释:“就像我能干狗仔,你干不了,你能拿手术刀,我干不了这样。”

  邢越点头,这就是术业有专攻吧,没关系,在家里,只有一个人会做菜就可以了。

  他们一起吃过饭,煎仔站在厨房门口,盯着里面勤劳的小蜜蜂:“我就先回去了,有什么事,电话联系,还有谢谢你的晚餐。”

  邢越没有回头,继续埋头收拾厨房,他碰过的地方,必须干干净净,他才能睡得着。

  次日,他向医院请假,直接开车到吕敬华住的地方,又再次看到吕敬华从不远处扛东西回来,而且是破旧的,别人扔掉的东西。

  邢越走到他面前:“你儿子呢?”

  “他们都在乡下,等着我回去。”吕敬华笑着说。

  “是吗,我想见见他们,方便联系吗?”邢越眼睛眯了眯,他在装傻,还是真的糊涂。

  吕敬华拿出手机,拨通备注家里的号码,电话响了很久,一直都没有人接接听。

  他疑惑的皱起眉头,怎么没有人接呢?他们都去哪里了,都不在家吗。

  邢越板着脸说:“你确定能联系的上他们吗?五年前,你儿子死于一场手术,妻子相继患重病离世。”

  这足以说明,他已经没有亲人了,至于他为什么强调自己在老家还有亲人,邢越心里有大胆的猜测,但是还需要进一步核实。

  吕敬华一下子凌乱了,什么,他儿子死了?他大脑突然闪过零碎的片段,全是儿子躺在病床上,忍受不住疼痛时的哀嚎,还有医生盖上白布的场面。

  是的,他儿子死了,他在这世上,已经没有亲人可以牵挂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吕敬华重心不稳,一下子坐在地面上,整个人显得十分颓废,他不禁问自己,到底在坚持什么。

  邢越蹲下身,盯着他:“你为什么挪用我父亲的钱?是因为救你儿子吗?”

  他突然记起最艰难的那年,妻子和儿子相继离世,所有要债的上门,他不还钱,就把家里的东西全部搬空,一副要逼死他的面孔。

  后来,他只能卖掉房子,把一部分的钱还了,可是高利贷那边,还远远不够,他只好动用邢先生留下的钱,后来,后来怎么了?

  他怎么都想不起后来发生的事,他手轻轻砸着脑袋,邢越抓住他的手:“吕律师,我带你去医院检查。”

  吕敬华眼神有些懵的,盯着他看:“我生病了吗?”

  “我只是怀疑,具体还是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吕敬华点头,他还不能有事,他的余生就是来弥补的,还没有完成邢先生交代的事,他还不能倒下。

  医生把检查结果递给他:“俗称的老年痴呆症,常见的症状,就是记忆退化,行动迟缓等。”

  “他这个岁数,怎么会这么严重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应该是病人,内心有想遗忘的事情,一种强烈的暗示,所以他的病情变得很严重,只要积极配合治疗,还是能延缓病情的。”

  邢越点头,拿着单子去药方抓药,然后送他回家,当他知道自己病情时,他整个人呆滞的坐在沙发上。

  此时此刻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他还还没有完成邢先生的嘱托,他还不能有事,他要是死了,邢越就不知道财产的事了。

  邢越端着两碗面放在桌面上:“吃完吃药,我会把纸条在屋子每个角落都贴一张,提醒你按时吃药。”

  他点头:“我清楚了,邢越,谢谢你,我知道我是个罪人,我对不起邢先生的嘱托。”

  “当年,我是被逼的没办法了,所以才动用邢先生留下来的钱,我自知不配做律师,于是低价转让律师楼,还用每个月邢先生给的工资,去贴补这个窟窿,我知道只是杯水车薪,但是我已经尽自己能力,做一些事情。”

  邢越心里有了答案,难怪他会住在这种地方,原来是把父亲每个月的工资,都用来还当年挪动的钱,那他还算尽责,还是可靠的。

  “对不起,邢越,我知道这很迟,但真的对不起。”吕敬华诚恳的说,希望他活着,还能听到邢越一句原谅。

  “我接受,剩下的时间,我希望你可以好好保重自己。”邢越拿起筷子,往他碗里夹肉。

  开始打开冰箱的时候,看到里面只有面条,和一些午餐肉,连米都没有,真不知道他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他们一起吃完饭,邢越收拾好厨房,手拿着笔,在便利贴上面写字,贴遍房间每个角落,这样,不管他走到哪里,都会记得吃药。

  吕敬华眼神掩了掩,感觉眼眶出现湿润感,已经很久没有管他了,他以为他这辈子,会在等待中过去,没想到邢越竟然做到这份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