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82章 只不过是要个地址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2章 只不过是要个地址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82章 只不过是要个地址

  他控制不住开口:“邢越,你真的不用为我做这么多,是我对不起邢家,对不起邢先生的重托。”

  邢越越是对他好,他内心的罪恶感越重,他当时就不应该伸那个手。

  也许是他先对不起邢先生,所以邢先生最后也把他儿子带走了,只期望他儿子在天有灵,能代替跟邢先生说一声:对不起!

  邢越也是看在没有一个人,能顶着压力守护他父亲这笔遗产这么多年,也是看在他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,他才管。

  他把最后一张贴在门板上:“我平时很忙,剩下靠你自己。”

  吕敬华点点头:“我一定会抓紧时间好起来的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去做。”

  真是对不起邢家,以前做错了那么多,现在还给邢越添麻烦,真是老了,干什么都不行。

  邢越弄好东西,就开车离开这里,他回到公寓,疲惫的靠在沙发上,深思一个问题。

  父亲给他留下来了一大笔遗产,如果他要全部拿回来,就要开始学着怎么经商,可是现在的工作,才是他想要的。

  他不想为了钱,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倒不如……

  这时,他手机响起,他从自己的世界里猛地拉回现实,他拿起手机,是青提打来的视频电话。

  柳青提乖巧的声音,从里面传出,抚平了他不安的心:“邢越,你在干嘛呢?吃饭了吗?”

  “恩。”邢越只是应了声。

  平时他们窝着,还有聊不完的话题,可是突然对准手机屏幕,就有点别扭,他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。

  元静晴见她一直没说到重点,于是着急的把手机一把抢过,元静晴摆出丈母娘看女婿的满意笑容,简直是越看越舒心。

  “邢越,是这样,我之前寄了个包裹过去,是婚宴上的喜帖,你打开看看,你喜欢什么样的,我们就抓紧时间去订几百张。”

  柳青提在一旁鼓着脸:“妈,有必要请这么多人吗?”

  她知道邢越这人比较低调,想要的婚礼也是简简单单的那种,肯定不想这么大操大办。

  邢越仔细想了想,他倒是看到青提梳妆台上放着一个包裹,一直都没有拆,之前还以为是她要寄出去的,他起身去看看,果然是丈母娘寄来的。

  他拿着包裹走到客厅,用刀划开箱子,取出里面的样本,摆成一排,扫过一眼,在他看来,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。

  这要是选不好,青提会生气吧,这件事交给他真的可以吗?

  柳青提坐在她身旁,还在试图想说服母亲大人:“妈,我们就一家人,简简单单吃个饭就好了。”

  元静晴嫌她啰嗦,表情严肃的震慑她:“你不懂,这邀请人,目的就是团结人脉,像我们柳家,这种家庭,那能是结婚,就畏畏缩缩一家人吃个饭,就此结束的事情吗,这说出去,我们脸还要不要了。”

  “再说,你是长得有多丑,才怕出门露脸啊?好了,这件事,我说了算,你只负责当天美美的,就可以了。”元静晴伸手制止她再说下去。

  柳青提毕竟嘴巴,坐在一边,委屈极了,这结婚是两个人的事,总要尊重男方的意思吧。

  邢越见她们已经吵起来了,他不明白把婚姻弄大,青提就这么不情愿吗,是不是她怕后悔,所以不想把这件事弄大,他们都为彼此着想,却无端生成误会。

  元静晴注意力开始回到正题上:“邢越,你看看,你喜欢哪个。”

  “要不然,还是问青提吧。”这种事情还是让青提选比较合适,这样,大家都会满意。

  元静晴以为邢越是担心她会有意见,而且他的表情,一看就是在家里经常受欺负的,元静晴板起脸,眼神扫过她。

  她立刻坐直身体,母亲这眼神是什么意思,她是做了什么吗?

  她转脸面对手机屏幕时,又露出满意的笑脸:“没事,你尽管选,剩下的事,交给我。”

  邢越见青提在一旁都不敢说话,于是指了指最边边的喜帖,这个款式还可以吧。

  元静晴这一看有点土,这喜帖,完全配不上柳家的身份,这到底是谁把这么丑的东西,混进去的!

  她轻咳一声:“喜帖的事,我已经派人去印了,接下来就商量婚礼的事情,你们那边有多少亲戚能过来,我看是包多少辆飞机合适。”

  柳青提推了她手臂,小声的说:“妈,这种事,不是应该和男方的父母聊吗,而且邢越的家长都不在了,提这个不是给人添堵嘛。”

  元静晴收回手臂,眼神看着他,这也是要他父母聊得通才行,没看到上次纪家是什么嘴脸,她可不想再聊一次,请他们来,也是隔天以后,当天还是邀请他们朋友为主,这也算不失礼数。

  她见邢越不说话,便笑着说:“这一时半会儿,你也难拿主意,这样,你和家里人商量好,就给我个准答复,我到时候再安排。”

  本来如果双方家世门当户对的话,是可以两边办,但是邢越家里条件不是很好,养父母根本看不上,所以只需要专心办一边,就当免费请他们来旅游了。

  邢越盯着黑屏了的手机,请亲戚吗?他哪还有亲戚啊,自从把他赶出来那天,他们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。

  次日,他开门去上班,就收到一大堆喜帖,是丈母娘发来的,他把一袋子放进车里,然后开车去医院。

  金娇月这天又来给林森杰送饭,送温暖,她已经好几天联系不上青提,连公司都找不到青提,那里的人,也不肯透露青提家在哪里。

  她犹豫了下走过去:“邢医生,你知道青提去哪里了吗?”

  “回家了。”邢越面无表情。

  “我想问一下,她家在哪里?”金娇月询问。

  “她。”邢越抬头看向给她,为什么要问青提家庭住址?

  “我,我找她有点事,她总是说忙,我真的有事。”金娇月看向他。

  林森杰在一旁有些看不过去,起身,拿出副院长的气势:“邢越,只不过是要个地址,你有必要藏着掖着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