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85章 亲戚齐聚一堂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5章 亲戚齐聚一堂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85章 亲戚齐聚一堂

  她一天到晚很闲,可是他不闲,他还有很多事情去做,没空跟她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  金娇月盯着远走的车,生气的说:“我肯定能等到青提回来。”谁劝,她都不会放弃的。

  邢越趁着中午,到吕敬华家里看看,里面打扫的很干净,药也有按时吃,他把快吃完的药,替换新的放回原位,还买了些吃的,放进冰箱里,他在屋里等了吕敬华很久,都不见回来,便先行离开。

  两天后,她们请亲戚吃饭,说婚礼日期,亲自发喜帖,人陆陆续续打扮的光鲜亮丽进来,选择座位入座。

  他们都自觉的把主位留给元静晴,在她印象里,自从她外公去世之后,他们这些人谁也不服谁,甚至都没把她外嫁的母亲看在眼里。

  可就在后来,母亲的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,这些人见面,都对母亲礼让三分。

  但她清楚,这些人心里都不服母亲,凭什么她可以当元家主事,他们干点什么,全都要看她的脸色,可是一直都找不到她的把柄。

  “青提,听说你找了个穷小子,你妈妈把家业扩大,可不能白白送给外人。”

  “穷小子有什么好的,就怕以后享受过有钱人的生活,从此就赖上你了。”

  元静晴觉得他们说的有些过分了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但这些人的嘴巴,可没有因此就停,反而说的更加起劲。

  她双手握着高脚杯笑了下,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,无非就是在她身上讨不到便宜,就从她女儿身上下手。

  可偏偏这些都是亲戚,撕破脸就违背父辈的意思,于是她笑着说:“其实我女婿,没你们说的这么不堪,他很有能力,年纪轻轻,就进入手术室救死扶伤了,以后你们有病,也可以找他,半折!”

  这大家都听出来了,这时在咒他们有病呢,这话就到此结束了,餐桌上的气氛终于回归和谐。

  “青提,你最近在做些什么,都好久没见你了。”

  柳青提红唇微启,刚想说,自己开了家小公司,正在努力挣钱中,可话到嘴边,却被她制止了。

  她给柳青提使了下眼色,这种丢人的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,现在是嫌这些人抓不到柳家的笑柄吗。

  柳青提立刻秒懂:“最近莹莹怎么样了?好久没在商场撞见她了。”

  说的最狠的六婶,脸色瞬间干在那儿,她女儿最近刚生下孩子,而且还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个已经不是秘密。

  关键是这孩子,刚怀孕的时候,不知道回家,也没有任何感觉,直到肚子大了,才感觉到不对劲,这才知道回家,可那时候,她都快生了,总不能打掉孩子吧。

 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她自然也是知道的,柳青提就是想让她闭嘴,所以才故意提起的。

  元静晴板着脸呵斥: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呢,莹莹现在还坐着月子,怎么能出门吹风。”

  她拿起酒杯站起来,跟一堆亲戚敬酒,说她女婿是个廉价货,可是弟媳的女儿,还没人要就生个孩子呢,这对比起来,她腰杆可直太多了。

  这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可是她这个六婶,偏偏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,嘚着这次,她肯定也是要大做文章的。

  “什么?莹莹在坐月子,可是我怎么没听说莹莹结婚了?六婶,你这么做可不对啊,莹莹结婚都不叫我。”柳青提满脸吃惊,像是自己存在于2G网速。

  六婶尴尬的笑了笑:“以后,以后补办婚礼,到时候再请你们。”

  餐桌上的亲戚,全都不屑一笑,女儿不检点跟别人生了个孩子,都这样了,在他们这个圈子算是黑了,以后还有什么门当户对的人找上门啊,嫌绿帽子不够大吗。

  现在还有脸嫌弃元静晴的女婿,以后说不定女婿还不如元静晴家的,得了吧,他们也就看看笑话。

  六婶感觉这些人目标微微有些偏移,于是急忙开口:“诶,今天的主角不是青提吗。”

  元静晴笑着说:“大家都是一家人,说什么主角呢。”

  吃完这顿饭,柳青提扶着母亲到车上醒酒,她疲惫的靠在椅子上:“这怎么陪亲戚吃个饭,比谈合作还累啊。”

  “群魔乱舞,等你接手家里的公司,你就更能看到了。”元静晴难受的揉了揉眉心。

  “妈,你不逼邢越了?”

  之前不是还坚持让邢越进入公司,想让他接手,现在怎么让她接手了。

  元静晴呢喃着:“我要是执意让邢越接手公司,他能愿意吗,我是老了,没那么多心思,去做这些劝人的事情,如果你愿意帮忙,那就再好不过。”

  “不不,妈,我觉得我接手公司就特别好,刚好这些年我在外面,也学了点管理公司的技能。”柳青提笑眯眯的说着。

  元静晴睁开眼睛看向她:“你啊,跟我一样,就是个劳碌命,以后累死你自己。”

  当初她一意孤行执意嫁给老柳,后来她父亲妥协了,说让老柳接手公司,可是老柳不愿意,非要自己单干,就走到现在的位置。

  虽说他干了这么久,也才走到现在的位置,赚的钱,都不够她一个零头的,但是这个自食其力的男人,让她感到骄傲。

  他不像是那些亲戚说的,享受过有钱人的生活,就好吃懒做,一辈子赖上她,可这个男人,自力更生,浑身散发着魅力,也就是这股韧劲,让她着迷。

  所以她不觉得没钱的男人,就一定很差劲,反而是那种不努力的男人,看着就挺费劲的。

  当医生没什么不好的,就是除了少挣点,只要她家钱多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  司机载着她们回到家里,她倒在沙发上,不知不觉都已经回家一个星期了,把事情办完,就等婚礼当天回家了。

  她躺在床上,点开视频:“邢越,我明天可以回家了,你有没有乖乖的等我呀?”

  “嗯!”邢越呢喃了声。

  “你有什么想要我带的吗?”她轻砸了下脑袋:“我差点忘记,你这人可以说是无欲无求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