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86章 什么都是为我好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6章 什么都是为我好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86章 什么都是为我好

  邢越有些楞头,用无欲无求形容他?他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呢。

  柳青提随后说道:“我明天去看看,有什么合适你的,你到点该休息了,晚安!”

  “恩,好。”他应了声,他们手里握着的手机,都没有挂断,还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
  他们就这样过了很久,柳青提看了眼时间,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不然,他明天都没办法手术。

  “邢越,我数一二三,我们就挂断电话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“好!”邢越把被子盖好,应了声。

  她数完那三下,还是不舍得挂断,可是邢越却更快一步挂断了,她听到声音,心里有些失落,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吗。

  柳青提心情郁闷的拉起被子,盖住脑袋,蒙头就睡。

  次日,吕敬华早早就打电话给他:“邢越,我有件事想跟你说,你来我住的地方一趟。”

  连续看墙壁提醒,一星期没有误点的吃药,才觉得今天的情况还不错,至少记起挺多事情的,所以他想趁着这个时候,抓紧把事情说完,免得忘记漏掉什么。

  邢越挂断电话后,立刻起床洗漱,换了身衣服就出发,他走进吕敬华住的地方,坐在吕敬华对面。

  吕敬华看了眼桌上自己写下来的字条,手指颤抖的拿起递给他,邢越接过低头看。

  邢先生的手下,为了防止财产留下,遭人惦记,于是把发展转移到国外,改头换脸,才得以存活。

  这段话下面就是一串很详细的地址,邢越把纸条放在桌面上,眼神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我很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,如果非我不可,我会选择权力移交。”

  吕敬华对于他的决定,还是有些意外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金钱诱惑时,坚定地选择自己要走的路。

  “怎么说,你都要去一趟,我可能会忘记今天的谈话,但我有职业操守,在法律上还是能帮助你,所以我会同去,帮你解决这件事。”吕敬华看向他说。

  “好!”邢越知道他同意了,心里松了口气。

  “你挑个时间,我们就动身去。”吕敬华想到事情说。

  邢越在心里算了下时间,再晚些,就要等他结婚之后才可以动身,以免夜长梦多,还是早点解决为好。

  他点开备忘录,看了眼手术时间,这个月马上到月底,手术不是很多,也不是很有风险的手术,可以分配给老袁,还有其他医生。

  “我现在就去请假,即刻动身。”邢越看向他。

  “好,我收拾东西。”吕敬华慢悠悠走进房间,收拾东西。

  待大门关上,吕敬华眼神有些懵,盯着行李箱看,随后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  邢越请好假,回去简单收拾了下行李,然后开车到他家楼下,等了很久,都没见他下来,便径直上去看看。

  只见吕敬华坐在阳台的躺椅上,身体跟着微风晃动,看上去很是悠闲,房间里的行李,收拾了一半,乱七八糟的搭在床上。

  见他这种情况,应该又是忘记自己要干什么吧,邢越走进房间,主动帮他收拾东西。

  吕敬华听到屋子里有动静,随手抄起扫把走进去,对着他的背影用力敲下去,邢越感觉到疼痛转身,身体重力倾斜倒在床上。

  他看清楚邢越的样子,吓的立刻扔掉手里的东西,摇晃邢越的身体:“邢越,你没事吧,我现在就去叫救护车。”

  邢越用力抓住他的手,揉着后脑勺坐起来:“我没事。”

  “邢越,收拾我东西做什么?”吕敬华脑子有些凌乱。

  他手上动作停顿了下,吕敬华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: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  上了飞机后,邢越拿出那张纸条,吕敬华看到上面的字迹:“这,不是我写的吗?可是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,我什么时候写的?”

  两辆飞机,在不同的时间领域里,交叉而过,柳青提下了飞机后,迫不及待拦了辆出租车回到家里。

  家里依旧一尘不染,证明邢越每天都有回来,冰箱里的菜很少,应该是她不在家,他又随便吃了。

  她看了眼时间,这个点,邢越还没下班,她就躲在房间里,等他回来,给他个惊喜,于是她拖着行李进房间。

  准时下午六点钟,这个点,他还是没有回来,她忍不住打电话给他,却收到已关机,于是她打给袁绍团。

  “邢越请假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  柳青提着急的问:“他请假去哪里?”

  “不知道,他什么都没说,写了个请假条就走了。”

  电话里头,突然有人喊袁绍团,看上去是有急事,电话匆匆忙忙就挂断了。

  柳青提找人去查邢越买的机票,看到这个地址,忍不住皱起眉头,邢越去这个地方做什么,那里现在是暴乱很危险。

  衡关医院现在的业务都这么广了,竟然援助到国外了,再等等吧,等飞机降落,应该就能联系上他了。

  不知不觉她趴在床上一觉到天亮,她迷糊的看向四周,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眼,她拿出手机,拨通邢越的号码。

  此时邢越刚洗完澡出来,打算好好睡一觉,却接到她的电话,他边擦头发,边说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去那里做什么?那里处于暴乱中。”柳青提担心的问。

  “有点事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“你到底有什么事,邢越,你是不是有事隐瞒我,我们都快结婚了,都做不到彼此坦诚吗?”柳青提气愤的问。

  这件事有些复杂,不想将她牵扯其中,而且他就快解决这件事,以后不会再有事情隐瞒她。

  “处理完,我就会回去。”邢越坚持说道。

  “所以你的意思,还是不愿意跟我实话实说,邢越,你只活在你自己世界里,我根本抵达不了你的世界,你让我有种,接近是雾,怎么都摸不清的感觉。”柳青提现在满脑子都是对他的质疑。

  邢越听着心揪起来:“青提,我是为你好。”

  “什么都是为我好,你真是够伟大的。”柳青提讽刺的笑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