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89章 你千万不能怂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9章 你千万不能怂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89章 你千万不能怂

  他们都使这么大劲了,这门怎么一点破损痕迹都没有,简直让他们很没有成就感。

  柳青提疑惑的说:“不愧是大佬,这门都是防盗的吧!”

  张军浩双手抓住棒球棍,铆足了力气:“我再去试试玻璃。”

  他们围着整个公司转了一圈的砸,根本砸不开,这大佬有钱,怎么可能不放在防御上。

  这时,他们的动静惊动了保安,他们拿着手电筒晃着他们:“什么人?”

  他们对视了眼,既然公司动不了,那就动人,总能引起那些大佬的注意,张军浩点了下头,他悄悄后退,柳青提握紧拳头冲上去。

  两招过后,发现这个保镖也是个练家子,可是比起她,可能还弱了点,她盯着倒在地上的保镖,拍了拍手心不存在灰尘。

  张军浩开车过来,停在她身后,着急的按了按喇叭,柳青提转身打开车门坐进去。

  “我们不是刚来吗,动静都没搞大,怎么就回去了?”

  张军浩看向车后面,好险那些人还没追上来,于是打转方向盘,快速朝酒店开去。

  车子开过最前面的红绿灯,转弯,她看到一堆人涌进商业区,这数量之多,这位大佬是在这里圈养人吗,也太惊吓了。

  张军浩正常拐弯之后,加快速度离开:“我刚才就看到这些人朝商业区跑,全部穿着制服,一看就不好惹,所以今天我们还是先回去比较稳妥。”

  “我们打伤了一个保安,能引得大佬的注意吗?”柳青提疑惑的问。

  “一个大佬,日理万机,区区保安,当然不能,所以明天我们要主动送上门。”张军浩运筹帷幄。

  这件事很快传到大佬耳朵里,他立刻派人去调查这两个人的身份,却意外查到,镜头里那女的,是邢越的未婚妻,他们已经向媒体公布婚事了。

  不过她为什么要砸自家店?岳汀挥挥手,让手下的人出去,不要打扰他们吃饭。

  邢越看了眼时间,觉得差不多了,于是开口:“各位叔叔,谢谢你们一直守着邢家,这杯,我敬你们。”

  他们拿起杯子也跟着他喝见底:“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出现,现在好了,我们一家人到齐了。”

  “一家人?可惜了,差了邢先生。”

  “当年邢先生出事的时候,我在外地办事,邢先生,到底是怎么出事的?”

  这话一出,大家都陷入了沉默,当年邢先生去世,接筹而来的,就是各种棘手的问题,弄的他们很被动,所以那时候他们第一时间,没来得及调查邢先生的死因。

  岳汀看向大家,怎么都不说话?他逐渐意识到,他们似乎缺少了很重要的一环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:“他们是出车祸去世的。”当时他就在车里,现在闭上眼血淋淋的一幕还历历在目。

  “肇事者呢?”他们倒要问问,是故意的,还是不小心的。

  “一直找不到。”他用尽所有办法寻找肇事者,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 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说不定肇事者已经去世,或者到了别的地方发展,让人无迹可寻。

  “怎么可能没有痕迹,既然犯罪,总不能一直找不到人吧,路段的监控呢?”一个大老粗气愤的站起来。

  “当时那个路段,没有监控,警察调查了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消息。”如果不是因为这样,他不会请私家侦探调查。

  “邪了门了,真的就一点线索都没有?这件事我去调查。”

  “还有我。”

  “我们都把手头上的事情放一放,先调查邢先生的死因先。”他们面面相觑,似乎在这刻达成共识。

  邢越看向他们,眼神亮了许多,他以为他们都知道父亲的死因,没想到他们都不知道,有他们去调查,或许能得到不一样的结果。

  这餐饭吃完,邢越回到酒店房间,看到他坐在床上,身体面对着阳台外的天空,邢越走过去,站在他面前。

  “你吃饭了吗?”

  吕敬华眼神呆滞空洞,似乎透过他的身体,看着外面的天空:“邢越,你父亲买意外保险的时候,似乎知道自己要出事了,我当时看到他那神情,要是多问句,或许就能避免这场祸事。”

  邢越紧忙抓住他手臂:“你是不是记起些什么?”

  之前问他父亲的事情,他总是不愿意过多谈起,说知道真相对于他来说,未必是件好事。

  吕敬华瞳孔逐渐恢复清澈,看清楚他的模样,视线变得模糊:“邢先生,你当初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,他们可是。”

  邢越见他不说下去,着急的问:“他们是谁,他们对我父亲到底做了什么?”

  他皱起眉头:“邢先生,你放心,这件事我会烂在肚子里,直到我躺进棺材。”

  “他们到底是谁,他们对我父亲做了什么?”邢越不甘心,用力摇晃他身体。

  吕敬华双眼一闭,晕了过去,邢越把他轻轻放在床上,邢越坐在椅子上,眼睛一直盯着他,他到底隐瞒了什么,要烂在肚子里。

  次日清晨,吕敬华迷糊的睁开眼睛,看清楚周围的环境,就对上他的视线。

  “邢越,你坐在那里做什么?”

  邢越走过去,盯着他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?关于我父亲的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吕敬华一脸听不懂。

  痴呆症的基本症状,就是遗忘,邢越盯着他,身体无力的向后退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

  他花钱,花精力查了十几年真相,本来都打算要放弃了,可是他们现在一个两个,都在跟他旧事重提,让他原本灰暗的心,逐渐燃烧起来。

  吕敬华看到他这样,忍不住关心问:“邢越,你没事吧?”

  邢越摇头,起身:“你饿了吧,我下去买早餐,你待在房间里别乱跑。”

  另一边,他们两人从酒店出发去商业中心,他们和大佬们面对面坐着,他们十几个人,而他们只有两个,这一看,人力相差悬殊。

  柳青提小声的说:“张军浩,这个时候,你千万不能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