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0章 少爷?!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0章 少爷?!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0章 少爷?!

  张军浩闭紧嘴唇,胸腔里发出完犊子的笑声:“大姐,这么多人,一看都是练家子,虽说年纪有点大,但说不定姜还是老的辣。”

  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能不能少说些长别人志气的话。”他这么一说,她心里更没底了。

  面对这等场面,她自己逃可能没问题,可是带上他就难说了,这人好歹也是为了义气,才跟她来到这里,临时把人丢下,不太好吧。

  张军浩笑着说:“那个,各位大佬,我们昨晚喝醉了,不小心打伤你们的人,这不,改天就来负荆请罪了。”

  岳汀眼神牢牢盯住她,负荆请罪?少夫人是不是压根就不知道,这里是少爷的产业,只要她想,全砸了都可以,说什么赔不赔,就太见外了。

  张军浩手指戳了下她后背,她在这儿干坐着,不发声是怎么回事,不是想看他演独角戏吧。

  “对,你们算一下损失,我们愿意赔偿。”柳青提和谐的笑着。

  昨晚他们朝酒店方向开去,确定他们的人没有追上来,于是调转方向,朝邢越在的酒店开去,可等他们赶到,包间压根没有人。

  帮她查邢越行踪的人,就像是失联了,怎么都找不到人,她大胆的怀疑,她的人可能被他们解决掉了。

  负责调查的人,没有经历过最专业的训练,那人在他们眼里,不过就是跳梁小丑。

  她彻底失去了邢越的消息,她担心他们把人转移了,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环境,她不能乱来,否则把自己搭进去都不知道。

  坐在岳汀身边的人,忍不住笑出声,他不擅长藏住情绪:“昨晚那人是你派来监视我们的?”

  果然,她猜的没错:“误会,跟你们一起吃饭那人是我未婚夫,他来这里做什么,对我是严密隐瞒的,我怀疑他在外面有狗,不是,有女人,所以我就跟来了,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邢越还在他们手里,她不能轻举妄动,该讨好还是要讨好,至少能保证自己能平安离开这里。

  岳汀忍不住笑开:“既然都是误会,那就算不打不相识,大家交个朋友。”

  事情怎么发展成现在的局面了,意外之喜?他们和大佬们交朋友啦?柳青提不可置信的看向他。

  张军浩猛地点头,这确实是意外之喜,他们中头彩了,竟然和大佬们交上朋友。

  这时,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门撞向墙顶,发出声音,在这里还有人莽莽撞撞,就不怕得罪大佬们吗,他们好奇的扭头看。

  邢越着急的说:“吕律师不见了。”

  他说完这几个字,呼吸喘着,他对上空气中凝滞的视线,他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青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柳青提眼神微微眯着,他可以自由出入这里,不正常。

  岳汀起身:“少爷,你别担心,我会派人去找吕律师的。”

  少爷?柳青提听到大佬的称呼,连和张军浩蹭的下,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他们认识大佬的大佬!

  既然这里是邢越的地盘,这些人还算服,她逐渐放肆起来,双手叉腰站在他面前:“你不告诉我原因,我就自己来找答案,我说到做到。”

  邢越没想到她会这么执着,既然她都已经知道了,那就没必要再有所隐瞒。

  “这里是我父亲的产业,准确来说,是这些叔叔,用我父亲的金钱,打造的商业区。”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岳汀听到他这么撇清关系,忍不住说:“少爷,我们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,如果你不承认,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  他们努力的这么多年,也只是徒劳一场,如果他不承认,他们做的这一切,都只是多余。

  柳青提看向邢越,没有人比她了解,他有多抗拒商业这块,这些人想逼他接手,是不可能得手的。

  在她了解里,邢越不是个为了钱就会屈服的人,不然之前,早就答应她母亲了。

  邢越板着脸说:“这里不属于我。”他这次来,只是做权利交接,不是接手这里的一切。

  岳汀见他有一丝丝的抗拒,就不再说下去:“我们先不聊这件事,先把人找到再说。”

  邢越点头,转身离开会议室:“帮我准备一辆车,我要去找人。”

  岳汀张口想说些什么,柳青提却更快一步,挽住他手臂:“这附近很乱,再加上我们不认识路,在这里找人,无疑是大海捞针,还是交给他们吧。”

  “是啊,少爷,这里的路,我们比你熟,还是我们去找人比较快,你在酒店等我们消息。”岳汀表情严肃的提醒。

  邢越看向他们,为什么都说这里乱,可是他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  他当然一点感觉都没有,当岳汀知道他来这里,便派人去保护他,包括他住的酒店,那些暴乱分子,根本没办法靠近他。

  邢越见他们说的恰有其事,便不做勉强:“好,我在酒店等你们消息。”

  张军浩跟在他们身后走出公司,他们三个站在门口,等车来,张军浩挠挠头说:“我时差没倒过来,我现在回去补觉。”

  他一走,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柳青提率先开口:“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?”

  “青提,我本来打算处理完这里的事情,就回去等我们的婚礼。”只是没想到她会跟过来。

  “我要是不跟过来,你打算瞒我多久,邢越,在你心里,我是个什么都不值得说的人吗?”柳青提说到这里,心里还是很难过。

  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你牵扯进来,我打算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就回去。”邢越看向她。

  柳青提生气的看向一边:“邢越,我有时候看不清你,你的所有,都出人意料,甚至始料未及。”

  他的身份已经逐渐让她恐惧,他并不是简单的医生,她怕有一天,他就不再是他了。

  邢越认真的看向她:“我以后不会再隐瞒你任何事。”

  只有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他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。

  “邢越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里的事?”柳青提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