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3章 好像是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3章 好像是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3章 好像是

  庭渊听到,吓的一哆嗦,小身板瑟瑟发抖,看着她们盘算怎么对付他。

  保镖随后赶到,以为她们在欺负少爷,于是下车二话不说直接干架,庭渊看到后,悄悄缩回车里,不再冒头。

  白灵只能挡两招,那人拳头砸向她,逼的她连连后退,她单膝摩擦过地面,直接跪在地上,这些都是一等一的练家子。

  “青提,这些人是专业的,我不行。”白灵呼叫救援。

  柳青提侧身翻过,一脚踹向靠近她的保镖,她们后背紧贴着,白灵看到后面那辆车,又下来五个保镖,看到他们的体格有些发怵。

  “青提,我真的不行,我可能真的要挂机了。”白灵双手垂下,瞬间放弃挣扎。

  柳青提扫过周围,冷哼了声,这次搬的救兵挺多的,单干肯定不行,她拿出手机,拨通幺幺零。

  “喂,警察同志,我要报案……”

  保镖没想到她会来这招,他们动作全部停住,纷纷看向车里的少爷,希望他可以出来拿个主意。

  庭渊走出来,晃了晃肩膀,有这么多人在,他一点都不怕柳青提:“咳,算了,我们回家。”

  她们看到庭渊的人陆续离开,绷紧的肢体瞬间都松下来,白灵明显泄了口气:“天啊,要是真干起来,我们这会儿应该躺在医院了。”

  “没事,我会罩着你的。”柳青提手搭在她肩膀上。

  白灵盯着一地狼藉:“你怎么打两人份的餐,你来照顾病人吗?”

  “不是,这件事说来话长,我再去点一份,你先上去吧。”柳青提再次推开餐厅的门。

  白灵随手捡起,凋落的只剩下杆的花枝,没有花,带个包装,就算是带足诚意了。

  她就想让洛枫看见,她差点受伤,这花都伤成这样了,让他也着急上火下。

  刚才保镖群战的画面,被坐在车里的岳汀看见:“去查一下那人是谁。”

  “岳总,我们不是来医院看望吕律师的吗?”

  “先回酒店。”岳汀冷着脸说。

  半小时后,柳青提拎着外卖走进病房:“邢越,先吃点东西。”

  邢越看向她,从下飞机就一直待在医院,他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你回家吧!”

  “没事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除了这个,她也不知道还能为他做点什么。

  邢越澄澈的眼眸,像是被水淋过,显得更加透亮,她为他做的事情,他很感动。

  柳青提打开盖子,把菜推到他面前:“快点吃,再不吃就要凉了,这些都是你爱吃的。”可能是她认为,他喜欢吃的。

  她咬着筷子,盯着邢越有一下,没一下的夹着碗里的菜,吃进嘴里的没多少,她心里有些疑惑,是不是不好吃。

  这时,躺在床上的人突然坐起来,把他们两个吓了一跳,她吸了吸挂在嘴唇边上的青菜,咀嚼,咽下肚子里。

  吕敬华看向他们,一脸的迷糊:“你们是谁?”

  柳青提皱眉,好家伙,这都已经不认识他们了,看来不找养老院是不行了。

  “我找找看,有什么环境好点的养老院,我们。”柳青提看向坐在床上的人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,一言不发,似乎在思考什么,病房里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吕敬华拿起手机,备注上写的全是和邢越有关的事,他隐约记得自己之前是干律师的。

  “吕律师,你对我还有印象吗?”邢越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丝希望。

  如果但凡他能记起一点,那说明还有自理的能力,如果完全忘记,那只能找人帮忙照顾,邢越盯着他。

  吕敬华呆呆的打量他,嘴里蹦出一句话:“我还要召集记者,把你的身份公之于众,完成这步,我的任务就结束了。”

  “你只有这件事做吗?”邢越询问,他不打算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。

  “我还要守着邢越长大,看着他娶妻生子,只要他过得好,我就高兴。”他似乎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,外界的声音,一丝丝都听不进去。

  十几年的恩,对于他来说,早已超越吕敬华私自挪用父亲的钱,如果吕敬华余生都没人照顾,那他会接手。

  邢越眼皮垂下,掩去所有情绪,可话里还是透着难过:“我会给你找个环境好的养老院。”

  剩下的事,已经不需要吕敬华去做了,因为他不想接手邢家现在的一切,对于他来说,是累赘。

  他开车到吕敬华住的地方,收拾好东西,带着吕敬华到养老院,护士很热情的帮忙收拾房间。

  他站在门口,看了许久都没离开,护士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,最后停在他身边:“邢先生,你请放心,把人交给我们,我们一定会尽责的。”

  柳青提牵住他的手:“邢越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邢越回过神,跟着她脚步离开养老院,在门口,他们看到岳汀的车,一排停在路边。

  他们一出来,一排的车门全部打开,哗哗下来人,岳汀拿着伞朝他们走来。

  “少爷,下雨了。”

  邢越接过伞,分了一半给她,他的人上前,凑近他耳边小声的说着话。

  岳汀表情明显愣住,随后说了句:“这么不经打,送去医院。”

  什么意思?柳青提歪着脑袋看向他。

  邢越的反应,表示自己也一无所知,他们跟着岳汀上了那辆加长豪华版私家车,路途中,他接到电话:“什么?死了,交给你处理。”

  柳青提抿紧嘴唇,这事情是不是有点严重了,人都死了,怎么死的。

  邢越也意识到问题:“你们做了什么。”

  “就来的时候,看到有个人欺负少夫人,就找人教训了下,没想到死了。”岳汀说的无关紧要,似乎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邢越扭头看向她,她靠着他的话,仔细想着,才记起,刚才在街上和庭渊打的那一架,该不会。

  “死的那个人是庭渊?”柳青提有些慌了。

  “好像是。”岳汀把这些小事交给手下去做,他也不是很了解,因为人是他们中途截下的。

  还要认准人是谁就可以,他做事,从来不伤及无辜,剩下的事,他不会太过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