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6章 我忽然喜欢这个身份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6章 我忽然喜欢这个身份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6章 我忽然喜欢这个身份了

  他抓住她的手,十分严肃的问:“怎么弄的?”

  柳青提手放在他手背上,滑掉,担忧的说:“我这都是小伤,庭豪竹去找白灵了,她受的伤比我严重,她现在还在里面躺着呢。”

  庭豪竹?是庭渊的父亲,想到第一次见庭家的人,那时候她躺在手术台上,肋骨断了几根。

  这种手术对于他来说,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是看到她受伤,他也跟着难受,这次庭豪竹又找上来了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不是装不知道就能过去。

  邢越转身脱下白大褂,径直离开医院,他来到岳汀住的酒店。

  此时他的手下正在和岳汀讨论:“岳总,事情都布置妥当,是否收网?”

  邢越顾不上礼貌,直接推开门,打断他们的谈话,他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先行离开。

  “怎么样才能让庭豪竹停止伤害青提?”邢越直截了当的问。

  岳汀愣了下,这个庭豪竹原本还想让他有喘气的机会,没想到他竟然敢去伤害少夫人,那就不能再等了。

  “我的身份能做点什么?”邢越想起邢宗云独子这个身份。

  岳汀抿紧嘴唇思考,他不是一直不承认这个身份,借着这次机会,让他公开身份,让所有知道,邢宗云重回商场。

  “可以,邢先生在的时候,庭豪竹不过就是跳梁小丑,后来,邢家破碎,他才捡到便宜,不过他始终还是忌惮邢先生的。”岳汀缓慢的说。

  所以他只要公开身份,就能光明正大保护青提,如果只有这个方法可行,那就用这个方法。

  “好!”邢越思考过后,郑重回答。

  岳汀扬起笑意,少爷终于承认自己的身份了:“好,记者会由我们安排,必须做大。”

  他们的人说干就干,记者会就办在下午,大家一听邢先生的遗孤要出现,即便没收到邀请,都想办法混进主场。

  岳汀换上一身,曾经站在邢先生身边的扮相,让那些以前和邢家交好的记者有个印象。

  “大家好,我是邢先生的管家岳汀,十几年前发生了一桩车祸,邢先生和邢太太永远的离开了,但邢越却活下来,我们为了保护他,宣布了他的死讯,可今天,他会重回大家视野中,那些曾经伤害邢家的人,我们会一一讨回来。”岳汀眼神犀利的扫过在场的机器。

  他的眼神,让人惊悚,记者在台下窃窃私语,仿佛拿到了大瓜。

  岳汀再说了一段官方话,便侧身,让他上台,邢越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站在台上,头发梳的整整齐齐,配上他小奶狗的脸,看上去特别的稚嫩。

  过了会儿,有记者认出他就是前段时间很火的那个医生,他立刻挤上前提问。

  邢越看向镜头,从容,沉稳,浑身散发的气质与他表面看上去稚嫩模样不同,他仿佛存有岁月的沉淀,超越了他这个年纪。

  邢越对记者的提问毫不避讳,大家知道他是医生后,不觉的肃然起敬。

  豪门世家,坐拥上亿资产,却回归社会,做最平凡的医生,服务于百姓,这是条绝佳的新闻。

  他的新闻发布于大街小巷,几乎全国的人,都看到了这条直播,头条新闻。

  庭豪竹坐在病床上,打着点滴,眼睛盯着电视,看到邢越的脸,眼神眯了眯。

  他之前看到这个邢越,就觉得眼熟,只是没想到是邢宗云留下的种,当年真是没死透。

  元静晴满眼含着泪花,站在半面墙的电视机前,猛的点头:“邢先生,你的孩子真的特别优秀,没想到,我们还有缘分当亲家。”

  医院里

  急救室的门打开,护士推着白灵出来,洛枫着急上前:“医生,她没事吧?”

  “只是缺氧,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洛枫听到,嘴里呢喃着:“没事就好。”他说着说着,身体自然跟着后退,下一秒,倒在地上失去意识。

  医生刚救回一个,又抬进去一个,洛枫的情况比她严重,做完一系列的检查,护士两次出来拿血包。

  他肋骨断裂,却在外面撑了那么久,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异常,医生都有些佩服他。

  柳青提看了眼急救室,洛家的人应该很快就赶过来,她还是去守着白灵吧。

  她走进病房里,就接到父亲的视频电话:“你们在外面都干了什么。”

  她看到父亲和白叔叔待在一起,看来这件事,他们已经知道了,本来早晚都是要说的,只是没想好该怎么说,才不让他们火大。

  白叔透过手机画面,看到她身后的人,有点像他女儿,他紧张的问:“青提,是白灵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柳青提点头,把手机拿偏,对准病床上的人,将庭豪竹做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,省略了岳汀那部分。

  白叔气愤的拍桌:“岂有此理,这个庭豪竹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,敢伤害我女儿,这次我非得跟他死磕。”

  柳页青看到她脸颊还有很明显的淤青,不用问都知道,肯定是庭豪竹手底下的人干的。

  这个庭豪竹竟然想把这口黑锅,推给两个什么都没做的孩子,也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,柳页青心里想着,绝不能轻易放过他。

  他们原本打电话,是问罪的,没想到他们却临时站在一头,想要整垮庭豪竹。

  柳青提见黑屏了的电话,松了口气,还好,总算解释过去了。

  她手机打开网络,瞬间被各大新闻覆盖,都是关于邢越的,她点开看了眼现场的视频,没想到他竟然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  他不是只想简简单单做个医生吗,怎么突然间又公开自己的身份,这样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找上门的。

  她拨通邢越的号码,此时他刚好下台,在休息区喝水休息,他拿起手机:“青提,怎么了?”

  “邢越,你不是说你家里很复杂,只想简简单单做个医生吗?”

  他做的这一切当然都是为了她,如果不是,这辈子他都想平平稳稳的当个医生,不会接受这些名利。

  但这些不能让她知道,不然她这个傻丫头一定会抗拒,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,倒不如,就接受吧,邢越嘴角上扬。

  “我忽然喜欢这个身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