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7章 公开身份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7章 公开身份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7章 公开身份

  他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快,他随口说出的这个理由,说服自己了吗?柳青提抿紧红唇。

  “邢越,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?”

  “没有!”邢越毫不犹豫。

  “那你到底为什么啊?”柳青提挠破脑袋都想不明,为什么他明知是火坑,还要往里面跳。

  “我这边还有点事,回去再说。”邢越说完后,立刻挂断电话。

  有个记者推开门,怼着他的脸猛拍:“听说你和柳页青的女儿快结婚了,请问这次联姻是强强联手,还是你回来复仇的跳板?”

  邢越很不喜欢有人拿他的感情,当作各类筹码来说,他的喜欢,绝对是一尘不染的。

  再加上被他相机上的闪光灯,晃的眼睛很不舒服,邢越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今天的采访已经结束。”

  “你刻意回避我的问题,是不是被我说中事实,你只是拿柳页青当跳板,用作你复仇的工具,那你下一步会对谁动手?”记者见他瘦瘦弱弱的,以为很好欺负,于是行为上就有些得寸进尺。

  邢越冷冷的开口:“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。”

  但他的冷暴力并没有震慑到记者,反而让记者觉得这里面有大瓜,机器直接杵到他脸上拍着细节。

  岳汀送走那些闻声而来探望的老伙计,回到酒店休息室,看到还有漏网之鱼在烦邢越,于是手指轻轻一挥。

  他身后的保镖涌进去,架起那个记者,就往外走。

  记者双腿在空中乱蹬着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,我是记者,你们这样对我,就不怕我给你们曝光吗。”

  岳汀看向他:“少爷,没事吧?”

  邢越摇头,坐回椅子上,拧开矿泉水瓶盖子,大口大口喝起来,今天讲的话太多,喉咙都有些痛意。

  岳汀一脸高兴:“今晚一起吃个饭?”

  “我要回去。”他还欠青提一个解释,他知道她不相信他说的。

  “陪少夫人重要,我们改天再聚,走,我们回酒店。”岳汀挥手示意他们走人。

  回到车里,岳汀垮下脸,一脸严肃:“派点人秘密保护少爷,我担心有人会狗急跳墙。”

  “是,岳总。”

  邢越回到公寓,看到她换上居家服,窝在沙发吃着零食,追着剧,他走过去,坐在她身边,时间静止般过了很久,他们始终都没说一句话。

  “青提,饿了吗,想吃点什么?”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先打破安静。

  柳青提手直接杵进零食袋不动了:“你是不是除了这个,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?”每次回来都是吃吃吃,真把她当猪了。

  “我想要知道父亲的真正死因。”邢越淡淡开口。

  不是说是车祸去世的吗,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?柳青提直起身看向他,对视了几秒,红唇微启:“所以,这个就是一直困扰你的问题。”

  邢越犹豫了下,点头。

  所以说,那场车祸真的另有隐情,柳青提脑袋钻进他怀里,贴近他胸口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,才感觉到这人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她开口:“邢越,这些你都应该告诉我的,我可以帮你调查,可以为你做很多事。”但是别什么都瞒着她,她不知道的时候,真的很心慌。

  邢越轻抚她后背:“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柳青提仰头:“我想吃红烧肉,你给我做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邢越起身去厨房。

  趁着他在厨房做菜,她躲进房间,偷偷给张军浩打电话:“帮我查一下,邢越父母的那场车祸。”

  “你之前好像让我调查他父母,我查出了点东西,最近事情太多,我给忙忘了,我去找找。”电话里头响起哒哒脚步声。

  她就一直听着翻箱倒柜的声音,竟也耐心的坐着没有挂断电话,过了会儿,邢越进来:“青提,吃饭了。”

  她急忙挂断电话,起身跟上他身影:“嗯,吃饭,吃饭。”

  “白灵没事吧?”邢越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她碗里。

  “我给她办了出院手续才回来了,没什么事,有事的是洛枫,不过医生说她回去要好好休息,所以我才没敢告诉她,我想洛家的人,应该会照顾好洛枫的。”柳青提小口优雅的扒着饭。

  邢越时不时给她夹些青菜,没有说别的事,晚饭结束,柳青提继续窝在沙发里看剧吃水果。

  紧接着就收到张军浩发来的信息,是张照片,不过字也太小了,她放大图片,看到上面几个字,关于那场车祸。

  邢越收拾完厨房出来,走到她身旁:“在看什么?”

  柳青提立刻收回手机,笑着说:“没什么,坐这里。”她拍拍身旁的位置。

  他刚要坐下,就看到她上的伤痕,他心疼的抓起:“处理过吗?”

  她仔细回想,诚实的摇头:“我这些都是小伤,他们比我严重多了,一今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我根本没有时间顾自己。”

  他俯身拿出药箱,拿出消毒水,还有创口贴给她处理伤口。

  柳青提全程十分淡定的看着他处理,仿佛他处理的,不是她的手,她没有丝毫疼痛感,这和刚认识的她不太一样。

  邢越手指轻弹她脑门:“之前受一点伤,你就说痛,难道是假的?”

  呀,被拆穿了,柳青提笑眯眯不好意思的说:“那不是,之前在追你嘛,以为你这样的医生,都喜欢柔弱点的女生,那不是投其所好。”

  “现在呢?”邢越知道自己是被一步步算计的,脸色板起。

  “现在你都知道,我是什么人了,我还装,是不是太假了?”她用力握紧拳头,表现自己很能打的样子。

  邢越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,但是她不应该一开始,就让他看见她最真实的一面吗。

  他刚坐下一会儿,手机就不停的响起,都是记者,邢越对于他们占用病人资源的行为很不满,每接到一个电话就拉黑,打的实在太多,他只好接听。

  他今天喉咙本来就不是很舒服,一场电话下来,他声音有些沙,他轻咳几声,朝厨房走去。

  柳青提手捧着蜂蜜水递到他面前:“需不需要金嗓子?我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