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8章 父亲寻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8章 父亲寻仇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8章 父亲寻仇

  邢越拿过她手里的杯子,捏着她下巴,打量着:“你好像有些幸灾乐祸。”

  这都被看出来了?谁让他没事去承认的,明明身边就有个能调查真相的人,还去蹭什么热度。

  据她了解的,当年邢家都乱成那样了,可见水都有多深,他以为时过变迁,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?人的贪心,只会超乎他的想象。

  谁知道他公开身份之后,会不会有人伤害他,她想到这儿,莫名有些害怕。

  “邢越,记者都找到你的电话,那说明肯定派人在医院堵你,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家里,减少出门。”这样也可以保护她安全。

  不行,她还是要找几个专业保镖,二十四小时秘密保护他才可以,他那么弱,万一对方请了些靠谱的人,他还没等救援,估计就挂机了。

  邢越将一杯蜂蜜水下肚,看向她:“医院有保安,他们不会乱来的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她怕的不是记者,而是居心不良的人,不过这种事,告诉他,他就会相信吗?

  “邢越,你别小瞧那些记者,我爸以前,为了躲记者,连续一个月都没出家门,你想想有多恐怖,医院是有保安,但是医院也有病人啊,病人需要静养,如果因为你的原因,让病人没得休息,你于心何忍?”柳青提循循善诱。

  只要他减少外出,那平安的可能性就更大,这样能保护到他最好了。

  邢越想想,她说的问题是挺严重的,于是他拿起手机打给院长,电话里头声音很杂。

  院长找了保安,自己躲到洗手间接电话,他跑的有些急,手扶着墙壁直喘气:“邢越,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这些记者估计是疯了,都堵我家了,你最近暂时别来医院,你好好待在家里,听我安排。”

  他打电话也是因为这件事,既然院长说的那么爽快,他也不便说什么:“好。”

  柳青提脑袋轻靠在他怀里,嫩白的手指,穿过他的指缝,交握,晃了晃。

  邢越难得放假在家,有时间可以陪她做更多的事情,她忽然不想抛弃他去上班了,可是公司现在一片狼藉,还都是因为她的事,她要是不出现好像不太好稳定军心。

  哎,他们总是这样错过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别的情侣那样,普普通通的谈个恋爱,基本一天都黏在一起。

  柳青提打开手机购物,选了很多情侣可以一起制作的东西,刚好可以促进感情。

  邢越抚摸着她柔顺的发,看着她选,嘴角始终弯起柔和的弧度。

  他们看了场电影,就到十点钟了,柳青提忍不住打了下哈欠,仰头:“邢越,明天我公司还有事,不能在家里陪你,你要乖乖的,在家里等我回家。”

  “嗯,去睡觉。”邢越低头吻上她额头。

  柳青提心满意足的穿上拖鞋,朝房间走去,而邢越拿起电脑,上网搜资料。

  次日,她一如换上衣服,急急忙忙出门,手抓过盘子里三明治时,听到客厅有动静,还以为进贼了,神经质的扭头看。

  发现邢越穿着睡衣,手拿着吸尘器,很认真的在打扫卫生,干净无暇的侧脸,微微有阳光透进来。

  他身体动着,时不时迎合阳光,随意垂下的碎发,轻轻浮动,深邃的眼眸,认真盯着地面,不放过一丝的痕迹。

  这样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,她嘴咬着三明治,就这样看呆了。

  她完全没意识到,某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,邢越把杯子递给她:“喝点牛奶。”

  “恩。”她伸手接过,喝了一口,感觉整个人呼吸都通畅了。

  她低头又喝了一大口,整个人回过神来,她看了眼时间,天啊,早会就要迟到了。

  邢越见她转身要跑,伸手抓住,将她拉回怀里,低头,贴近她脸颊。

  柳青提拿起三明治,贴住他嘴唇:“其实,我们不用像别的情侣那样黏腻的。”

  嗯?什么意思,邢越伸出手指,擦过她嘴角的面包屑,随后便放开手。

 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,就,就这样,没有别的了吗?

  邢越见她还不走,抽了张纸巾擦拭她嘴唇:“不是赶时间吗?”

  “哦,对,我要去公司。”她身体向后仰,柔韧性很好的躲开他的触碰,打开门离开。

  邢越盯着桌面还有剩的早餐,她每天都是这么急急忙忙去上班的吗,他做的早餐,根本就没吃多少。

  柳青提坐进车里,伸手拍了拍脸颊,她刚才在说什么东西,丢死人了,邢越只是想给她处理嘴角的面包屑。

  不过他们好像从来没尝试过早安吻,那样应该很有意义吧,柳青提想到那个画面,嘴角就忍不住弯起弧度。

  下一秒,她收回,启动车子开往公司,里面的工作桌,是吴平让人送来的,里面已经收拾好,连花草都找到一模一样的,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  林觅递给她一杯咖啡:“学姐,早上好。”

  “好,把你做好的文案给我。”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,这些孩子,还都需要成长,做的东西就跟他们年龄一样稚嫩。

  不过还是有可取性的,年轻,脑袋里装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,很多都可以用上,柳青提把包放在桌面上,拉开椅子坐下。

  林觅笑着说:“温总监已经给我改过了。”

  她仰起脖子看向温晴,她们什么时候变好了,这小妮子好像还挺服温晴的。

  温晴低调的挑了下眉,对付这种小朋友,没有点手段,她还怎么混了。

  吴平发信息给她,让她上楼一趟,是啊,她还欠吴平一个解释,她起身上楼,发现欧阳信也在。

  “青提,你怎么又惹上庭豪竹了?”他也是听家里人说,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。

  这次估计不是联合所有家族,就能压制住庭豪竹,他最疼爱的儿子死了,他现在这么疯狂,是意料之中的。

  柳青提不想过多提起岳汀,于是就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:“就是很黑,庭渊死之前,最后一次见到的人,是我和白灵,刚好还和我们闹了点不愉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