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99章 您老还记得我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99章 您老还记得我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99章 您老还记得我

  他就说青提是个明理人,不会意气用事,就去得罪庭豪竹,这可是个棘手的人。

  上次让庭豪竹收手,已经动用家族总动员,这次估计怎么都不能让他收手了,欧阳信满脸担忧的看向她。

  “青提,要不然你跟我回家吧。”只有回到家里,他才能保护她。

  事情已经这样了,这次她不想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,她认真的说:“欧阳,你应该过自己的生活,不要再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。”

  欧阳信眼神暗了暗,浑身难掩忧伤:“就算是作为朋友的关心。”

  说完,他忍不住讽刺自己,他都已经卑微到只能拿朋友当挡箭牌,才能对她说出关心的话。

  “我不需要,欧阳,你明白吗,我不需要你的关心。”柳青提说的特别果决。

  他知道他会为她付出一切,同样,她也可以,可是在这件事上,她要坚决和他划清界限,他们可以锦上添花,但绝不能雪中送炭。

  庭豪竹已经疯了,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,他要是被牵扯进来,被伤到怎么办。

  不需要吗?他明白了,他嘴角露出苍白无力的笑容,原来,他的关心是多余的。

  一旁的狄誉看不下去,拿起桌面上的咖啡泼向她:“柳青提,你还不够清醒吗,欧阳为了你的事情,忙前忙后,你就这么一句话,全盘否定了。”

  柳青提猝不及防,低头盯着白色衬衫上面的污渍,整个人像是石化般愣住。

  欧阳信却紧张的抽出纸巾擦拭她脸颊:“青提,你没事吧?”

  她摇头,拿过纸巾擦拭:“欧阳,你真的不要再掺和这件事了。”很危险,她不想他受伤害。

  柳青提感觉擦不干净,便起身去洗手间,欧阳信张嘴还想说些什么,却见她直接从他身边路过。

  狄誉不甘心的说:“欧阳,你也给我清醒点,柳青提心里根本没有你,你在做什么!”

  欧阳信恶狠狠的说:“你少管闲事,你要再多嘴,就给我滚。”

  狄誉盯着他:“欧阳,我是为了你好,你竟然这么对我,好,我走,我走。”

  柳青提从洗手间走出来,看到狄越走出公司,她抬头看了眼,这两人不会又因为她吵架了吧。

  狄誉这个人是有前科,但是他对欧阳是一心一意的好,如果不是性取向的问题,她都觉得他们很适合在一起。

  中午,邢越发信息给她:回来吃饭吗?

  她看着公司里的人,还是算了,跟大家一起吃盒饭吧:公司临时有事,不回去了,你要按时吃饭。

  邢越看到信息,顿时没有胃口,紧接着他接到岳汀的电话,他换了身衣服下楼。

  岳汀扭头盯着车窗外的风景:“都好多年没有回来了,我今天要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  车子七扭八拐最后停在一栋别墅门口,他推开车门下车,盯着大门,总觉得有些熟悉。

  岳汀笑着说:“这里,是你母亲怀了你之后,邢先生特地找的房子,说来,你还是在这里出生的,我们当时见到你,你才这么小一点,我们这些粗老汉,把你捧在怀里,都怕把你揉碎了,你父亲就总拿这件事取笑我们。”

  是很有意义,可是他没什么印象,岳汀回忆温馨的往事后,眼神转而冷冽,可是这一切,都被人占有了,一群贪心的人。

  他给身旁的人使了下眼色,他们上前摁了下门铃,屋里的佣人听到,立刻跑出来,看到一群陌生的人,她有些愣住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是穆先生的朋友吗?”

  他之前就觉得熟悉,再看到这个管家,才恍然想起,这里是穆家,他来这里接过青提。

  这里不是他家的产业吗,怎么最后到了穆家手里?邢越蹙眉,不解。

  岳汀冷着脸说:“朋友?他也配。”

  佣人见他们来者不善,身体向后退,根本不敢开门,她跑回家里,拿起座机立刻打给先生。

  岳汀挥手,身后的保镖直接撬开门,做出请的手势,岳汀率先走进去。

  保镖见他迟迟没有动静,便开口:“少爷,请!”

  邢越跟在他身后进入屋里,佣人看到,立刻退到一边:“你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怎,怎么闯进来了。”

  岳汀坐在沙发上:“我不伤及无辜,你们继续做自己的事。”

  佣人见这么多人往家里闯,就算想发声,看到这些壮汉,也全都咽回肚子里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。

  过了会儿,穆先生和穆庭赶回来,他们看到院子里的锁都被撬了,怒气直冲脑门。

  穆庭冷冷的说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  岳汀抬头对上他的视线:“只不过是多年的账,现在是时候算一算了。”

  多年的账……穆老先生心里不停念叨着,浑浊的双眼突然亮起,他仔细打量岳汀,只是不知道岳汀说的老账是不是他想的。

  “怎么?年纪太大了,记忆开始衰退,记不起自己做过的缺德事儿。”岳汀讽刺的说道。

  穆老先生有些发福的身躯一震,向后倒去,穆庭伸手扶住,关心询问:“爸?”

  他伸手:“我没事,你上楼去,我有话要和这位先生单独谈。”

  穆庭不怎么想上楼,这些人看上去就来者不善,他要是上楼,指不定这些人使坏。

  岳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:“对啊,你儿子离开,我说不定会忍不住动手,还是留下,大家一起谈。”

  穆老先生呵斥:“上楼去。”

  “爸!”穆庭不放心的看了眼。

  穆老先生气急败坏的怒吼:“你现在大了,我使唤不动你了是吗!”

  穆庭抬步上楼,直到他房间门关上声音,回荡在房子里,穆老先生才浑身放松坐在沙发上。

  佣人端了杯茶给他:“老先生。”她给他眼神暗示,需不需要报警。

  穆老先生板着脸说:“你们都回房间,不要出来。”

  支走了佣人,他可以心无旁骛的提起这件事,穆老先生垂下脑袋,整个人感觉沧桑了许多。

  “你是岳汀吧。”

  “您老还记得我,那想必是记起自己做过的事情。”岳汀眼眸闪过一丝阴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