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0章 在家里等我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0章 在家里等我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0章 在家里等我

  穆老先生深深叹了口气,当时庆幸邢家无力反抗,心里也攒足贪念,所以一错再错,可是后来家大业大,邢先生就一直出现在他梦里挥之不去。

  他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时间到了,所以他一直在处理遗嘱的事情,是时候站出来承担错误了。

  “当年我看邢家大乱,心生贪念,一时没管住手,就做了忘恩负义的事情。”他语气很是后悔。

  可当年他正值壮年,在邢家干了很多年的管家,看到邢先生去世,那些人闹成这样,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脑袋一热,就直接把房子占为己有,再把房子里值钱的东西拿出去卖,拿到一笔启动资金,开了家公司。

  公司在他的经营下,不赚不亏,直到穆庭留学回来接手公司,才把公司弄上市,到今天的光景。

  岳汀气愤的说:“老穆,你扪心自问,你在邢先生家做管家那些年,邢先生对你怎么样?”

  “很好,邢先生是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,给了我一切,可是却做了对不起他的事,岳汀,我这些年已经很努力的在找这间房子,原本的东西,邢越要是想拿回,就拿吧!”穆老先生惆怅的说。

  “你要是想还,就把欠下的全部还清。”岳汀冷冷的说。

  穆老先生充满沧桑浑浊的瞳孔,错愕的看向他,他这是想要穆家人的命啊。

  岳汀无动于衷,似乎在跟他谈一笔交易,岳汀在等他的意思。

  岳汀既然能带人闯进家里,那就说明他已经不惧他们这些人了,穆老先生双腿一软,直接跪在他面前。

  “岳汀,就当我求你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放过我的孙子。”

  他们的身世和邢越差不多,也是从小没了父母,就看在他为邢家做了那么多年的管家份上,放过他的家人。

  岳汀蹲下身打量他:“当年所有人都不想邢家有一个人活着,你怎么没想过邢先生的哀求。”

  当年邢越之所以宣布死因,离开邢家,还有他一份功劳,现在他倒是忘的一干二净。

  穆老先生身体一软瘫坐在地面上,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魄,穆庭在房间里越想越不放心,便偷偷开了个门缝,没想到看到这一幕。

  他立刻冲下楼,抓住爷爷的手臂,这人看上去比爷爷年轻,竟然让爷爷下跪,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  “爷爷,你做什么,快起来。”

  穆老先生十分伤感的说:“这是我的命,我造的孽啊!”

  穆庭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:“爷爷,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他紧紧抓住穆庭的手:“穆庭,放下这里的一切,带上穆沐离开这里。”

  这里有他的生活,有他的人际圈,虽然他没什么朋友,但他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,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,是不是那个男的要挟爷爷。

  穆庭将他扶到沙发上,走到岳汀面前:“我不管你是谁,有什么事就冲我来。”

  他留意到岳汀身旁的人,这人不是医生吗,他们在医院见过面,好像还是柳青提的男朋友。

  穆庭打量他:“你是因为我和青提的事,所以找人对付我!”

  穆老先生听到他的话,眼神抬起,直直看向他们,穆庭和邢越认识?

  邢越抿紧薄唇,他不会为了这种事,无端的拆家进门,不过他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,等到车上,他会试着谈一下。

  不过穆庭不提,他都忘记穆庭和青提那段事,穆庭见他不说话,有些火大。

  “我这个人只会衡量利益,感情对于我来说,只是对工作的锦上添花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。”

  穆庭见爷爷从刚才就一直魂不守舍,可见这些一定不是轻易收手的人,他这么解释,邢越应该能明白吧。

  他对待柳青提只是可有可无的关系,他可以要,也可以不要,没什么大不了的,大家没必要把场面弄得这么难看。

  岳汀从他话里听出了重要信息,穆家的人不仅霸占邢家的财产,还试图挖走邢家的少夫人,这口气,岳汀放不下。

  他侧头冷冷的说:“穆管家,你答应还的债,尽快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”

  说完后,他带头离开这栋宅子,邢越紧跟上他,他们回到车里,车内陷入一片寂静,他们都不是爱说话的人,平时静坐都能坐一天。

  邢越突然开口,打破车内的安静: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

  岳汀一直盯着窗外:“少爷,你又心软了。”

  “我只是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大家生活都挺好的,为什么要打破原有的平静,邢越看向他。

  “这个不是冤,是他忘恩负义,你才被迫遭遇这些,难道这些你也可以原谅?”岳汀认真的问。

  所有的不幸,在他身上一一兑现,与其算这笔不幸,倒不如过好眼前的生活,他不希望有人过得比他还糟糕。

  “可以!”邢越毫不犹豫说道。

  即便他可以原谅,到岳汀这里,岳汀真的能放手吗?

  岳汀眼神划过一丝阴狠:“即便你可以原谅,我做不到放过。”

  他说了,他这次回来最主要的是算陈年旧账,那些曾经对不起邢家的人,通通都要付出代价。

  之前他没出手,是想让他们安逸一会儿,也是在等邢越出现,现在天时地利人和,他没有放过这些人的道理。

  所以至此至终他的话,在岳汀这里有什么用?不过就是意见,而且还是不会采纳的意见。

  岳汀送他回到公寓,他从超市买了点菜上楼,柳青提听到声音,起身朝门口跑去:“邢越,你去哪里了?不是叫你在家里等我吗?”

  邢越心情不是很好的走进厨房,柳青提站在他身后,她今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,被人泼了咖啡,还伤害了最重要的朋友。

  但他看到她,在外面带回来的负面情绪,统统消散,他嘴角弯起:“想吃什么?”

  柳青提看到他,所有的委屈通通消散,她从背后抱住他,脑袋贴着他宽大的背部,喃喃道:“只要是你做的,我都喜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