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2章 欠下的债,迟早是要还的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2章 欠下的债,迟早是要还的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2章 欠下的债,迟早是要还的

  柳青提看着他在一旁沉默不语,也看着穆沐跪在地上干着急,她俯身将穆沐扶起来。

  “穆沐,别急,有什么事好好解决。”

  穆沐难过的哭起来,后面越哭越凶,直接捂脸大哭,她要是有办法解决,就不来这里求邢越了。

  她来的时候,早就做好牺牲自己,但没想到男方竟然和青提同居,她这才意识到,他们是男女朋友。

  柳青提再去给她倒了杯温水,抽了张纸巾擦拭她的脸,用上司的口吻,严肃的说着:“我是不是跟你说过,女人眼泪是武器,但真正遇到问题,什么也解决不了。”

  穆沐皱巴巴的眼睛,可怜兮兮看着她:“柳总监还说过,遇到困难的事,要迎难而上,绝不服输,能啃下硬骨头的,只能是坚持到最后的人。”

  “所以,你来这里求邢越有什么用?求我有什么用,我们能做些什么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穆沐看向他:“是他带人来我家,跟我爷爷说了什么,我也要才这么抗拒治疗,还说只有他死了,穆家才能太平。”

  柳青提一听这话,就觉得不可信,她和邢越在一起都快一年多了,每天朝夕相对,他是什么样的人,她最清楚,穆沐嘴里说出来的,肯定不是邢越。

  “穆沐,邢越只是名医生,你把他想的太通天了。”柳青提直接抓起他的手保证:“他的手,只是用来救死扶伤,你说的那种事,他根本就不会干。”

  “我没有威胁穆老先生。”邢越突然开口。

  穆沐原本平复下来的情绪,蹭的直上顶端,她气的跺脚:“你们到底跟我爷爷说了什么!”

  柳青提扭头瞪着他,这个时候,他能不能不说话了,能不能!

  邢越抿紧嘴唇,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,不过既然穆老先生不让穆庭知道,那应该是不想的,他还是什么都不要说出来为好。

  “穆沐啊,当务之急,是要劝穆老先生接受治疗,你与其在这里跟我们耗时间,倒不如多劝劝你爷爷。”柳青提双手放在她肩膀上,将她推出门口。

  穆沐板住门把:“青提,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吧,我害怕。”

  “穆沐,你已经长大了,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承担。”还有就是她想了解这件事,不过得把穆沐送走才好问,不然估计也问不出什么。

  “那好吧,青提,你要接我电话。”穆沐吸吸鼻子,很可怜的走向电梯。

  柳青提盯着她的背影,似乎从人人羡慕的小公主,再到现在求助无门,别人都觉得的可怜虫,只是昨天和今天的事情。

  她把大门关上,往回走,坐在沙发上看向他:“你就不打算跟我解释下吗?”

  邢越看着她,说好以后再也不隐瞒她任何事,于是他把邢家和穆家之间的过节原原本本说出来。

  说到底都是上一辈的恩怨,现在他父母去世,所有的苦都过来了,他很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
  但他又控制不了岳汀的行为,虽然认他做少爷,实际上他根本不了解岳汀的行为。

  所以这件事也不能怪邢越,求邢越也没用,关键还是在岳汀身上。

  不过岳汀只是心疼他受的苦,本来就可怜,偏偏还遇上元雅华那样的养母,还好他没长歪。

  “你无法控制他的行为,但有件事,你还真能做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随后他们买了束鲜花,出现在穆老先生的病房门口,里面传来东西落地,还有穆老先生的怒吼声。

  她敲了下门,穆沐在病房里完全招架不住,很想找个理由离开,但是找不到,这毕竟是自己的爷爷。

  门打开的瞬间,她看到柳青提时,眼睛都发亮了:“青提,你怎么来了?”

  还以为她会像别的亲戚朋友那样,远离他们,没想到她还真来了,说到做到。

  邢越盯着屋里的人,穆沐下意识把门关上点:“还是等他们收拾完再进去吧,里面很乱。”

  他一点都不介意的直接推开门进去,穆老先生听到开门声,以为又来了一拨劝他接受治疗,于是怒气上来:“我都说了,让我这么死了就好,不需要浪费药品。”

  “你是走的干净了,但你欠下的债,还是没还清。”邢越的话有些刻薄,但成功吸引他的注意。

  他错愕的喊着:“小少,小少爷。”

  “以前的事,我没有印象。”所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,同样也没什么好怪罪的,他真的不需要这样自残。

  自己的命都没有,能解决什么问题,邢越真是弄不懂。

  这时,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出现在门口:“少爷说的没错,你的命不值钱。”

  穆沐看到病房里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人,有些担心起爷爷:“你们是什么人,这里是我爷爷病房,都给我出去,再不出去我叫保安了。”

  岳汀扭头扫过一眼:“这个就是你的孙女,长得挺水灵,养的不错。”

  穆老先生拖着病垮的身体,起身就和岳汀拼命,但还没抓到岳汀的衣服,自己差点就摔了。

 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体,喘着气说:“有什么,冲我来,放过我孙女。”

  岳汀揪住他衣领,拉近他们的距离,咬牙切齿说着每个字:“你把你孙女养的这么好,少爷那会儿还流落到孤儿院,和一帮没爹没妈的孩子抢吃的。”

  而他们想尽办法保护邢家的财产,他呢,他在做什么,他在落井下石,把少爷逼走,赶走唯一继承人,他做这些,就没人会追究了。

  他就想问,每每想到这个画面,穆家人还能心安理得享受着丰衣足食的生活吗?

  不过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,但是他们几个提出照顾少爷长大,却被先生拒绝,后来就再也没有少爷的消息,想来估计是吕敬华搞的鬼。

  以他一个律师肯定不足以做成这些,肯定还有邢先生准备好的人,在背后默默帮忙。

  只是他还查不到这些人的信息,估计只有问吕敬华才可以。

  穆老先生一下子跪在地上,头仰起,对准天花板嘶吼:“我该死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