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3章 他是个管家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3章 他是个管家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3章 他是个管家

  岳汀恶狠狠的说:“你是该死,该死的还不止你一个。”穆家的人都应该给邢家陪葬。

  穆老先生褶皱的眼角,渗出泪水,他一时间无法面对邢越。

  邢越觉得这件事做的,有点过分了,张口想说些什么,却被岳汀打断。

  “你的命暂且留着,我需要用你的公司做点事。”他拿过手下递来的一份文件,扔到穆老先生面前。

  他手颤抖的拿起,股权转让书,岳汀是想把他的公司掏空,但这样一来,如果岳汀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,可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

  他还以为岳汀想让他死,没想到岳汀还放过他了,他忽的松了口气。

  穆老先生毫不犹豫,拿起笔在上面签字,就像岳汀说的,他起步来的钱,本来就不干净。

  即便这么多年,靠自己的努力,到现在公司一步步茁壮,可还是脱离不了原本的面目,他做的一切,都是靠背叛邢家得来的。

  穆庭从公司忙完来到医院,看到岳汀待在病房里面,他眼睛急的发红,跑进去,挡在爷爷面前。

  “你们真的要弄出人命才肯罢手吗?”他声声质问。

  穆老先生立刻制止他:“穆庭,别说了,岳汀肯放过我们家了,你看这个。”

  他把文件当宝贝的,双手捧到穆庭面前,穆庭却看到爷爷把自家公司免费给人了。

  那他这么多年的心血,都没有意义了吗,穆庭晃动着文件质问:“爷爷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穆老先生用力摁住他的手,生怕他控制不住,在病房里爆发。

  他庄严,不允许反驳的说着:“这都是为了保命。”

  先前他让人调查岳汀,可什么都没查出来,是个人活在世上,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,要么就是岳汀主动抹去所有的痕迹,这个高深莫测的人,他们还是不要招惹为好。

  穆庭无情的甩开他的手,这都是无稽之谈,他穆庭什么时候向人屈服过,敌人都打上门了,他穆庭绝不一味退缩,要么一败涂地,要么,让这些人付出代价。

  穆沐在门口听到爷爷把自家公司送人了,好奇的探个脑袋进来,但是岳汀带来的保镖,把门口堵死了,让她根本没有缝隙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况。

  穆老先生知道她就在门口,怒吼:“穆沐,把你哥带回家,我还没死,这家公司我怎么就一点说话权都没有了?我说给,就给。”

  爷爷都法令了,她不敢再缩着,她扒开人群,走进房间,见他拉起,用力朝门口拽。

  “哥,爷爷叫我们回家。”

  这些人来到,什么都没对爷爷做,说明这个带头的人,还是讲点道理,是个斯文人。

  要是哥在,这情况就不受控了,哥狠起来,可是会动手的,到时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保镖捡起文件,拍了拍上面的灰尘,恭敬的递给岳汀,他拿过,笑着说:“算你会做人。”

  柳青提在一旁还没摸清楚情况,就见岳汀带人离开,病房内只剩下她和邢越,还有病人。

  他们和穆家很少打交道,也不算有话聊的那种,她歪头打量他,扯了扯他衣角,示意要不然他们回去吧?

  邢越突然开口:“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出事吗?”

  穆老先生愣了下,回忆很久之前,所有发生的事情,到现在还历历在目。

  “具体发生什么,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邢先生出事之前,确实不太正常,他做事很急,似乎没有时间了。”

  邢越激动的上前,俯身看向他,之前吕敬华说话一模一样的话,也说父亲似乎知道是谁要对自己不利。

  “是谁?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我记得最后一次帮先生约了律师,之后。”就没有下文了,他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邢先生对谁都很友好,又善良,从不与人急脸,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。

  约律师?估计就是吕敬华了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父亲会隐瞒,到底谁要对他不利置他于死地。

  邢越盯着他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  “自从你出生之后,邢先生不经常回那里,具体详细的,我也不清楚,他只有在工作忙的时候,会回来休息下。”穆老先生开口。

  “那你有我父亲经手的所有生意吗?”邢越问道。

  “没有,当时邢先生回来,急急忙忙处理完事情,就把所有资料销毁了。”穆老先生摇头。

  那就是线索又断了,邢越难过的垂下眼眸,还是得靠岳汀调查这件事。

  柳青提抓住他的手,她手心灼热的温度,暖入他心里,让他感觉周遭没有那么寒冷。“我们回家吧!”柳青提温柔的说着。

  邢越没有抗拒,被她牵着离开医院,她伸手进他口袋,掏出车钥匙,打开驾驶员的位置,还是由她开车比较安全。

  他刚系上安全带,就接到元雅华的电话:“邢越,你什么时候回家?我们做好饭菜等你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讨厌的声音,虽然听不清内容,但是莫名的就是能火大。

  每次这个元雅华打电话过来,准没好事,不是为了钱,就是有各种能捞到便宜的事。

  邢越揉了揉眉心:“改天吧。”

  “别啊,我做了你爱吃的菜,回来吧,你都好久没回家了。”元雅华笑着说。

  因为他已经失去过一次,所以格外珍惜亲情,一般不是很过分的要求,他都不会拒绝,于是他一口应下。

  元雅华犹豫了下说:“青提那么忙,就不用带她回来了。”

  邢越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她就在我身边。”

  元雅华发出尴尬的笑声:“我这不是想着青提是公司老板,平时肯定很忙,我们也没有什么大事,她还是以工作为重,既然青提也在,那你们就一起回来吧。”

  邢越应了声,直接挂断电话,疲惫的闭着眼睛,靠在车椅上。

  柳青提好奇的问:“邢越,阿姨找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叫我们一起回家吃饭。”邢越微微眯开眼睛。

  “叫我了吗?”柳青提不确定的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