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4章 他不会不管我们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4章 他不会不管我们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4章 他不会不管我们

  邢越愣了下点头,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,他明白她的懂事,即便不喜欢阿姨,见面她还是能礼貌对待。

  柳青提扭头继续盯着前方,这个元雅华竟然叫她了,她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,肯定是邢越刚才说,她就在身边,元雅华才不得不叫上她。

  有她在身边也好,免得元雅华再出什么幺蛾子,让邢越照着元雅华挖的坑跳下去。

  她到下个路口掉头朝纪家开去,她找了个地方停车,跟在他身后进电梯。

  邢越站在门口,还没摁门铃,门就从里面开了,元雅华跟他撞上,笑着说:“今晚我们一家人吃个饭,我去买酒,你们别在这里杵着,赶紧进去吧。”

  柳青提错愕的偏头,打量元雅华跑向电梯的身影,这个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元雅华吗?今天竟然对她这么热情,还真是不多见。

  邢越推开门,手臂护着她的腰进去,巴园看到他们,立刻起身,恭敬的喊了声:“表哥,表嫂,坐。”

  柳青提坐在他指定的位置,邢越看到纪叔一个人在厨房忙,挽起衣袖,直接进去。

  留下他们两个人,特别的尴尬,巴园憨憨的笑着说:“表嫂,上次的事儿是个误会,也都怪我,没摸清楚情况就,就告诉我哥。”还好最后什么都没发生,不然他肯定死一万次都抵不上。

  “什么事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就上次她在休闲区开房,他不知道她是在帮朋友,差点坏了她的好事儿。

  在他们老家有个说法,就是说毁人姻缘会下地狱,虽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这件事肯定是不对的。

  他做的事,表哥应该都说了吧,表嫂装不知道,是不是在给他台阶下,表嫂大度啊。

  他笑眯眯,秒懂的模样说:“表嫂,以后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尽管跟我说,不用客气。”

  柳青提一脸疑惑,他什么意思?不过听到他这么说,她也没什么好问下去的。

  过了会儿,元雅华抱着一箱啤酒进来,她重重放在地上,手垂着自己的腰说:“太久没干重活了,感觉骨头都生锈了,果然人不服老不行喽。”

  门口传来男人的声音:“东西给您放哪里?”

  元雅华立刻对开门,巴园看到了冲上前,接过他手里那箱啤酒:“姨,我们哪能喝的了这么多酒,你买这么多,叫我下去拿啊,我一个人能扛两箱。”

  她累的气喘,走到餐桌旁倒了杯水喝完,歇了口气才说:“我也是去到超市,才知道有活动,买一箱送一箱,你回去的时候带点。”

  “谢谢,姨。”巴园憨憨的说。

  纪叔端着菜出来:“开饭了。”

  巴园激动的说:“小时候最喜欢吃姨夫做的菜了,特香。”

  纪叔被说的心花怒放:“那你就多吃点,平时没事,也可以来家吃饭。”

  自从腿没了之后,他也就能在家里做做饭,连家里的卫生都收拾不了,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没用。

  元雅华拿起筷子,夹了块肉放进他碗里,邢越愣了下,没有说什么,低头吃了口。

  她难过的说:“你这孩子,从小就懂事,你明明就很喜欢吃肉,那时候我们家里条件不好,肉都很少吃,你就总是自己不吃,留给我们吃,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她还以为他不吃肉,是因为不喜欢吃,没想到因为这个。

  邢越对上她眼神,知道她又多想了,于是开口:“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吃。”

  元雅华脸瞬间干在那里,柳青提得意的看向她,走亲情路线,结果走了个寂寞,还真是够尴尬的。

  “邢越,你虽然这么说,可是你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,来到我们这个家,什么都没有,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。”元雅华伤感的说。

  纪叔以为她是在心疼孩子,可她说着忍不住要哭出来,他立刻打断她的话:“一家人吃饭开开心心的,说这些干嘛。”

  她抽泣了下,笑着说:“是啊,这么开心的时候,说这些干嘛,来,喝酒。”

  柳青提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到给邢越,笑着说:“我等下要开车,不能喝酒。”

  纪叔体谅的说道:“喝酒开车危险,那就不喝了。”

  邢越含了口,当了医生之后,他很少喝酒,除非医院年底聚餐,因为干这行,脑子要随时保持清醒,稍微精神状态不佳,可能就会害了病人。

  所以这些年,他也没把酒量锻炼上来,基本喝一瓶就醉了。

  柳青提就是知道他这个情况,所以才让他喝酒,喝醉多好,不听王八念经。

  元雅华继续夹菜到他碗里:“邢越,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,自从老纪腿不行之后,家里的开销,基本就是吃存款。”关键最近吕敬华还说到做到,不给她打钱了。

  这家里的开销一堆,她基本买不起高档商品,这些她还能忍一忍,但是紫君那边,总不能降低生活消费,她本来就那样,再不好好包装自己,以后怎么嫁的出去。

  邢越明白她的意思,以前他也很难,再加上,他还有青提,他想对她负责,给她更好的生活,所以没办法再给家里生活费,可是现在不同了。

  他靠着父亲的意外保险,拿到很大一笔钱,他现在是有能力去报答纪家的。

  这时酒劲上来,邢越脸颊红润,眼神变得迷离,他看着面前的人,像是出现晃影。

  “我……”邢越打了个酒嗝,脑袋枕在桌面上,整个人失去了意识。

  柳青提重重放下筷子,眼神犀利的看向元雅华,别以为她不知道元雅华心里打什么主意。

  不就是要钱,现在邢越听不见了,她也就可以放心的说了:“我告诉你,邢越的钱,是我的,我不允许他拿钱,补贴你这个无底洞。”

  元雅华气急了:“这里才是邢越的家,我们照顾了他这么多年,他不会不管我们。”

  “管你们,管你们也有个期限吧,以你的贪心程度,多少才够?”柳青提讽刺的笑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