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5章 你什么时候去我家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5章 你什么时候去我家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5章 你什么时候去我家?

  纪叔见她们把钱拿到餐桌上来说,忍不住呵斥:“行了,非得把这个家弄的不安宁是吗?”

  元雅华自从做过出轨的事情,在他面前,每次说话,都觉得低人一等,有压迫感。

  他一发话,她立刻闭嘴不敢说话,柳青提不屑一顾的笑了声:“就没见过这么贪得无厌的一家子。”

  纪叔活了这么多年,最不想到老了,还有人戳脊梁骨,所以为人一直都是光明磊落。

  柳青提在他心里是个挺好的姑娘,家世好,长得又好,不可能会突然这么说,肯定是雅华背着他做了什么。

  纪叔气愤的说:“没钱有没钱的过法,你以后不要再跟邢越提钱,听到了吗。”

  元雅华立刻乖巧点头:“知道了老纪。”

  柳青提倒是高看纪叔几眼,在这个家里,还是有明白人的,不至于为了钱,就六亲不认起来。

  她看这餐饭吃的也差不多了,主角只是邢越和元雅华而已,他们在,只是为了蹭饭。

  柳青提吃力的将他扶起来:“邢越,我们回家。”

  邢越从餐桌上站起来,脑袋一直低垂着,安安静静的被她带出纪家。

  巴园在一旁吃的没心没肺,刚见她们吵起来时,还想劝架,但被纪叔说停了,他继续吃东西。

  他看到表嫂一个柔弱女子,扛着表哥一米九的个子,未免显得太吃力,他嘴角吸溜了下,手抹了把嘴唇上的油说道:“姨,我送送表嫂。”

  元雅华明显心情不好,拿着筷子戳饭粒,这个柳青提真是碍事,她今天要是不来,估计邢越早就把钱掏出来了。

  还有这个老纪,平时不当家,不知道柴米油盐贵,现在他们一直都在啃老本,眼见好不容易攒点的钱,慢慢减下来,她就抓心挠肺。

  他们合力将邢越扶到车上,柳青提俯身给他系好安全带,笑着说:“谢谢你巴园。”

  “那,那我先上去吃饭。”被她突然这么一感谢,他有些无所适从起来。

  柳青提开车回到公寓楼下,把他扛进电梯,带他回到家里,她松开手,任由他摔倒在沙发上。

  她脚跨过他,走进厨房倒了杯水喝起来,柳青提感觉有个黑影投到她脚边斜方,她轻轻放下杯子,握紧拳头转身,却看到是邢越。

  柳青提绷紧的肌肤,立刻松下来:“邢越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邢越感觉喉咙要炸开了,常年单身,再加上是医生,即便再难受,都有照顾自己的方式。

  他直接略过她,打开柜子,从上面拿到蜂蜜罐,取出一点放进杯子里,再放几片柠檬,便拿着杯子走出厨房。

  柳青提完全愣在当场,这人,是看不见她在这里吗?

  她跟在他身后,看到他把蜂蜜柠檬水喝完,直接倒在沙发上继续睡。

  柳青提看到,忍不住失笑,走过去蹲下身,趴在沙发上打量他,时不时拿手指戳戳他吹弹可破的肌肤,他现在怎么这么可爱。

  他在梦里似乎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情,眉头紧皱着,她嘴角的笑意收敛,指腹轻轻抚平他的眉心。

  连喝醉了,都是自己照顾自己,平时该有多让人心疼,柳青提伸直身体,亲吻他眉心,温柔的抚摸他脑袋。

  邢越在睡梦中有被呵护的感觉,直接抚平了他皱起的眉头,这一觉让他睡得很舒服。

  酒意散去,他微微睁开眼睛,屋子陷入黑暗,他手好像还被压着,他拿出手机亮屏,看到青提趴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他眼神沦陷,手心轻轻抬起她的脸,放了个枕头在她脑袋下面。

  柳青提感觉脖子舒服很多,呢喃了声,侧过脑袋,继续睡。

  邢越走进厨房倒水喝,看到手机里都是元雅华发来的信息,他点开看了眼。

  你们回到了吗?我和青提有点误会,但我真的是为了这个家好。

  邢越,自从你来到家里,我们生活都过得好很多,你心里也许会认为,我就是这样贪得无厌,但我老了,花不了你几个钱,最后都是留给紫君还有你的。

  青提家世那么好,花钱不用顾忌,但你不同,你是拿死工资的,要是不知道存点钱,以后你们日子怎么过?

  还有紫君,从小到大那么粘你,要是嫁妆不够,我担心以后她会过得不好。

  邢越看着一系列她说的回忆,他从刚到纪家那一年,到现在的点点滴滴,直接说到他心坎里。

  之前他是没有能力,可是现在他有了,就不会不管纪家,他直接给她发了一百万。

  元雅华打个牌回来,看到这个数字,一下子尝到了甜头。

  她心里得意的想着,就说柳青提根本阻止不了邢越,只要她动情的说多几句,账户就多了一百万。

  “老纪,今晚加菜,对了,让紫君回家吃饭,这孩子自从上了大学,就越来越少回家,不知道在外面干些什么。”

  邢越打开冰箱,拿出肉类解冻,打算等她醒来就可以开餐,所以他放慢动作处理食材,修长的指尖,优雅的动作,他就像一幅画,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安静的空间里,突然响起肚子饥饿的声音,柳青提捂着肚子起来:“邢越,我饿了。”

  都说猪被喂熟了,饿了的时候,自然就会找饲养员,她貌似现在的症状就是这种。

  邢越端着海鲜汤出来:“先喝点汤,菜马上就好。”

  柳青提拿起汤勺,舀了勺汤底,直接开吃。

  她忽然间想起了正事:“邢越,我们下个月要结婚,你什么时候去我家?”

  “过几天就去。”他知道有很多东西要准备,要是全部都堆给柳家去做,那真的显得他很没有诚意。

  “好,其实,我家的亲戚有点,不过你只要做好你自己,剩下交给我们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结婚当天肯定不会很顺利,至少心里上不会很舒服,那些亲戚的嘴,她算是领教过的,不放在心上就好。

  邢越听到她没有说完的话,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不过现在的他,应该和她是门当户对。

  安静的氛围里,只有筷子掠过瓷碗的声音,邢越突然接到院长的电话,急急忙忙赶去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