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6章 不管我是什么身份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6章 不管我是什么身份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6章 不管我是什么身份

  等邢越赶到时,只见院长站在手术门口,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。

  院长捋起衣袖,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,抬头就看到邢越站在那里,他大步走过去,抓住邢越的手腕:“刚才在电话里没有细说,我夫人查出有脑瘤,本来是想等脑瘤稳定下来,再进行手术,可是我夫人在家里突然摔倒,造成颅内出血,这才不提前进行手术,我知道邢越你现在在放假,但是这个手术,只有你最有把握,我夫人的命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人命关天,不管他是不是在放假,他都可以随时回来,邢越了解的点头,摁开手术室的门,护士帮他套上无菌的手术服,直接进入手术区。

  邢越看了病人一系列的检查之后,才决定如何去做这个手术,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。

  柳青提知道他这个人有洁癖,所以吃完饭后,把碗洗好,顺便把厨房收拾干净,她坐在沙发上,边吃水果,边等他回家,直到后半夜。

  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忍不住打哈欠,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,都这个点了,邢越怎么还不回来,该不会院长特地把邢越叫回去为难他吧。

  这个院长能让林森杰这种人当副院长,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,真说不定的,柳青提越想越坐立难安,于是拿起车钥匙出门。

  天蒙蒙亮,邢越疲倦的从手术室走出来,院长见他整个人都要倒下了,立刻伸手扶住:“邢越,辛苦了,到我办公室休息下。”

  邢越没有拒绝,拿着他办公室的钥匙直接到沙发躺下,柳青提刚好赶到,她冲进医院找邢越。

  护士才刚刚交班,不清楚邢医生的事,消息还停留在他放假了。

  柳青提着急的说:“那,我找院长。”

  “诶,你听说了吗,院长夫人昨天住院了,病挺急的,真没想到院长看上去那么油,竟然这么专情。”另一个护士凑过来聊天。

  柳青提听到病房号码,立刻去找,她站在门口,就看到院长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前,没有找邢越的麻烦,难道是她想多了?

  在副院长办公室,蒋庆云有些坐不住:“我才一晚上没盯着,邢越就立功了?而且还是收买院长。”

  助理上前哄道:“就算这个邢越讨好院长,不还是个手术医生,顶了天,也只是医院第一把刀,这和你的差距还很多,您的话,他还是要听的。”

  蒋庆云看向他:“看你平时木头木脑的,没想到这嘴巴里还能说句人话。”

  但邢越一回来就收买院长,他还是很不爽,他手指勾了勾,助理脑袋凑近。

  蒋庆云在他耳边说了些话,他眉头深皱,似乎不是很赞同蒋庆云的话。

  但碍于自己的身份,还是忍住要说的话,他换上谄媚的笑容:“这件事,保准办妥当。”

  邢越一觉睡醒,发现快到中午,他拿出手机打给青提。

  柳青提看到院长没有为难邢越,就放心的回到车上,本想休息下再开车离开,只是没想到一觉睡死了。

  她被电话铃声吵醒,不满的皱起眉头,铃声过去后,又再次响起,似乎没完没了,她生气的拿起手机:“谁啊!”

  “青提,你今天回来吃饭吗?”

  柳青提睁开眼睛,迷糊的看向车窗外,只见衡光医院大大几个字。

  她手整理了下凌乱的长发:“我就在医院门口,你出来吧。”

  “你在医院门口,什么时候的事?”邢越拿起当被子盖的外套,朝医院门口跑去。

  刚到门口,就被一堆记者围上:“请问你作为医生,同时又是邢宗云的儿子,双重身份,你比较偏向哪个?”

  邢越难得的好脾气:“不管我是什么身份,都是我。”

  他以为回答完这个问题就结束了,可明显记者对他的回答不满意,继续逼问更深层的问题。

  “当年邢家一瞬没落,是否另有隐情,你为何要向外界宣布你死亡的消息,是不是背地里有人对你不利?”

  “没有的事。”邢越见医院保镖来了,趁机溜出医院。

  柳青提见门口有记者,猜到可能是来围堵他的,刚想进去救人,没想到他就出来了,她立刻启动车子,摁了摁喇叭,等邢越一上车,就开车甩掉这些记者。

  这次医院的事件登报之后,有篇报道,笔锋犀利,直接把邢家所有人骂了个遍,看着就特别解气。

  柳青提反复观看那篇报道,本来就是邢家的人不仁不义,这倒是把实话说出来了,报道上写,邢家人不愿意承认邢越,担心他回去会要回邢宗云的一切,所以到现在邢越还只能在医院工作。

  她扭头看向他,可是这样一来,会不会激怒邢家的人,从而对他不利啊?

  邢越拿着吸尘器走进房间,看到柜子边边堆放着很多快递盒:“青提,这些东西都是些什么?”

  柳青提走进去看了眼,笑的一脸害羞:“这些都是情侣间必做的几件浪漫的事,想着反正你也放假,就买点回来玩。”

  邢越拿出手机,看到有个岳汀的未接电话,应该是从医院回来没听到。

  此时酒店房间,交响乐响起,岳汀坐在沙发上十分享受的闭上眼睛。

  手下的人靠近:“岳总,报道的事情办好了,只是不太明白,这样不就等于公开少爷的行踪吗?”万一那些人真的对少爷不利,他们该怎么办。

  “既然有人想拿记者大做文章,倒不如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让那些人知道也好,我倒要看看,谁要对少爷不利。”那就别怪他下手太狠。

  “我会派多点人,去保护少爷。”

  副院长办公室,蒋庆云气愤的把杯子摔在地上:“不是让写邢越的黑料,越描越黑的那种,这种是黑料啊。”

  章前程看了眼,毕恭毕敬的垂下脑袋:“这篇报道看似处处向着邢越,可是邢家也不见得水浅,当年一下子没落,现在只剩零散的人在坚持。”

  蒋庆云坐在椅子上沉思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借着这股势力,除掉这个眼中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