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09章 你可以送我回去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9章 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09章 你可以送我回去吗

  “大姐,我用了这么长时间能查到这些,已经很厉害了,而且你是不知道,这背后肯定有人刻意隐藏一些事情,不管我怎么查都查不出来。”

  之前也是不信邪,所以他才耽搁那么久才把这个调查结果给她,不然以他的能力,怎么可能拖那么久。

  柳青提合上文件认真的说:“所以这件事真是越来越诡异了。”

  “之前我们以为你找了个穷小子,是不想卷入豪门的事情,现在看来,你这个医生男朋友,事情也不简单啊。”他拽拽的跟着音乐晃动脑袋。

  她深呼了口气,身体往后仰,靠在车椅上:“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”

  之前觉得他身世可怜,可是现在看来她更像是笑话,她才可怜吧。

  邢越双手放在阳台的栏杆上,盯着停在路灯下的那辆车,玻璃没有反色,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画面。

 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柳青提更像是靠在椅子上,一脸期待那男的靠近。

  他立刻晃脑袋,把脑子里的画面过滤掉,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,他应该要相信青提的为人,她身边最不缺有钱的朋友,如果她要对不起他,早就做了,而不是像现在这么明显,那他们到底在聊什么。

  邢越拳头越攥越紧,他不能再坐以待毙,邢越忽的松开拳头,往屋里走去。

  柳青提张开手臂,把他的衣服穿上,吸吸鼻子:“你的衣服先借我御寒,改天再还你。”外面太冷了,她穿的又少,她怕冷死在路边。

  “你长的那么漂亮,我送你。”张军浩潇洒不羁的说着。

  “滚,你这样的,姐看不上。”柳青提推开车门下车。

  她裹紧衣服,用长发挡住脸,低着头看路,一股脑的朝大堂冲。

  到了门口,她脑袋好像撞到了人,整个人往后弹,她抬头:“你这人…邢越,你怎么下来了?”

  “学长,好巧啊,你怎么在这里?”田惜朝他们走来。

  柳青提抿紧红唇,原来是佳人有约,还以为他是特地下来等她的,她拉紧外套,打算进电梯,可是却被邢越抓住手腕。

  邢越扯下她肩上的外套,把自己的脱下披在她身上,然后拉上拉链,他女人,身上只能披他的衣服。

  柳青提从衣服底下伸出手:“邢越,你这样,让我怎么按电梯。”

  他现在做事都这么不靠谱了吗,穿衣服就不能给她好好穿,就不能让她在情敌面前留点面子吗。

  邢越手指撩开黏在她脸上的发丝:“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他拿着张军浩的外套,朝车走去,他敲了敲车窗,张军浩好奇的打开车窗,谄媚的笑着:“哥,有事吩咐吗?”

  开玩笑,柳青提那么能打,所有想占她便宜的男人,估计还没碰到她的手,就先被摁在地板上摩擦,这人要是能顺利转正,以后在圈子里还是经常碰面的。

  要是他心里不爽,回去再给柳青提吹吹枕边风,那他们这些人岂不是活到头了,所以当然要讨好。

  邢越见他态度端正,似乎真的是自己多想了,于是把衣服放回他手里:“以后有什么事,在家里说,外面冷。”要是她感冒了,会很难受。

  张军浩手指比划了‘OK’的手势:“明白哥,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再联系。”

  柳青提看了眼,一点都不担心谁会吃亏,像张军浩这种油滑的性格,不轻易得罪人。

  反倒是眼前这个女人,来这里到底是偶遇呢,还是专门打听过的,柳青提盯着她。

  田惜对上她的视线,在心里细细的打量着:“你就是学长的未婚妻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
  “就快了,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喝杯喜酒。”刚好可以打消她这挖墙脚的心思。

  田惜忍不住笑出声:“那就是没有,既然没有的话,我们就是公平竞争。”

  她这是什么逻辑?柳青提明显不高兴说:“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,不分床,听懂了吗!”

  “不分床又怎么样,只能说明我不是他第一个女人,男人要是心都不在了,不管你怎么挽留都没有用。”田惜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眯了眯眼睛,所以她的意思是,自己攻略的只是他的身体,而她要攻略的是他的心,挺有信心的样子。

  邢越走到她身边,她立刻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:“邢越,我好冷。”

  他盯着她手没出来确实挺怪异的,于是俯身直接将她抱起,朝电梯门口走去。

  田惜在后面小跑着:“学长,我这次来,是想跟你借些资料,方便吗?”

  柳青提忍不住皱起眉头,不是说偶遇吗,现在又特地来借资料了,看来这个女人,还真是不简单。

  她双手抱住他脖子:“好啊,欢迎你来到我们家做客,楼下冷,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屋里有暖气。”

  邢越刚想说,她要的资料不在这里,在他自己租的公寓里,所以她可能白来一趟。

  但看到她们似乎聊的挺好的,而且田惜已经跟他们进电梯,于是他不再说下去。

  走进门,邢越俯身,把她穿出去的鞋子脱下,换上拖鞋,柳青提踏了踏地板,满意的朝屋里走去。

  田惜站在他门口,她的呢?

  邢越直接忽视她,走进屋里,田惜尴尬的自己取出拖鞋换上,邢越倒了三杯热水,放到田惜面前。

  “你要的资料,我明天整理好再给你。”邢越负责任的说。

  “学长,你真贴心。”田惜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看着他们的互动,立刻坐直身体,是当她没在吗,她把杯子放在桌面上,不满的说:“我不想喝白开水,我想喝姜茶。”

  “我现在给你做。”邢越走进厨房,拿出姜,她平时不是最不喜欢喝姜茶吗。

  田惜拿起白开水含了口,按照她在学校打探的消息,学长比较喜欢懂事的女人,像这种无理取闹的长不了。

 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:“学长,很晚了,你可以送我回去吗?”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我家的邢医生很忙的,还有很多手术方案要看,还是我送你回去,我不怕,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