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11章 神色慌张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1章 神色慌张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11章 神色慌张

  现在他的身份公布那么久,邢家没有一个人找过他,这么安静,往往越危险。

  柳青提握住他冰凉的手:“邢越,有什么事,我和你一起承担,你不再是一个人。”

  邢越盯着她说这话的红唇,嘴角往上翘,匀称的唇形,再配上她真挚的眼眸,他手指捏住她下巴,下一秒,用尽全身力气吻上她。

  ‘唔’柳青提忍不住拍打他后背,她就快要窒息了。

  邢越并没有想要轻易放过她,他俯身将她抱起,用膝盖撞开门,将她轻轻放在床上,欺身上前…

  次日,一大早,谭金耀就打电话来:“邢越,大件事了,你快来医院。”

  柳青提睡得迷迷糊糊,伸手拿掉走他手里的手机:“邢越放假了,他没空,要陪我。”她说的特别理直气壮。

  而此时邢越已经完全清醒,听到她这么说,嘴角上扬,眼神一汪宠溺。

  “我去,这都什么时候,还要虐狗呢,我跟你说,院长退下来了,现在就蒋庆云还有林森杰两个候选人。”再不来点反派,这个蒋庆云在登位路上,真的一帆风顺了。

  柳青提依旧睡不醒:“那两人渣凑在一起了,那你们有的受了。”

  谭金耀一脸惆怅,这个邢越,怎么不说话呢,他着急的说:“不说了,邢越,你赶紧来医院,十万火急,这个时候,我们更要团结一致对外。”

  柳青提听着还挺起劲,他说到激动万分的时刻,她还附和的应道,直到电话没了声音,她松开手,手机滑落到床上,她翻身继续睡。

  邢越掀开被子,轻手轻脚的下床洗漱,换了身衣服,就去医院。

  他走进科室,谭金耀立刻迎上去:“你总算来了,看看这些势力的人,都开始报团了,看看这些人的嘴脸,啧啧,我都看不上。”

  袁绍团站在他身后:“你不是一直想出人头地吗,大家都去报团了,你怎么不去,再晚一点,就没你位置了。”

  谭金耀耸了耸肩:“老袁,我是想出人头地,可是我更知道,在这些人手底下做事,我根本没有出头之日,每天除了拍马屁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  袁绍团拍拍他肩膀,一副认可的表情:“嗯,金耀,你成长了。”

  邢越也认可的点头,他现在也知道拍马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的确是成长了。

  谭金耀气愤的说:“老袁,本来这个副院长的职位是你的,谁知道这个谭金耀横插一杠,现在好啦,不管是谁当上院长,我们这些人都活不了。”

  袁绍团手端着茶杯,抿了口:“那我们有什么办法?”

  谭金耀激动的说:“当然是投反对票,一直投到董事会那里,在这件事上,我绝不屈服。”

  袁绍团忍不住摇头:“你还太年轻了,像院长这种选举,一般都是内定人选的,而且其中利弊,董事会那帮人衡量的特别精细,你这种反抗,是没有用的。”

  谭金耀泄气的坐在椅子上:“那我们岂不是就这么一直被打压了,那我还是主动辞职算了。”

  林森杰推开那群附和的人,走到他们面前:“只要你们选择我,我对过往的事一概不究,说到做到。”

  袁绍团语重心长的说着:“年轻人,太急功近利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蒋庆云在这里工作那么多年,根已经深深扎在这里了,他一个新来的,能有什么势力,能胜任这个院长职务。

  这时,有护士进来:“林副院长,院长叫你去会议室。”

  林森杰看向他们:“你们可以考虑下。”

  谭金耀盯着他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呸了口:“惺惺作态。”

  过了会儿,阳台外突然想起重物坠楼的声音,他们全都跑出去看,看到林森杰从楼上坠落,现场满是鲜血。

  护士立刻推着病床出去,她们把林森杰推进急救室,警察也介入坠楼事件,一时间医院上上下下人心惶惶。

  经过医生的抢救,林森杰转入重症监护室,他坠楼的时候,虽然下意识护住脑袋,但是受到冲力影响,他受的伤还是很重,全身上下基本断裂,骨折。

  科室里瞬间炸开了锅,大家纷纷议论这次院长选举的事情:“我还偷偷给林森杰私下送过礼,现在看来白送了。”

  “原以为这个新来的有什么门路,所以一来就当上副院长,没想到这么脆弱。”

  “也不知道现在讨好蒋庆云还来不来得及。”

  “别想了,蒋庆云这个人特别记仇,人也小气的很,我们刚开始支持林森杰,是没得再回头了。”

  “医院要是交到蒋庆云这种人手里,我觉得,基本是完了,我们还是找好退路吧。”

  谭金耀解气的说:“看看,之前有多得意,现在就有多可怜。”

  袁绍团扳起脸,脸色显得特别不好,他回到位置上坐下,整个人不说话,想是在想事情。

  院长急着要退下来,专心陪夫人养病,所以这个位置还是挑坐。

  一天后,医院上上下下传遍,说林森杰变成植物人,直接退出院长竞选。

  医院突然发生这种事,一下子吸引了记者的注意,他们不再把心思放在邢越身上,他也开始在医院进出自由。

  他来到医院地下停车场,平时这里是留给患者家属停车,但刚好赶上今天下暴雨,所以他们医生也把车停进来。

  邢越朝自己的车位走去,就听到角落里传出细细碎碎的哭声,他慢慢靠近,只见有个人蹲在最偏僻的柱子后面,把头埋进腿间哭泣。

  他站在那人面前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那人慌乱的缩了缩身体,脑袋在手臂下转动,擦干净脸颊的泪水,才抬起头看向他。

  “章助理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章前程手扶着柱子站起来,随后立刻跑走,神色慌张,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。

  邢越晃了晃脑袋,打开车门坐进去,开车往公寓去。

  他拎着菜湿哒哒的走进屋里,柳青提扭头,看到他头发湿湿的搭耸在脸上,她急忙跑进洗手间,拿出干净的毛巾:“邢越,你快擦擦,别着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