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12章 兄弟反目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2章 兄弟反目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12章 兄弟反目

  邢越擦拭头发,进去房间拿了衣服去洗澡,柳青提坐在沙发,看到插播新闻。

  他走出来的时候,听到新闻上的内容,衡光医院被暂时封锁了,所有医疗人员一律在家里休息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出来,着急的问:“邢越,听说林森杰坠楼了,你有没有事?”她记得他们是在一间办公室。

  那林森杰在他们面前掉落,是不是血肉模糊,场面一度混乱,那他害怕吗。

  邢越坐在她身边,伸手搂住她肩膀:“嗯,没事。”

  柳青提犹豫了下,才问出口:“邢越,你刚开始接触这行的时候,你会害怕吗?”

  手上拿着刀,划开病人的皮肤,血就跟着冒出来,有些甚至是喷射的,那画面跟现场观看死亡瞬间没什么区别。

  最害怕的瞬间他已经体验过了,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让他恐惧的,直到遇见她。

  邢越吻上她额头,撩人的清澈见底的眼眸,他看上去世界似乎很简单,可偏偏遭遇的事,都不平凡。

  柳青提仰头吻上他嘴唇,邢越手托着她后脑勺,十分贪恋她的亲近。

  这时,门铃响起,他们停住,她有些羞涩的窝在他颈部。

  邢越呼吸微喘,反复调整后,才轻轻推开她:“我,我去开门。”

  门打开,门外的巴园拎着一大袋东西进来,都是些酒,还有下酒凉拌菜。

  巴园憨憨的没有什么心眼:“哥,我们今晚喝一杯。”

  邢越知道她有胃病,光吃这些凉的,她的胃会顶不住,于是进去炒了几个热菜。

  巴园打开啤酒盖,先给自己倒上,连喝两杯,打了下酒嗝,觉得差不多了。

  邢越把酒杯放回到桌面上:“你是有什么事要说吗?”

  “哥,我就是想问问,新闻上说的,到底是不是真的,你真的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孩子?”

  邢越在村里的时候,跟他还玩的不错,所以也没想对他隐瞒什么:“是的。”

  “我也是从我妈那边听来,才知道,原来我竟然和有钱人是同一条村的。”巴园憨憨的笑着。

  柳青提歪着脑袋看向他:“你妈怎么会知道的?”

  巴园笑着说:“前段时间,姨回去了,到处跟人说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”

  这个元雅华还真是,平时照顾邢越没见她多上心,反倒是出尽风头的事情没少干。

  巴园又连干了好几杯,最后把杯子重重放在桌面上:“哥,你也知道,我来这里有段时间了,可就是钱捞不着,我妈说,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肯定门路特别多,我知道在这个大城市什么都要学历,但我有的是力气,只要给我一份能混到钱的工作就行。”

  之前帮老板送货,那老板就是欺负他没有学历,还是刚来这座城市的,所以特地压低工价,油钱都没给他报销。

  以至于到现在他也没攒到什么钱,他妈妈说在村里像他这年纪的,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,他还在外面没钱。

  他也想结婚生娃,不想在外面流浪了,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,来这里和哥说工作的事。

  邢越不知道怎么跟他说,这其中的危险性,他这么单纯的一个人,如何在岳汀手底下生存。

  柳青提看向不说话的两人,忍不住开口:“那个,巴园,你要是不嫌弃,就来我公司当保安。”

  巴园心想,保安啊!可是他妈妈还让他拿个经理坐坐,以他跟哥的关系,这都不是问题。

  “哥,你家缺不缺管家什么的?”

  这管家,说出去起码是一园之长,从此之后,他也是说得上话的人了。

  邢越面无表情的说:“没有。”

  此时巴园意识到,他是不是发财之后,不想念着他们这些穷亲戚。

  “哥,你变了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了?觉得我们是穷亲戚会一辈子赖着你。”

  巴园质问,只要哥敢说是,那走出这个门,这辈子他都不来找邢越。

  邢越听到他这么说,当下心有些难受,但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话。

  柳青提却坐不住:“你们从小一起长大,邢越是什么样的人,你难道还不清楚吗?你这是在诋毁你们之间的亲情,你没有学历,谁能随随便便把你塞进公司当管事?”

  “好,我换个方式问你,如果手底下的人都不服你,你会怎么做?”柳青提认真的问。

  巴园毫不犹豫抡起拳头:“那就打得过我再说。”

  柳青提无奈摇头:“如果是我,我会用能力告诉他们,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,这就是我们的差距,所以你觉得你能胜任什么职位?”

  巴园犹豫了,他长这么大来,除了浑身有力气能吃苦,似乎也没有别的本事。

  要是让他管手底下的人,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管理好。

  邢越拿起酒杯抿了口:“邢家的水很深,以后我们尽量少来往。”

  既然误会了,那他也没必要解释太多,与其解释清楚,倒不如让巴园保命要紧。

  巴园这个憨憨木脑袋,再加上一直待在朴实的农村,根本不知道他说的危险是有多危险。

  他只是觉得就是哥不愿意拉他一把,他起身气愤的说: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不愿意跟我们这些人来往,我会搬出你家,以后不管穷还是富,都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  他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桌,夺门而去,柳青提不放心的说:“需要我派人盯着他吗?”

  “他长大了,应该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”邢越很放心的说着。

  柳青提夹起菜放到他碗里:“我知道你这样做,是为了他好,可是以后,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,你一定要跟我解释清楚,不然我真的会一辈子都不原谅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邢越应了声。

  她不一样,她本来就生活在那种环境,深知水有多深,但是巴园还是个孩子,说得再多,他也不会明白。

  巴园从公寓出来,心里越想越不顺,不就是摇身一变,变成有钱人,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,呸,亏他还一直把邢越当亲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