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18章 找到凶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8章 找到凶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18章 找到凶手

  柳青提淡淡的说:“我父母说,只要请纪家的人。”对于这些无端冒出来的亲戚,他们可不认。

  之前就听说邢越的未婚妻来头不简单,可她一直没查到关于未婚妻的任何线索,所以她这次来,就是为了摸底。

  “这孩子,我们才是你的亲人,虽然不知道当时你为什么装死,但是这些年,我们一直都没放弃找你。”她说的格外诚恳。

  她见没人回应她这句话,一时间感觉到格外尴尬,她笑着说:“柳大最近还好吗?”

  柳青提毫不犹豫说道:“我父亲一直都挺好的。”

  她眼神快速闪过一丝狠厉,没想到邢越找了柳家做靠山,他这是要回来争夺财产了。

  真正让人忌惮的不是柳家,而是柳家背后弯弯绕绕的势力,盘根错节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  所以柳家到现在都没人敢动,邢家这几件发展的越来越不好,万一柳家施压,他们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,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“邢越,你真的要和我们划清界限吗?连婚礼都不打算让我们出席?”她句句动之以情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,他的确不想让他们出席,他想和过去划开界限,如果他们出现在婚姻现场,当年的事恐怕又要重演。

  柳青提面无表情的说:“既然邢越父亲出事的时候,你们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,那现在你们也不是第一顺序出场的人。”

  她强烈表明,她的婚礼,她说了算,说不请就不请,怎么,还得强来啊,邢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,这么做不好吧。

  她见这次谈话没有谈拢,于是起身:“邢越,你好好考虑,我等你消息。”

  二太太回到车里,第一次用很凶的语气和儿子说话:“你赶紧给我回家。”

  柳青提站在门口,还以为她来会放什么大招,没想到只是来套近乎。

  她笑眼弯弯:“邢越,我先去上班了,你乖乖在家里等我。”

  她开车进公司,只见林觅坐在门口的等候区位置,眼睛一直看向门口。

  柳青提走过去:“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

  “在等邢少爷,说好今天来签合同的,到现在还没出现,不知道在干什么,打他电话又不接。”林觅摇摇头。

  她竟然在公司公然谈私下生意,柳青提警告道:“要是这件事被吴平知道,你还想不想干了?”

  “我已经弄了方案交给吴总,他同意了,公司新开拓的业务全权交给我,我现在是组长了。”林觅笑得一脸软萌,傻气。

  真没想到有一天,她也能当组长,还能招人。

  柳青提拍拍她肩膀:“那你好好干,有什么忙需要帮的,尽管找我。”

  午饭的时候,金娇月哭着来找她:“青提,森杰坠楼,医生说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  她双手握着咖啡杯,忍不住说道:“娇月,其实我们了解到的,林森杰真的不是什么好人,他连未婚妻都可以说抛弃就抛弃,怎么会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  “可是他跟我解释过,他们只是好朋友,没有别的感情。”金娇月认真的说。

  “如果他真的醒不过来,或许这就是命吧。”柳青提牵强的笑了下。

  金娇月捂住肚子:“青提,我饿了。”

  现在衡光医院被暂时查封,林森杰坠楼,有可能成为植物人,这人已经靠不住了。

  柳青提让林觅再点一份外卖,抬头却对上她直勾勾的眼神,柳青提把自己那份推到她面前:“我还没吃,你先吃吧。”

  “谢谢青提,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吗?”金娇月看着她,眼眸似乎在发光。

  她拿起咖啡喝了口:“恩,我去拿杯果汁给你。”

  林觅拎着外卖进公司,刚好看到她从会议室出来,林觅走过去:“学姐,这人怎么总是来这里蹭饭啊,自己没钱出去吃好的吗?非得跟我们蹭盒饭,我还真没见过这种人。”

  柳青提拿过她手里的带子:“这种话以后少说,尊重别人,嘴下留德。”

  她抿紧嘴唇点头: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  柳青提回到会议室,打开新的外卖,小口小口优雅的吃着。

  金娇月跟她吃完一顿饭,看她真的挺忙的,自己也没什么理由留在这里,于是便离开了。

  她忙完回到家里,四处都不见邢越,于是拨通他号码,手机通了,她下意识捂着胸口,瞬间就放心了。

  她肢体放轻松,朝厨房走出,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酸奶,边喝边走出来。

  邢越按下接听键:“我去医院一趟。”

  “哦,那你早点回来,我在家里等你。”柳青提知道他安全,就不再过问太多。

  邢越开车到医院,谭金耀在门口给他开门,还小心翼翼看向周围,确定没有记者埋伏才敢说话。

  “今天蒋庆云召集我们,说找到凶手了,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,过会儿警察就来了,快点找好位置看戏。”他朝邢越挥手,他走在前面,带着邢越溜进会客厅。

  蒋庆云坐在椅子上,看向在场的人,扭头朝身后的女秘书说了几句话,她点头,就出去了。

  门口响起警笛声,随后警察涌进来,蒋庆云笑着说:“这段时间感谢大家的配合,都在家里等着衡光度过这次危机,这次,我是带着凶手来见你们的。”

  女秘书带着章前程走进来,他低垂着脑袋,似乎害怕大家看着他。

  蒋庆云扭头严肃的质问:“你做了什么,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。”

  章前程继续低着脑袋:“是我推蒋副院长下去的,我对不起大家,我觉得蒋副院长坐这个位置更合适。”

  合适个屁,众人心里的话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,这话要是说出来,他们就玩完了。

  警察拿出手铐,拷在他手腕上:“跟我们回去一趟。”

  章前程突然挣脱控制,用力握住蒋庆云的手:“我家人是无辜的,看在我跟着您工作这么久的份上,别告诉我家人。”

  蒋庆云难过的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,你好好去认罪,等你出来,我请你喝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