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0章 植物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0章 植物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0章 植物人

  “好,乖女儿。”他忍不住擦了下眼泪,随后笑着说:“不说了,老板找我有事。”

  警察看到这幕有所动容,知道他包庇也实属无奈,他最近也刚当上父亲,责任一下子涌上脑门。

  “我会给你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  邢越从警察局走出来,袁绍团着急的问:“他是不是把所有罪揽在自己身上了?”

  “没有,他把事情交代出来了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袁绍团点头:“那就好,蒋庆云现在是彻底疯了,要是章前程把事情揽下来,简直就无法无天了。”

  随后警察从局里涌出来,他们有序的坐进车里,警笛声扬长而去。

  袁绍团知道,如果章前程把一切交代出来,意味着蒋庆云会被警察带走。

  回想起他们一起拜师学医,那种枯燥,相依为命,惺惺相惜的日子,最后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  邢越想到自己还有事做,于是立刻开车去医院,他走进章前程女儿的病房。

  他看了眼她的病例,是个棘手的病,但好在化疗效果还可以。

  章可可戴着帽子,脸色苍白,浑身无力依靠在枕头上,她虚弱的说: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你父亲的朋友,他去很远的地方工作,让我照看你。”邢越温柔的说。

  “我已经十三岁了,只是因为生病的原因,让我看上去像是几岁的孩子,我其实有预感,我父亲是不是出事了?他从来不会抛下我,去很远的地方工作。”

  因为她出生之后,母亲就跑了,从小她就和父亲相依为命,父亲和很疼她,几乎每天都会来医院看她。

  邢越盯着她,眼神掩了掩,很懂事的孩子,像极了他无依无靠那时候。

  可孩子毕竟是孩子,他淡笑:“没有,他只是调去远点的地方工作。”

  听到他这么说,她就放心了,如果父亲真的出了什么事,她宁可不治疗,都是她拖累了父亲。

  邢越拿着她病例去找她的主治医生,询问医生的治疗方案,同时说出自己的建议。

  他走出办公室,拿出手机打给岳汀:“给我点人。”

  之前少爷最不喜欢,他们带人上街,这次怎么突然向他要人,少爷是不是开始接受自己的身份了。

  “好,我给你派些靠谱的。”这些人不轻易离开他身边,只要做起事都是不要命的。

  邢越刚挂电话,就接到谭金耀的视频电话:“邢越,你快看,蒋庆云被警察抓了,都上拷了,这次肯定犯事儿,没那么容易出来。”

  “医院的股东全部来齐,还有前院长也到了,听说是重新选院长,我们都投老袁怎么样?”谭金耀兴奋的说。

  他跟了老袁那么久,要是老袁成功上位,他以后的前途肯定一片光明,想想都很亢奋。

  谭金耀等了很久,都没等到他吭声,不过似乎谭金耀也习惯他这种,他要是哪天发声,肯定堪比地球毁灭诧异。

  蒋庆云被带出医院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袁绍团刚从外面回来,他们撞了个迎面。

  他用力挣扎:“袁绍团,肯定是你在搞我,我是冤枉的,我冤枉。”

  他想冲到袁绍团面前问清楚,可惜却被警察摁住,袁绍团念着往日的情谊靠近他:“是不是冤枉,你进去就知道了,我们在一起拜师学医,我真没想到你最后会选择权利。”

  蒋庆云像发疯一样瞪大眼睛:“还好意思提拜师学医,师父偏心,他把毕生所学都交给你,而我呢,获得了什么,他跟我说,我不适合学医,劝我退出这行,凭什么,凭什么!”

  袁绍团认同的说道:“原来师父很早就有先见之明。”

  蒋庆云不甘心用力挣扎:“你以为我进去了,你就能稳坐院长这个位置了,老袁,我还真以为你对权利不感兴趣,可是做的这一切,最后受益的人,不就是你吗。”

  袁绍团转身,抬步坚定的走进医院,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,最后看清了眼前这个人,师父说的没错,蒋庆云不适合当医生。

  谭金耀询问:“邢越,你怎么出去那么久?高层要开会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现在。”邢越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股东会上,势力盘根错节,他们大家一致表示还是想让前院长回来主持大局,因为维持利益这块,他最熟练。

  但是院长知道,这个位置一旦选择退下来,再回去,除非有让人信服的理由。

  院长笑着说:“我到退休年龄了,我会选择和家人旅游,吃饭,陪伴孙子。”

  股东只好在现场找一个,会继续平衡这层利益关系的人,最后选定了袁绍团,毕竟是元老,又是高层,应该清楚他们这些人的利益。

  邢越赶回医院,袁绍团已经临危受命,坐上了院长的位置,在场掌声一片,全是对他的认可。

  这场上位会议结束,走廊里杂声一片:“之前我们那么捧林森杰,不知道老袁会不会记仇,万一容不下我们怎么办?”

  “不会的,我们好歹也在医院待了那么多年,老袁什么时候跟我们红过脸。”

  “还是得过且过,试着约老袁吃个饭,把误会化解下。”

  他们一致点头,觉得这个办法是目前最靠谱的。

  谭金耀像个孩子样,围绕在他身边:“老袁,一直以来我这么挺你,你是不是应该多多关照我啊?”

  “关照你?好啊,我肯定会多多关照你的,你看看你,来医院都多久了,整理病人的档案还是这么乱七八糟,你是想气死谁?”袁绍团追着他打。

  谭金耀抱住脑袋,拼命逃窜,最后躲到邢越身后,调皮的朝他吐舌头。

  袁绍团收敛表情,庄重的说:“邢越,今晚带上青提来我家吃饭。”

  “老袁,有那么多人想请你吃更好的,你只在家里吃那么单调?”谭金耀冒头。

  “那些人无非就是怕我为难他们,不管他们,我们吃我们的,今晚吃火锅怎么样?”袁绍团手臂搭在他们肩膀上。

  谭金耀高兴的说:“那我要多点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