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2章 睡不着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2章 睡不着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2章 睡不着

  袁绍团一副为他好的神情:“你不是总说,那些女生怎么总是看到邢越,看不见你吗,我总结了一下,可能是你不够优秀。”

  谭金耀一听,眼睛重现希望:“老袁,是不是我听你的,就能找到女朋友?”

  那也不一定,不过总是看着小子颓废下去,高不成低不就的,他就想着能不能一棒子矫正。

  于是袁绍团笃定的说:“那肯定的,只要你优秀,你不是有很多女生排队等着你来挑。”

  “那行,我去学。”谭金耀笑眯眯的说。

  邢越歪头询问,只要有她在的地方,他的眼睛就一直会在她身上,周围所有的人,不过是背景。

  “吃饱了吗?”

  柳青提点点头,她简直是吃撑了,不能再吃了,她还要保持身材。

  邢越拿了瓶酸奶递给她,她眼眸闪烁着满是幸福,她取出吸管戳进酸奶,看着他们在聊天,她安安静静的消食。

  他们闹了很久,谭金耀还有些耍酒疯,差点就在他家高歌一曲。

  袁绍团立刻捂住他嘴巴:“邢越,你负责把他送回去,我家果果要早睡,明天还要上学。”

  邢越没有答应,只是坐在位置上,小口喝着柠檬水。

  看在上次他帮忙应付田惜那个女人的份上,这活儿她接了,柳青提起身去扶他。

  谭金耀完全没意识的靠在她身上:“老袁,我告诉你,我还能喝,你别扒拉我,你,我说你。”他扭头手指晃悠的指着柳青提。

  柳青提一脸无语,他再这样,信不信她直接把他丢在这里。

  邢越看到有人在欺负她,立刻起身,扶着椅子步伐还算稳当的走到她身后,大家都看着,原以为他是来帮忙的,没想到他脑袋轻轻靠在她肩膀上。

  “青提,我们回家。”他眼皮微垂,纤长睫毛投下的投影,定格在眼窝上,形成好看的贝壳形状。

  柳青提只觉肩膀一陷,身上重量又加了不少,她吃力的说:“邢越,你干嘛,你好重啊。”

  邢越迷糊的说:“我们回家。”

  诶诶,他们来的时候是三个人,怎么走的时候,像是只有她一个人,剩余两个人长在她身上了。

  袁绍团看着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开口:“要不然,你们今晚在我这儿住下,果果,去收拾房间。”

  袁果果高兴的又蹦又跳:“要不然,柳姐姐今晚跟我睡吧。”

  柳青提犹豫了下:“我没带换洗的衣服,要不然,我还是和邢越先回去,谭金耀今晚就住在这里。”

  袁果果挽住她的手臂,亲昵的说:“你想要什么洗漱用品我都有,卸妆液,洗面奶,面膜,我还有新买的睡衣。”

  她这么热情,搞得柳青提都不好拒绝,礼貌性的微笑:“那好吧。”

  袁果果主动收拾自己房间,然后把她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。

  柳青提洗完澡,掀开被子坐在她床上,袁果果兴奋的凑近:“柳姐姐,你知道吗,我一直想要个姐姐,可惜我是独生子女,体会不到有兄弟姐妹的快乐。”

  柳青提淡淡的说:“我也是。”但她一点都不羡慕别人家有兄弟姐妹,因为她有很多靠谱的朋友。

  袁果果兴奋的看向她:“柳姐姐,你可以当我姐姐吗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“我看过你比赛的视频,以后我也是有姐姐的人,而且特别优秀。”袁果果说着满满的自豪感。

  柳青提躺下,拉起被子,侧身躺着,没有邢越在身边,好像有点睡不着。

  袁果果伸手放在她腰上,她浑身僵住,适应之后,也不再抗拒。

  袁果果不停地说着她小时候的事,逐渐的,她声音越来越迷糊,柳青提侧头看了眼,发现她睡着了。

  她试了很久,还是睡不着,于是起身,想去厨房弄罐酒喝,当她轻手轻脚走出房间时,就看到有个黑影,在客厅偷偷摸摸的。

  她放轻脚步,慢慢朝那黑影靠近,她伸手抓住那人的肩膀,直接翻转,来个过肩摔。

  那人像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,骨头撞向地板,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
  柳青提打开客厅的灯,看到倒在地上的人,竟是邢越,她立刻走过去将他扶起。

  “邢越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邢越本来脑袋还有些晕,被她这么一摔,彻底清醒了。

  他揉着手臂:“睡不着。”

  谭金耀这个人,睡觉磨牙打呼噜,还爱乱动,他本来有酒精麻痹,睡得挺好的,被谭金耀硬生生吵醒了。

  “我也是。”柳青提伸手搂着他。

  客厅发出巨大的响声,屋里进入梦乡的人,磨蹭了下,才打开房门出来。

  这时四周的灯突然打开,就看到他们相拥的画面,这大晚上的,是不是有些虐。

  他们长期处于黑暗的环境,突然开灯,他们的眼睛有些受不了,邢越的第一反应不是伸手先给自己挡,而是将她摁进怀里,用身体给她挡住光线。

  柳青提将头埋进他怀里,眼睛适应了光线,她轻轻推开他,就发现身后很多人参观。

  袁果果为缓解局面尴尬,打起了哈欠,拉着父亲回房间,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  她双手捂住脸:“邢越,好尴尬啊,我还是回家了。”

  邢越拉住她的手:“外面冷,你就穿这样?”

  柳青提低头看了眼,才想起自己的衣服还落在果果房间洗手间里,于是猫着身溜进房间。

  她换上自己的衣服,离开房间,邢越俯身拉上她的外套,牵着她的手走出去。

  他们站在风中,半夜的冷风不似白天那么温柔,它似一把锋利的刀,不停的剐蹭,她脸颊生疼。

  她拿出钥匙,朝路边走去,找到自己的车,坐进去立刻开暖气,感觉暖和许多,才启动车子。

  回到家里,她躺在沙发上,朝他招招手,邢越侧身躺下,双手抱住她,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他们靠的很近,很贴,是那种没有距离的,只要动一下,就能触碰到彼此。

  邢越吻上她额头:“青提。”

  “嗯?”她声音酥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