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3章 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3章 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3章 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

  邢越手搂上她的腰,沙哑、慵懒,充满磁性的嗓音,在她耳边响起:“再睡一会儿。”他手抚摸着她后背的线条。

  她感觉有点痒,忍不住躲,动作幅度越来越大,一不小心,就把邢越挤出沙发。

  他躺在地毯上,她低头查看:“邢越,你没事吧?”

  他伸手将她拽下来,双手抱住她,闭上眼睛:“这里宽。”

  柳青提眼睛朝上看,打量他,这人是不是有耍流氓了?可惜她没掌握证据。

  次日,邢越来到医院,袁绍团特地将他们叫到会议室:“我们来说说关于林森杰的问题,他自从坠楼后,就一直住在医院,我们也尝试联系过他的家人,可他的家人早就不在了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  谭金耀每次想到林森杰找混混揍他,他心里就莫名的窝火,这种人死了更加好。

  “老袁,医院又不是慈善,他在这里赖了这么久,要是一直不醒,我们岂不是得管一辈子?”谭金耀愤愤的说。

  “他是我们的同事。”袁绍团提醒。

  每届院长上任,总是伴随话题性,他们的一举一动,可以说被人盯着,要是现在落井下石,会显得他小心眼。

  但林森杰这件事,必须要解决,不然董事会那些人会不停地找他谈话。

  邢越板着脸说:“可以申请医院的特困补助。”或许能让他在医院住的更久。

  袁绍团也不打算瞒着他们:“董事会的意思,是想把他清走,但又要找个很好的借口,让他离开医院。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,懂事会那些人未免太不讲情意,好歹他也是副院长。

  谭金耀表现出来是高兴的,他这种人就配这种下场,活该。

  袁绍团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于是解释道:“林森杰是蒋庆云一手捧上来的,董事会担心他和蒋庆云不只是同事关系,继续留在这里治疗,如果有一天苏醒,会对医院不利。”

  邢越激动的起身:“医生只为治病救人,如果面前的是杀人犯,难道我们就不救了吗?”他质问,他不苟同他们的所作所为。

  袁绍团忍不住叹了口气,能在这个位置上的人,多少已经身不由己了。

  “这些都是董事会的决定,叫你们来,是想问问,你们有什么好的法子。”

  谭金耀忍不住摩拳擦掌,论损,他肯定是专业的:“对外就说,我们给他找好疗伤的去处,实际上就把他丢到一个地方,任由他自生自灭。”

  袁绍团抬头自己看了他两眼,他虽然平时不着调,但是就这件事出起方法来,倒是靠谱的。

  他知道邢越不会同意这件事,于是开口:“这件事我会仔细想想,邢越,你先回去,我还有话跟金耀说。”

  邢越点头,转身离开办公室,坐回椅子上,越想越不对劲,他立刻跑出去着急的摁了摁电梯。

  他来到住院部,推开门,看到他们两个果然在里面,他冲过去:“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。”

  袁绍团拍拍他肩膀: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谭金耀站在他们身边:“因为他有人管了。”

  覃彩凤打了盆热水进来,看到他们两个还在里面,好奇询问:“你们还有事吗?”

  “没事,没事,我们这就走。”谭金耀推着他们出门。

  谭金耀面对邢越质疑的眼神,心想这件事,是他们不对,他们不应该瞒着他偷偷操作,他们三人说好是一个团队的,就要有团队精神。

  于是他主动解释:“在我们还没到这里之前,这个女的呢,就一直在照顾他了,并且主动承担医药费,只要能让他醒,她什么都可以做。”

  袁绍团觉得他讲的不错,任何细节都没漏,袁绍团肯定的点头,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做。

  谭金耀忍不住惋惜道:“也不知道这个林森杰到底是什么命,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的女生,之前他不是搞劈腿吗,这,这女的都能原谅,真不知道这女的在想什么,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。”

  袁绍团手搭上他肩膀:“就算全天下男人都死绝了,她不是也没选你吗。”

  谭金耀一听,立刻追在他身后跑:“老袁,你这话真的有点伤人了。”

  袁绍团上任一星期,把医院打理井井有条,比上两任院长做事还要妥当,一时间他成为医院所有人追捧的对象。

  可与其同时林森杰突然醒过来,面对这样的结果,他很不甘心,院长的位置,是他和蒋庆云在竞选,蒋庆云进去了,这院长的位置不是应该轮到他吗。

  他立刻换上衣服要求出院,他必须去董事会面前要个说法,覃彩凤却抓住他的手哀求道:“森杰,过去的事,就让他过去吧,我们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好吗?”

  林森杰直接甩手:“你根本不明白,我这人早就输不起了,还有,我不是跟你分手了吗,你还来做什么?”

  他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手机,拨通金娇月的电话号码,她看到上面的备注,嫉妒得要发疯。

  覃彩凤控制不住自己,伸手拍掉他手机,将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。

  她拍着胸口歇斯底里的吼着:“在你昏迷这段时间,是我一直守在你床前等你醒来,这个叫金娇月的一次都没来过,你现在醒来,竟然第一个想告诉的人,竟然是她,林森杰,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,你这么对我,你就不会有一丝丝内疚吗?”

  林森杰手愣住,满脑子都在想着,他昏迷的事情应该闹得很大,她难道不知道吗?还是说他不够努力,让她没有上心。

  他回过神,就留意到耳边一直有人在叨叨叨,他用力甩开她:“你怎么还不明白,蠢女人,我跟你在一起,你什么都帮不了我,而她可以。”

  覃彩凤热泪盈眶:“是,我什么都帮不了你,而这个女人可以给你,你想要的一切,林森杰,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她拿起包转身跑出病房,为了这么一个男人,真的不值得,她太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