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4章 我想知道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4章 我想知道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4章 我想知道

  林森杰着急的坐在床边,继续拨通她的号码,金娇月从工厂出来,摘下口罩,看到备注,整个人愣住,随后按下接听键。

  “娇月,是我,我醒来了,你在哪里,我要见你。”

  金娇月看了眼时间说:“今天太晚了,进城不太方便,改天吧。”

  “那,那我去找你,你等我。”林森杰现在最想见到的人,只有她。

  金娇月连忙说:“我今天挺忙的,而且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非要见面的地步。”她说完直接挂断电话,一丁点余地都不给他留。

  林森杰盯着手机发呆了很久,便直接坐电梯去院长办公室,他手指轻点着桌面,留恋的抚摸着这张象征权利的桌子。

  袁绍团拿着文件进来,坐在椅子上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打量袁绍团:“老袁,这个位置是不是坐的很舒服?”

  他屁股重重坐了几下:“还可以。”

  林森杰看到他的工作,以为他是在挑衅,心里的愤怒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:“这个位置原本就是我的,根本轮不到你。”

  袁绍团双手交叉放在桌前:“你想去董事会找那帮人?我想,我应该早就告诉过你,副院长这个位置不是什么人都能爬上的,你的副院长是蒋庆云指点给的,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,我应该不用明说吧?”

  他一直以为他的副院长职位,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和阅历得来的,没想到,到头来确是蒋庆云的一句话,原来蒋庆云提拔他,就是见他在医院根基未深,很好控制,关键时候还可以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解决掉他,医院也不会有人说什么。

  医院这里他是彻底待不下去了,他只能另找工作,以他的学历,再加上阅历,应该也会有不错的医院要他,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。

  林森杰握紧拳头,转身,步伐沉重的朝门口走去。

  袁绍团盯着他的背影,开口:“如果你还想做一名医生,合格的医生,你就可以留下来,跟邢越一起,我们一起为病人做点事。”

  林森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扭头,不确定的问:“你,你是在问我吗?”

  “当然,或者你有更好的去处,你留下来职位不变,但是你不能做损害病人利益的事情,比如阿独。”袁绍团举出例子警告。

  “自从你把阿独挤出这个项目,确实为医院带来可观的效益,但是也有很多老顾客反馈,药效是远不如以前了。”袁绍团拿出一份文件,放到他面前。

  所以他独占这个药膏,也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,反而越做越差劲。

  袁绍团朝门口喊:“阿独,进来吧,以后你们就是同事,好好相处。”

  他们下班,一起走出医院,大家说好要吃个团结饭,争取以后把医院弄得更好,他们一出门就看到柳青提。

  谭金耀起哄:“邢越,你媳妇儿找,你不能这就被拐跑了啊,我们这些人还等你回来一起喝酒呢!”

  邢越面无表情朝她走过去,站在她面前时,原本掀不起任何波澜的情绪,慢慢变得热烈,眼眸也变得柔和。

  “说好,今晚要聚餐。”他推不开。

  柳青提挽起他手臂:“是老袁请客吗?”

  邢越应了声,她拉着他高兴的朝那一堆人走过去:“什么时候跟老袁那么见外,老袁,既然是你请客,介意多副碗筷吗?”

  袁绍团笑着说:“都是自己人,还说什么介不介意的,走吧,我开车到前面,你们在后面跟着。”

  谭金耀跑过去,勾搭院长大人的肩膀:“老袁,你等等我,我只想坐你的车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站在路边的人:“陪我也是开车过来的,要不然,我接人过去?”

  邢越站在她身后,眼神质问她,她想接谁过去?除了他,谁都不可以。

  他从口袋掏出钥匙递给林森杰:“接人跟上。”

  林森杰神情错愕接过,之前他们还闹得水火不容,没想到跟同一个做事之后,反而和谐了许多。

  柳青提启动车子:“邢越,你这边的事情忙完了吗?我们要回去结婚了。”

  邢越应了声,眼神肯定的看向她,这辈子,他们都非彼此不可。

  这时他手机铃声响起,他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:“什么?好,我马上来。”

  柳青提了解到吕敬华出事了,目前在医院,于是车子偏离轨道,朝反方向开去。

  谭金耀透过后视镜看到柳青提的车没有跟上来,嘴里嘟囔着:“他们这是去哪里,怎么没跟上来。”

  袁绍团扭头看了眼:“是啊,邢越他们去哪里了?”

  谭金耀靠在车椅上,一副大爷的姿势,拿出手机,拨通邢越的电话号码,可邢越竟然拒绝接听了,随后柳青提发来一段语音。

  “我们临时有事,暂时就不去了,下次,我们请客。”

  他们奔跑在医院的走廊上,看到岳汀笔直的站在门口等候,他走过去质问:“他只是个病人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也想找出你父母的死因,我查出吕敬华有隐瞒的部分,一直以来,有人在幕后帮吕敬华隐去痕迹,而且这个人一定是高手,要想知道全部的真相,就要让他开口。”岳汀冷冰冰的说。

  他说的每个字,就像是一个冷血杀手,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温度,唯一能让他整个人沸腾起来,只有不停地伤害别人。

  邢越淡定的说道:“他让我们别再查下去,结果未必是我们能承受的。”

  “所以,你就要放弃了,你不再去管你父母到底是被谁害死的。”岳汀质问。

  “我想知道,但,我不会像你这么极端,他只是个失忆老人,问不出什么。”邢越劝阻。

  正当他们还为这件事争吵不休的时候,医生走出来:“谁是病人的家属?”

  柳青提走上前:“我是。”

  “病人没什么问题,只是受刺激暂时昏迷,等醒来就可以出院了,去办理缴费吧。”医生递给她收费单。

  柳青提接过看了眼,直接扫上面的二维码,在线缴费,她看向堵在门口的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