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5章 少爷看不上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5章 少爷看不上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5章 少爷看不上

  她伸手扒开他们,侧身让护士推着病床出来,她不好意思的说:“抱歉啊。”

  护士看了他们几眼,继续推人去病房,柳青提看向杵的跟电线杆似的两人。

  “你们走不走?”

  他们就像两个闹脾气的小朋友,默契的谁都不理谁,见这两人没一个说话的,于是她开口:“行,你们不走,我走,我去看看吕律师。”

  邢越盯着他:“吕律师已经没有亲人了。”他孤苦无依,如果真的要隐瞒什么,那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。

  柳青提见床上的人还在昏睡,那两人又指望不上,于是起身出门买点吃的,才出门十几分钟,回来的时候,病房里竟然没有人。

  她立刻拿出手机:“邢越,吕律师不见了。”

  过了会儿,那两人跑回来,邢越手摸过病床:“还有温度,他刚走不久。”

  柳青提着急的说:“那我们分开找。”

  岳汀淡淡的说:“不用找了,我在他身上装了定位。”他拿出手机,看到目标红点在移动,才几分钟时间,吕敬华竟然走挺远了。

  他们三人快速上车,跟着吕敬华动,车子停在一家餐厅门口,他们看到吕敬华坐在落地窗的位置。

  岳汀查看附近地形,根据经验分析:“这里地处偏僻,生意根本做不了,他肯定是和接头人见面。”

  他推开车门,率先下车,邢越紧跟而上:“别伤害他,他已经没有家人了。”

  岳汀扯了下衣角:“知道!”

  他挥手示意,让保镖先进去控场,该封锁就封锁,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。

  紧接着,有个穿着很随意的中年男子,坐在吕敬华的对面,他们好像在聊些什么,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叙旧。

  岳汀站在餐厅门口,保镖上前开门,他抬步走进去:“两位,在聊些什么呢,介意一起聊聊吗?”

 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,刻意压低声音:“你还带人过来了。”

  吕敬华看向岳汀,一脸陌生,他彻底不记得岳汀:“我不认识他们。”

  “吕敬华,原以为你做事靠谱,没想到这几年做事越来越不行了,这些人不是你带来,怎么会找到这里。”他冷冷的说。

  岳汀摁住他肩膀:“他脑子有病,你跟他扯,不如跟我说,说吧,这些年,你到底在帮邢先生隐瞒什么。”

  中年男子忍不住皱起眉头,觉得这声音很熟悉,他转过身,他们四目相对,岳汀很激动的抱住他:“老六,你不是在那场车祸死了吗?”

  老六不知道该说什么,此时他双目闪烁着泪花,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他们了,没想到他还能归队。

  “队长,老六报道。”他身体站的笔直,给岳汀敬礼。

  岳汀双手拍打着他的手臂:“这几年没有松懈锻炼,还是一样的结实,老六。”岳汀声音带着丝哽咽。

  “我怎么就没想到,有能力隐去一个人痕迹的,除了是你,还能是谁,熟悉我的调查手段,能力在普遍黑客以上,只是我没敢往这方面想。”

  他们坐下来之后,老六端水给大家,看到邢越时,忍不住感叹:“没想到少爷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  老六坐在椅子上,将往事缓缓说出:“当年邢先生似乎知道自己会身陷危险,于是就让我假死,秘密在背后为他做点事,这一晃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。”

  “那你也不能隐瞒我们啊。”岳汀气愤的说。

  “当时各方势力那么乱,我要是出现,那人肯定能猜出邢先生的想法。”他不能冒险,所以一直躲在这里暗中操作。

  “老六,你知道邢先生真正的死因吗?”岳汀询问。

  老六犹豫了下,还是摇头了:“具体我不是很清楚,我只知道,邢先生的死不是意外,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,老大,别再查下去了,过去那些人已经对我们构不成威胁,我们不应该揪着这件事不放。”

  “可我不会原谅害死邢先生的人。”岳汀愤怒的说着。

  老六着急的说:“老大,邢先生生前最重视家人,他一定不希望看到这幕发生。”

  岳汀从他话里听出了关键信息:“老六,你什么意思,你是说害死邢先生的人,是他的家人吗?”

  老六避而不谈:“老大,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,今晚一定要好好喝一杯,这个是少夫人?初次见面,也没什么见面礼,要不然你想要什么商业机密,我可以帮你偷出来。”

  柳青提一阵紧张:“违法犯罪的事情,我可不做。”

  岳汀见他不想谈,也不好再继续逼问,于是笑着说道:“我这个兄弟,是高科技人才,只要他说得出,就能做到,而且不留一丝把柄。”

  “那也不太好,还是尊重商业的游戏规则,良心竞争。”柳青提拿起杯子抿了口水。

  老六看向他们:“少爷是接管公司了吗?”

  岳汀放下杯子说:“是接管了,但是接管的是医院,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公司,少爷看不上。”

  邢越陷入沉思,能让父亲拼死保护的亲人,应该就是爷爷,还有三叔。

  难道吕敬华让他不要再查下去,因为结果不是他能承受的,意思就是如果这件事被翻出来,他真的会失去所有亲人。

  柳青提见大家问了他那么多遍,他都没什么反应,于是手肘碰了下他腰。

  他猛然回神,所有心思都在她身上:“怎么了?”

  这话应该是他们问他,他到底怎么了,心不在焉的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吃什么都可以,我们不挑食。”

  他们一起吃了个饭,就回公寓,他们朝公寓门口走去的时候,草坪突然蹿出个黑影,一把锋利的小刀,就架在她脖子上。

  “你应该下去陪我儿子的,毕竟我儿子这么喜欢你。”

  邢越看到紧张的说:“庭豪竹,你先把刀放下,有什么话好好说。”

  柳青提反倒比较冷静,还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阵阵恶臭:“庭总,我说过很多次,你儿子的死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你最近也过得不是很好吧,你杀了我,我父亲警察都不会放过你,你这么做图什么?你无非就想要儿子,现在科技那么发达,只要你有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