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6章 庭总,今天没带保镖出行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6章 庭总,今天没带保镖出行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6章 庭总,今天没带保镖出行?

  庭豪竹握刀的手犹豫住了,随后情绪变得更加激动:“你在侮辱我。”

  柳青提深呼吸,他这才听出来啊,一个儿子已经是这种人品了,再多一个,指不定养活了,去祸害更多人。

  她白色平底鞋狠狠踩在他脚上,手快速的摁住他手背上的穴位,他手里的刀顿时握不住,落在了地面上。

  柳青提抓住他手臂,将他摁在地面上,警惕的看向周围:“庭总,今天没带保镖出行?”

  “对付你这种小丫头,我一个就可以,你杀了我吧。”庭豪竹突然的哀求。

  她有些动容的松开手,蹲下身打量他:“庭叔叔,你走吧,我对你没有恶意,对你的儿子更是,我真的没杀他。”

  庭豪竹一听她要放了他,激动的站起来,忍着疼痛捡起地上的刀,怒斥:“不行,你今天必须杀了我。”

  柳青提身体后退,有些怀疑的看向周围,还有人有这么奇怪的理由。

  他威胁道:“只要我还活着,我就不会放过你,你最好杀了我。”

  邢越握紧拳头,指尖一片冰凉,不停地刺激他手心,他手颤抖着,想起车内的窒息,他脚步控制不住上前。

  他抢过庭豪竹手上的刀,一步步向庭豪竹靠近,庭豪竹后退:"不行,必须是柳青提杀了我,你,你不能杀我。"

  柳青提歪着脑袋打量,这两人又在搞什么,不是,邢越不会为了她去杀人吧,今天庭豪竹这么反常,肯定是有问题的,这就是个陷阱。

  她上前握住他的手:“邢越,不要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邢越眼眸逐渐恢复清醒,心里全是疑问,为什么,他父亲不争不抢,为什么三叔不肯放过父亲,非要赶尽杀绝,难道人命在这些人眼里,只是微不足道的说杀就杀。

  柳青提不停的在他身旁说着:“不要,邢越,不要,为了这种人不值得,你要是动手,你的人生就全完了。”

  邢越将她的话听进去,手上的刀突然落在地面上,她用力拉着他,朝公寓大门走去。

  直到门卡门锁死,她隔着那扇玻璃门,深深看了他一眼,这个庭豪竹到底在搞什么。

  躲在草坪里他的心腹拿着相机走出来:“老爷,这个柳青提根本不上当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庭豪竹眼睛闪过一丝狠厉:“既然她这么在意邢越,那就毁了他。”

  他们坐在沙发上,她递给他一杯温水,屋子里的暖气,让他们肢体放松。

  “邢越,你刚才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吓唬他而已。”邢越掩去刚才的情绪。

  在她心里,邢越一直都是纯净的大男孩,这种杀人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会做,所以他这么说,她就信了。

  她拉起他手臂,窝进他怀里,找到个舒服的姿势躺下:“邢越,下次就不要这样,要是对方不是有意让他抢刀,你会受伤的,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,我可以自己解决。”

  邢越抚摸她后背的弧度,心不在焉的应了声,他们洗漱后,就一起上床睡觉。

  次日,他刚到医院,就接到陌生号码:“想要你父亲出事的监控,就来这个地址找我。”

  邢越低吼着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却发现对方挂断了电话,邢越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所以他会看到肇事司机,根据肇事司机的口供,他能拿到三叔犯罪的事实,这样的结果真的不是他想要的。

  但这个是他苦苦追寻十几年的真相,现在就摆在眼前,他真的要放弃吗?

  袁绍团走进科室:“邢越、林森杰,陪我到外地开会。”

  林森杰积极的站起来:“我收拾下就可以出发。”

  原以为他当这个副院长,只是个摆设,没想到这个袁绍团真的不计前嫌,干什么都带上他和邢越。

  这一次,他是真正能感受到,他和邢越是平等的。

  邢越站起来:“老袁,我突然有点事要出去一趟。”

  袁绍团盯着他急匆匆的身影,不理解的说:“有什么要紧的事啊?”

  邢越立刻开车到他给的地址,发现是栋废弃的楼,他找到楼梯上去,一层层的找。

  到最顶层的时候,他看到有个人坐在躺椅上,他谨慎的走过去。

  他站在那人面前,发现庭豪竹脸色苍白,胸口还在不停的往外冒血。

 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,堵住庭豪竹的伤口:“你怎么样,还有意识吗?我现在就叫救护车。”

  他拿出手机的时候,只听到楼下响起警笛声,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庭豪竹嘴角扬起笑意,心里想着终于,解脱了……他手突然垂落。

  他的心腹带着人冲上去,抱起庭豪竹快速往楼下冲,他已经很快了,老爷,再撑一会儿。

  警察站在他面前:“邢医生,你涉嫌故意杀人,请跟我走一趟。”

  邢越手里沾满血的外套,从手心滑落,他手腕被拷上,被人推着往前走。

  他满脑子突然浮现青提的模样,他张口:“我没有杀人。”

  柳青提很快接到电话,开车赶到警察局,她慌张的说:“邢越,邢越怎么会杀人?你们一定是弄错了。”

  庭豪竹被送到医院,已经不治身亡,他的心腹内疚的蹲在墙角痛哭,处理好老爷的后事,他拦了辆出租车到警局。

  他双眼充满愤怒,是这些人让老爷没有了家,所以才一心求死。

  他气愤的指着邢越:“是他杀了我老爷,我老爷约他见面,就是要告诉他,一桩陈年旧事,可没想到他恼怒,杀了我家老爷,老爷叫我去报警,等我带警察赶到,老爷已经死了。”

  柳青提就说昨晚庭豪竹怎么这么反常,原来陷阱早就挖好了,不是她跳进去,就是邢越。

  她冷静的说: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人是邢越杀的?我还说,邢越赶到的时候,人就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刀上肯定有邢越的指纹,我是看着他杀人的。”心腹瞪大眼睛,话语充满可信度。

  柳青提看到那把作案工具,不就是昨晚那把刀吗,昨晚邢越确实拿过这把刀,上面有他的指纹,太正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