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7章 录音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7章 录音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7章 录音

  可以,非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柳青提转身:“那警察同志,我也要报案,昨晚庭豪竹一个人拿刀架我脖子上,我们就站在监控底下,看的一清二楚。”

  警察立刻调取她家楼下的监控,高清,拉近,放大,都能看到她包是什么牌子的。

  警察一下子就发现庭豪竹手里的那把刀,和杀死他的凶器是同一把,随后就看到邢越抢过那把刀,可邢越没有对他动手,跟着他们两人就回去了。

  之后这个人从草坪走出来,用戴着手套的手,捡起地上的到刀,放进袋子里,他们一起离开。

  “我们有理由怀疑,你们是制造一起杀人案嫁祸他人。”

  心腹勃然大怒:“这,这怎么是我们制造的呢,明明是我看到邢越动手的,就是他杀了我家老爷,警察同志,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。”

  老爷已经死了,他必须完成老爷生前的遗愿,把邢越送进去,让柳青提余生都过的不顺心。

  柳青提讽刺的笑了下,转身对警察同志说:“请问,我可以带我未婚夫离开吗?”

  “这案子还在调查中,邢越只能保释在家,手机二十小时开机,”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明白。”

  她开车回到家里,她打开柜子找出一套休闲服,递给他:“邢越,去洗个澡驱驱邪。”

  邢越接过衣服,去洗手间,很快水声落下,顺着他身体的线条滑落,他伸手捋了下头发,平视前方的墙壁。

  所以说庭豪竹根本不知道当年的事情,庭豪竹只是用这个理由引他出来,目的就是为了报复青提。

  他大意了,差点连累青提,邢越关掉水,穿上衣服走出洗手间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发尖还滴着水,走过去拉开柜子,从里面拿出干毛巾,踮起脚尖给他擦拭头发:“你怎么没擦干头发就出来啊?”

  邢越张开手臂抱住她,用尽全力:“对不起。”

  柳青提双手贴紧他宽大的后背:“你对不起的不是我,是你自己,你暂时吊销医生执照,你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  他抿紧嘴唇,医生执照比起她来说,根本微不足道。

  柳青提晃着手臂:“不过好在你是出来了,我去超市买点东西,今晚好好庆祝下。”

  邢越牵过她的手,和她十指相扣:“你知道怎么买?”

 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以前都是回到家直接就有吃,超市这种地方,她也只是去逛零食区,基本没去过鲜活区域。

  他无奈的说:“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即便保释在家,还是会有警察监视,如果他们总是在意,可能日子都过的不太好,倒不如放开些该吃该喝。

  他们正在逛鲜活区,一堆堆鲜红的物体摆在专柜里,他们挑挑拣拣,选出满意的食物。

  正当他们专注今天晚上吃什么时,突然身后被不明液体泼了一身,柳青提转身想呵斥,邢越却闻到这液体的味道有点熟悉。

  她刚要转身,就看到庭豪竹的心腹拿着喷枪对准他们,她眼疾手快,将他扑倒一边,他们躲到冰柜后面。

  邢越冷静的说:“这里有后门,我们得赶紧把衣服脱掉,不然门口随手丢弃的烟头,都可能成为我们致命的终点。”

  柳青提伸手闻了下液体,还真是的汽油,这个庭豪竹死了,还不让他们好好活着,真是够阴的。

  警察看到里面的顾客不停的朝外跑,发现出事了,拔枪往里冲,把那人控制住带回警局。

  他们回到家里赶紧清洗头发上的汽油,他们站在洗漱台前,看着镜子里的对方,相视而笑。

  柳青提身体倚着桌面:“邢医生,今晚没有满汉全席,但是我有存货,走起?”

  邢越点头,顺手把他们的毛巾挂好,柳青提把香薰点上,然后关上灯:“虽然没有美味的食物,但环境还是可以骗骗人的,感觉时间差不多了,吃吧!”

  他们撕开泡面的盖子,用叉子往里搅拌,然后小口吃起来。

  柳青提吃的差不多,擦了下嘴唇,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酸奶:“我明天要出差,推不掉,所以就拜托邢医生,管住自己的腿,不要到处乱跑,不然,你遇到危险,我可能赶不回来。”

  “去多久?”

  “明天去,后天回。”柳青提微笑。

  她出差那天,在酒店用手机一直在和张军浩聊纪家和吕敬华的事情,张军浩说想到办法,可以炸出这两人有什么秘密,她也很期待,就没再管,一心想着回家。

  她把行李箱推进家里,邢越接过,帮她整理行李箱,将里面的东西归位。

  柳青提倒了杯水倚在门口,看着他的背影,幸福的笑着。

  她撒娇着:“邢越,我想洗澡,你帮我拿套衣服出来。”

  邢越随手拿了套给她,紧接着水声落下,他无意抬头,看到她手机一直亮着。

  等他走过去,手机黑屏了,他后退,准备收拾衣服的时候,却看到张军浩给她发的信息。

  “你让我调查的事情,我有消息了,你快接视频电话,有料到,迟些你只能看视频了。”

  随后视频电话打来,邢越蜷缩着拳头,她还和张军浩有联系,他们到底在调查什么。

  他实在太过好奇,点开了视频,只见纪叔和阿姨站在,站在他父亲的墓碑面前,嘴巴好像在说些什么。

  他们认识他父母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他怎么不知道。

  紧接着他们转身面对镜头,随后离开。

  过了会儿,张军浩发开另外一段视频,他点开,没有画面,更像是录音。

  可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,他立刻把录音转发给自己,然后删去他们刚才通话的痕迹,弄完所有,他蹲下身继续整理她的衣服。

  柳青提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:“晚上吃点什么?”

  “我去买。”邢越温柔的说。

  刚好她也有些累了,想睡一会儿,于是便点头,拿着手机掀开被子躺下。

  邢越下意识看向她手里的手机,好像没有发现什么,他把行李箱合起,塞进柜子里便出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