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8章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8章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8章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

  邢越坐在小区的公园里,戴上耳机,生怕漏掉录音里任何内容。

  “邢先生,当年,我们不是故意撞你们的,在医院的时候,一看你们就是有钱人,我们自知死都不够抵罪,怪就怪我这张嘴,当时怎么就和老纪吵起来了。

  我们一辈子都吵吵闹闹的,那条路我们也走过很多趟,一直都没出现什么问题,可就刚好那天,我们真不是故意的,这些年,我们也按照吕律师的意思,用心照顾邢越。

  您泉下有知就放过我们吧,老纪现在都成这样了,我们家已经得到报应,求求你们了。”元雅华不停的叩拜,模样似乎是吓得不轻。

  老纪在一旁呵斥:“不是说这些事,要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吗,你怎么拿出来说了。”

  元雅华感觉周围阴森森的,似乎有人在暗处盯着他们,她咽了下口水:“我,我也不想说,这不是邢先生来找我们了吗,这不说也不可以了。”

  老纪扭头看到周围没有人,才放心,语气也跟着软下来:“好了,以后不要再说这件事,回家吧。”

  邢越听到,忍不住握紧拳头,原来这才是吕律师说的,查到了也未必是他能承受的结果。

  造成他无父无母,没有亲人的凶手,一直就在他身边,他们好朝夕相处这么多年。

  他拿出车钥匙开车到养老院,用尽全身力气,推开吕敬华的房间门。

  吕敬华今天的情况好很多,他抬头看到,对着邢越笑:“过来,这是我和护士拿的一些糕点,味道很不错。”

  邢越用力握紧拳头:“为什么,纪家就是杀人凶手,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  吕敬华浑身一震,他,他都知道了,是谁告诉他的吗?那些人不是都答应,一辈子不说这件事。

  既然邢越能来这里找他,那就说明邢越拿到了证据,特地跑来这里质问他。

  “当年你父亲因为继承权的事,和你三叔大吵,他们不是因为两个都想当继承人吵,而是你爷爷要将公司交给你父亲,只留了部分钱给你三叔。

  本以为等你父亲上任,一切都尘埃落定,你三叔也会认命,可没想到他小动作越来越多,甚至还跑去威胁你父亲,如果不退位,只有死。

  你父亲担心他丧失理智,已经完全疯了,所以赶紧把事情处理好,只是还没等他安排妥当,你们一家人就出车祸了。

  你父亲知道纪家是无辜的,不是你三叔安排的人,于是就把你交给他们照顾,只求一个平安,命令我和老六在背后保护你。”吕敬华将所有的事和盘托出。

  邢越气愤的说:“所以我一直找不到肇事者,就是因为你们删去了所有痕迹,我变成了瞎子,聋子,被你们蒙在鼓里。”

  吕敬华起身劝道:“你父亲也是为你好,他把你交给纪家,是想平息你心里的怨恨。”冤冤相报何时了,放下仇恨,他会过得更开心。”

  “别说什么为我好的话,我恶心。”邢越歇斯底里的怒吼。

  路过的护士听到里面有争吵的声音,推开门提醒:“这里都是老人,需要静养,小声点。”

  吕敬华没想到他和纪家相处整整十年,却仍没有平息他心里的怒火:“邢越,这一切都是你父亲的安排。”

  他们只是执行,按照邢先生的意思,一步步的执行,直到他安然结婚,他们才自由了。

  邢越愤怒的说:“这一切只是你们自以为的好。”

  他说完后,直接夺门而去,开车彻底离开……

  柳青提一觉睡醒,伸了伸懒腰,打开房间灯,看到外面黑乎乎的,邢越不是说去买菜吗,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,她拿出手机打给他,他却关机了。

  她打给老袁,还是没有他的消息,老袁认真的说:“对了,警察那边证实是个误会,已经解除对邢越的监视,你让他尽快上班,我这里还有很多事忙呢。”

  “老袁,我们是就要结婚的人,可没时间忙你的事情。”柳青提嘟囔着。

  “我知道,等忙完,我也去参加你们的婚礼,感受下有钱人的气氛。”袁绍团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挂断电话,继续联系邢越,还是没有消息,她想着可能他临时有什么事被耽搁了,晚点就会回来。

  于是她下楼买了桶自助火锅,边吃边等他回家,直到深夜十二点,她迷糊的从沙发上爬起来,揉了揉眼睛,他怎么还不回来。

  她打开信息,本来想让张军浩调查下他的行踪,却看到他发来的录音视频,想到他下午就有些怪怪的,难道是听到这里面的内容了。

  她连续电话轰炸正在抱妹子睡觉的张军浩,他终于受不了,套上睡袍,走到客厅接电话。

  “喂,谁啊,打扰老子睡觉。”

  “你大爷,张军浩,你发来的视频,就不能加密吗?”柳青提在电话里咆哮。

  张军浩兴奋的说:“怎么样,今天的视频电话带劲吗?我这里还有备份,要不要再回味下。”

  “什么视频电话?你有打给我吗?”柳青提疑惑的问。

  “诶,你别装傻啊,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是要算钱的,亲兄弟明算账,我手底下的人,为你做了多少事,请喝个水也是要的吧?”张军浩咽了下口水,害怕的说道。

  难道他打来的视频电话,是邢越接的,柳青提忍不住扶额,迟早有一天,真的会被这人害死。

  “张军浩,你打来的视频电话,肯定是被邢越接听了,你这文件怎么不加密啊。”这下是画面,内容一体,都被他知道了。

  张军浩不以为意:“这些是邢越的家事,他有必要知道好吗,你一直隐瞒也不是个事儿啊。”

  柳青提烦躁的说:“呀,我不管,这件事是你搞出来的,你就要负责把人给我找到,要是找不到,我杀了你。”

  张军浩一听事情有些严重:“诶,不至于,咱不至于,有话好好说嘛,千万别动粗,动粗就不可爱了,青提,青提,喂。”他轻声唤着,嘿,乃乃的,挂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