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29章 编完了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9章 编完了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29章 编完了?

  睡在他身旁的女人,伸手摸了摸,察觉到他已经起来了,她还打算早上起来,跟他讨要好处,不过现在,生怕他走了,还是要抓紧时间。

  她光滑的手臂缠上他身体:“张少,人家最近看上了一款包包,你给人家买嘛。”

  张军浩推开她:“走开走开,我都快小命不保了,哪还有心思给你买包,最近别联系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做。”

 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,麻溜的走进洗手间床上,走出来又变成那个衣冠禽兽。

  柳青提点开他头像:“邢越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知道,我不应该瞒着你去查纪家的事情。”

  不对不对,现在对邢越打击最大的,应该是纪家的问题,根本就不是她瞒着调查。

  于是她撤回,继续说道:“邢越,纪家的事情,你要看开点,都过去了。”

  还是不对,如果都过去了,他就不会苦苦找真相十几年。

  平时她挺能说的,现在真的词穷了,不知道该跟邢越说些什么,才能让他主动跟她联系。

  她只要知道他是平安的就好,她已经不要求他出现了。

  她双手捂住脸,懊悔,气自己,她要是再小心点就好了,邢越就不会在这种情况下,突然知道真相。

  眼看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,元静晴不停的催促他们回家,试喜服,还有安排各种事情。

  她找了无数个理由搪塞过去,像是把这辈子能想到的,都说出去了,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找什么理由不回家。

  柳青提不停的拨打他的号码,都是关机状态,这段时间,邢越一直都不开机,他不用手机支付,他身上现金够吗?会不会吃了上顿,没下顿。

  她点开他头像:“邢越,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婚礼吧?就算遇到什么时候,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放我鸽子,我得面对多少人,我得跟别人解释什么。”

  这么盛大的婚礼,所有的人都来齐,新郎却迟迟不出现,她会被人笑死的,以后在这个圈子里,她还怎么抬得起头。

  婚礼前一天,她还是找不到邢越,她去便利店买了一沓啤酒,打算醉死过去,就不用参加明天的婚礼了。

  张军浩和她背对背,手里拿着啤酒罐,他盯着手里的酒:“你这人什么时候这么没追求了?连这种劣质酒都喝。”

  “我没时间去买酒,你来我家,也不知道买酒上来,只有这个,你爱喝不喝。”柳青提语气很不好的说。

  张军浩深刻反思:“要是邢越明天不出现,你这婚事,也算是我间接搅黄的,要不然,我赔你一个未婚夫怎么样?”

  柳青提侧头:“不怎么样,你当我们结婚摆在酒店门口的海报是做样子嗒,要是出现的不是邢越,肯定会被我那帮亲戚笑死,以后我都不敢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是,你还真想过找个人冒名顶替啊?我只是说说而已。”张军浩激动的坐起来。

  “最差不就是这样吗,你也帮我找找,长得像邢越的也行,让我度过这次婚礼就行。”柳青提烦躁的说。

  张军浩认真的说:“我觉得这件事,要是被当场拆穿,你才抬不起头,随便找个理由,两人不出现就行。”

  “找什么理由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张军浩拿出手机,半小时后,就有女人拎着化妆箱来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们:“诶,大晚上的,我化什么妆?”

  “不是给你化妆,你看,我病房都给你开好了,你们动作快点,我们马上入住。”

  她换上病服,躺在床上装出虚弱的样子:“妈,我现在人在医院,明天的婚礼,我真的去不了。”

  张军浩手指比划了下‘OK’的手势,干的不错:“你不当演员真的可惜了。”

  “你不当导演,还真是屈才了。”柳青提摇头说道。

  张军浩开了瓶红酒:“庆祝我们明天成功。”

  柳青提和他干杯:“成功。”

  次日,楼顶响起直升飞机的声音,柳青提探头出去,看着有点像她家的。

  她吓的立刻掀开被子躺好,元静晴带着大部队走进病房,元静晴进门找个地方扔包,握住她的手,担心的问:“女儿,你怎么了,你伤的很重吗?”

  “没事,就短期不能下地走路,我恐怕不能出席婚礼了。”她委屈的说着。

  “都伤成这样了,还说什么参不参加婚礼的事,老柳,你现在就去说,婚礼延迟,我要在这里照顾女儿。”元静晴霸气发话。

  她说着话的时候,手不小心碰到柳青提包扎好的伤口,可柳青提却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痛,而是躺在床上悠闲的吃着水果。

  柳页青本来就很不赞同这个婚事,一听可以延迟,别提多高兴了,马上就去办,事情做的特别麻利。

  他离开病房后,她板着脸说:“说说吧,这伤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就我前几天心血来潮去滑雪,然后摔着了,我原以为我可以撑着出席婚礼,可医生说实在太严重了,不让我出院。”

  元静晴板着脸:“编完了?”

  柳青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诚实的点头,反应过来才后知后觉:“不是,妈,这伤这么逼真,真不是我编的。”

  “邢越呢?你受了这么重的伤,他怎么不出现?”

  柳青提轻咳:“那个,邢越医院临时有事,出差了,我受伤的事情,也没敢告诉他,就怕他分心。”

  元静晴拿出手机,当着她的面拨通邢越的电话号码:“是吗?”

  柳青提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她双手捂脸,果不其然得出得出的结果是对方电话已关机。

  “邢越到底去哪里了?”她想邢先生不是就教会孩子,临阵脱逃,不负责任吧。

  柳青提垂下脑袋:“我也找不着他,他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。”

  为了解释误会,她把这些日子经历的所有事通通都说出来,元静晴难过的说:“你们这些孩子,做事都这么没分寸,邢越这孩子,也真是可怜,我会派人去找他,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我的女婿,你啊,下次醒目点做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