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30章 逃婚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30章 逃婚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30章 逃婚

  她用力的点头,有母亲帮忙,可能做事会更快些,她也能尽快找到邢越。

  这次的事她已经得到教训了,以后她再也不敢乱来,再也不私下查关于邢越的事情,她本来只查到吕敬华和纪家似乎有点秘密,打算查出来,再跟邢越说的,可谁想到查出的东西,邢越竟然比她还要早知道。

  如果她先知道,肯定会删除痕迹,因为她不会让邢越知道这些事情,怪就怪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张军浩这人平时做事挺谨慎的,竟然关键时刻,文件没加密就发给她了。

  张军浩拎着些洗漱用品走进来:“青提,这次你要在医院住段时间,我能想到的,你需要的,我都给你买了。”

  柳青提朝他使眼色,但这二愣子,愣是没有发现她的暗示:“青提,你想吃什么告诉我,我给你买。”

  她伸起手捂住脸,天啊,她可以不承认,她认识这个人吗。

  元静晴以为这是她想出来不结婚的办法,所以连他都骗了,于是起身:“还住什么医院,想吃什么回家吃,你走不走。”

  柳青提已经顾不上脚上被缠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纱布,立即掀开被子下床,但走的不是很顺畅,差点摔了个狗吃屎,好险张军浩在后面扶着。

  他小声的问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  柳青提侧头回话:“我妈还是我妈。”

  “所以你被发现了,那你还要回去继续举办婚礼吗?”张军浩询问。

  她要是什么都不说,真的会被母亲提溜回去穿婚纱,所以她把事情全部说出来了,她扭头只给了他一个眼神。

  张军浩着急的上前:“不是,那你不怕,你家人对邢越误会太深,从而导致进门不顺利啊?”

  柳青提侧头:“我妈是邢越父亲的忠实粉丝,骨灰级的。”

  如果说她母亲会对邢越不满,那除非是邢越做了什么,让所有人都很失望的事情,不然进门不顺利,在他这里,肯定是不存在的。

  他们回到公寓,元静晴走进书房开始忙工作,而张军浩蹲在地上,帮她解着纱布。

  当时为了做戏逼真,哪里管那么多,能缠上的,都用上了,现在解是真的费劲,他不耐烦的一屁股坐在地板上。

  “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帮你剪纱布啊?这种活肯定是让自愿者来,我找欧阳。”他说着,兴奋的拿出手机。

  柳青提一把抢过:“我看你是活腻了,我不想让欧阳知道邢越逃婚这件事,本来他们就不是很对付。”

  他双手抱住腹部:“那你以为你受伤这件事,就能瞒欧阳了?”

  他刚说完,她门铃就响了,张军浩走过去开门,看到来人,像是见到亲人,张开双臂抱住来人。

  “欧阳,你来的刚好,有项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。”张军浩领着他进来,让他看到满地的纱布。

  他笑眯眯的说:“就麻烦你帮青提解下,我这边还约了几位妹子,临时爽约不太好,我就先走啦。”

  柳青提在后面喊:“喂,喂,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。”

  欧阳信看到她活蹦乱跳,心想这伤是假的?他蹲下身,拿起剪刀解缠着她腿的纱布。

  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欧阳信满脸心疼。

  “没什么,我就是不想今天结婚,我觉得太早结婚了,我还没想好。”柳青提脑袋枕在沙发上。

  “那你记不记得,你说你二十六岁还没结婚,就嫁给我?”这马上就要过年,而她马上也要二十六岁了。

  柳青提尴尬的咧了下嘴角:“那时候还不是被邢越气着了,故意说的气话,你别当真。”

  “嗯,我当真了。”欧阳信轻描淡写的说了句。

  不是,他怎么就当真了,以他们这么多年的默契,这点玩笑应该还是能看出来的吧,哎呀,都把她给弄乱了。

  欧阳信看着她懊悔的神情,忍不住开口:“如果二十六岁,你还没嫁给任何人,我就下聘礼娶你。”

  她的婚姻,怎么有种强买强卖的错觉?

  这时,元静晴忙完从书房走出来,看到他笑着说:“欧阳,你怎么来了?吃饭了吗?我们今晚出去吃吧,附近有什么不错的餐厅?”

  欧阳信礼貌性的微笑:“我下厨,做给你们吃。”

  元静晴满意的点头,原本邢越没有出现,她也十分满意这个女婿的,这不是邢越就恰好出现了嘛,不过看着欧阳这么多年的感情,被藏起来,她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  毕竟是她喜欢的孩子,于是她走到厨房:“欧阳,要不然你做我干儿子吧,虽然我待你一直是以干儿子的待遇,但是对外界还是缺少说法。”

  欧阳信抿紧嘴唇,他不想做她的干儿子,想做她的女婿,他转身认真的说:“下次再说吧。”

  元静晴知道他是拒绝了,也是,暗恋了这么久的感情,让他一下子放下,退回底线外,一下子是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“欧阳,你是个好孩子。”她话说到这儿,就不再说下去。

  但可能她女儿这辈子命薄,承受不住他这份好,所以还是看开点,还有很多优秀,配的上他的女生。

  但欧阳信偏偏就是个死心眼,加上坚定不移的主,除非看到她幸福,不然他还是有机会。

  柳青提拿出手机,打给张军浩,发现这喇叭张竟然关机了。

  不接她电话,他死定了,下次他要是主动出现,她就先打断他的腿,然后送他上山当和尚。

  阿秋,阿秋,张军浩坐在吧台上,揉了揉鼻子,猜猜就知道肯定是柳青提在背后说他坏话。

  亏他现在这么认真的,在给她找男人,他拿出另一部手机:“喂,有消息了?!”

  “我们的人在一个小镇发现他,要不要告诉柳姐?”

  “先不要告诉,我去会会这个邢越,竟然把我兄弟的心弄得乱七八糟。”张军浩从吧台上撤走。

  被他临时约来的妹子,刚来就看到他要走,于是缠上他:“张少,我们别不过晚来一点,你这就要走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