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32章 我还没想好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32章 我还没想好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32章 我还没想好

  她越靠近,就越能清晰看到他眼眸里的闪躲,他在避开她,为什么,为什么一出事情,他就会选择逃避。

  张军浩愤愤的指着他说:“就这小子,带着这么一大群人堵我,太过分了,这次,你必须好好管管。”

  柳青提脸色冷漠,像抹上了一层霜,让人靠近都觉得寒冷:“我想单独和他谈谈,你们先走。”

  镇上的人,看到那些威胁邢医生的人都走了,只留下一个女娃娃,女人再厉害,也不可能伤到男人,这样多丢面,于是他们也放心跟随离开。

  柳青提站在他面前:“这次又是什么理由?”

  “青提,我一直都被欺骗蒙蔽,我不知道…”他能不能给她幸福,他更不清楚,有一天她会不会也像这群人在骗他,其实不是真正想和他在一起。

  柳青提站在楼梯上,手勾住他脖子,用力拽过:“邢医生,你怎么想事情跟个女人一样,每次都要我哄你,你才肯回家吗?”

  邢越有些猝不及防,他抓住她手臂,但不怎么使力:“青提,这在外面。”

  柳青提不以为意的说:“在外面怎么了,你逃婚的时候,我比这还丢人,差点都想换人结婚了。”

  邢越眼神很是紧张看向她,所以她和别人结婚了吗?果然,没有人是真正在意他的。

  她咧开嘴唇微笑:“那肯定是没有,谁敢占我这便宜。”

  邢越松了口气,他心里特别纠结矛盾,他很想和她结婚,组建一个家庭,但又害怕,这又是个谎言。

  “你回不回家?我能哄你一次两次,可你不能每次都这么没长进是不是?”柳青提从包里掏出一直不停震动的手机,她按下扩音键。

  “纪紫君,你一直不停给我打电话什么意思?”她说的很不耐烦。

  电话里却响起元雅华的声音:“那个青提啊,不是说请我们去婚礼现场吗?我和你叔都准备好演讲稿了,还是专门花钱请人写的,我想着,总不能失了礼数。”

  柳青提脸色越来越不耐烦,这人早有这觉悟,都不会这么讨人嫌:“要没什么事,我就先挂断了。”

  “诶,还有,邢越的电话怎么总是关机,他是不是躲着我们?”元雅华卑微的问着。

  她抬头看向某人,云淡风轻的模样,气就不打一处来,离开也不会说声,不想结就不结,说的好像她逼他似的。

  “我打他手机也是一直关机。”

  元雅华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吓得连忙问:“邢越没跟你在一起吗?”

  “我也在找他,你们要是能找到,顺便告诉我一声。”柳青提说完,直接挂断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:“青提,所有人都在骗我,你。”

  柳青提深呼吸,握紧拳头:“邢越,你说说你这个人,我认识你的时候,就是个牙医,我家世就摆在这儿,我骗你什么,如果硬要说骗,那应该说骗你美色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会衰老。”她现在骗他美色,以后说不定就会离开他。

  “邢越,自信点,你以前还小,所以才没发现这一切是谎言,但是你现在不一样了,你有分辨是非的能力,要适当对别人说不,比如元雅华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道。

  躲在这里这么久,他终于鼓起勇气打开手机,不停地有消息进来,全都是青提打来的未接电话,还有就是元雅华现在不停的给他发信息。

  邢越犹豫的看向她,她双手摆出快接听的手势,可以看看元雅华怎么把自己演成圣母。

  他点下语音,元雅华听着体贴的嗓音从里面传出来:“邢越啊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,你怎么能不和青提联系呢?”

  这过日子啊,就是两个人躺在枕头上,一人一边,分的太清楚,就不是过日子,而是在算账啊。

  青提是个好姑娘,你得知道把握。

  话说到这里,只听到纪紫君的声音穿插进来:“妈,我和同学要去参加集训,要一万块,你赶紧把钱给我。”

  元雅华手还一直按着录音:“你这死丫头,家里什么情况,你不知道啊,我哪里来的钱?”

  柳青提双手交叉,放在胸前,一副看戏的表情,真是有点意思了。

  接着继续播放声音:“邢越啊,当初我就是担心你和青提家世,距离太大了,怕你受委屈才干涉你们交往的。”

  乱讲,明明就是她发现元雅华图谋不轨,所以元雅华才想着破坏他们的感情,如果她顺利嫁进来,拿钱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  说的还真是精彩,但他一想到,这些是杀他父母的凶手,他就止不住的愤怒,他竟然在乎杀人凶手十几年,想想都觉得讽刺。

  他用力捏紧手机,下一秒平息愤怒,后面的内容他没有兴趣再听下去,他关掉手机塞回口袋。

  柳青提做了下总结:“感情丰富,像是在背演讲稿,你心软了,又打算对他们负责一辈子?”

  她一直在想,像邢先生这么经商有道的商业人才,怎么就这么不会看人,纪家这种贪得无厌的白眼狼,将邢越一困就是十几年。

  现在好不容易他能自力更生,却还要被纪家赖上,要困住一辈子。

  不过好在邢越遇到了她,她会助他走出这些困境,他们会一辈子都很幸福的度过。

  邢越摇头:“青提,我还没想好。”

  “什么叫没想好,你的意思是,你不打算跟我回去?你还是要留在这里。”柳青提不可置信,感情她刚才的话,都白说了。

  “这里还有几个患者,我放不下,等他们好些了,我再回去。”

  柳青提知道他是个特别负责任的医生,如果让他放下病人回去,他肯定做梦都会想着他这些病人。

  她们是成年人,已经奔向中年人了,他们已经过了黏黏腻腻的年龄段,她知道这个时候,应该放松些,让彼此都有喘气的空间。

  她拿出手机打给妈妈:“妈,我已经找到邢越了,我们会好好聊聊的。”

  “好,你把电话给邢越,我要跟他聊点事。”元静晴坚持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