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34章 帮镇上的人扛甘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34章 帮镇上的人扛甘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34章 帮镇上的人扛甘蔗

  柳青提强撑着:“应该没什么事。”

  她手扶着墙壁,慢慢撑起身体,腹部突然一阵抽痛,她实在是受不了了。

  邢越见她疼的脸色都变了,额头布满冷汗,于是俯身将她抱起回房间。

  他拿出听诊器,检查她身体,并叫了救护车,很快就会赶到。

  听诊器只能听出局部堵塞,但不能完全断病,他着急的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柳青提强撑着,这点痛对于她来说,根本就是小意思,她能挺过去的。

  救护车赶到,邢越跟着上车,他们一起前往医院,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,最后检查出急性肠胃炎。

  柳青提皱眉:“我得过急性肠胃炎,可是好像没这么痛啊?”

  “姑娘,那有可能是你的错觉,好了,拿单子去挂点滴,挂完后,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邢越抱着她前往挂点滴的区域,她坐在滑滑的胶椅上,看向周围:“这里连个病床都没有吗?”她都这么痛了,还不让躺着打点滴。

  他拿着点滴过来,棉签擦拭她手背,针很熟练的扎进去,她能感受到药水进入身体,冰冰凉凉的,好像没那么疼了。

  睡意接踵而来,她缓缓闭上眼睛,邢越买了份白粥回来,看到她已经睡着了,于是他轻轻坐在她身边。

  柳青提像是睡梦中闻到熟悉的味道,是那种让人心安的味道,于是身体下意识靠过去。

  邢越侧头,看到她靠在他肩上,脑袋还时不时滑落,他下意识伸手护住,固定她脑袋,让她睡得舒服些。

  柳青提每次呼吸都能闻到让她浑身放松的味道,脑袋下意识调整,找到舒服的姿势,打算睡到天荒地老。

  夜渐渐深了,护士见没什么病人,打算不值夜,拎着钥匙打算锁门,看到他们还坐在长椅上,于是走过去:“你们还没回去呢?”

  邢越温柔的低头看着她,头发的碎影落在她脸颊上,他靠近她时,就像是在吻她。

  护士一副过来人懂了的眼神:“我去对面和老板唠会儿,你们走了再告诉我。”

  邢越投去感激的眼神,随后脑袋凑近她,留意她所有的动静。

  过了很久,他肩膀有些麻,他忍不住动了动,柳青提眉头用力皱起,再缓缓睁开,她迷糊的看着前方,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。

  她抬头撞上他干净无邪的眼眸,她迟疑的后退,终于看清他的全脸,她真的找回邢越了,她还以为只是一场梦。

  邢越揉揉她脑袋:“明知道胃不好,还不吃热的。”还有一餐没一餐的吃着。

  柳青提揉揉脑袋:“最近事情太多了,我有些吃不下。”

  邢越拿起一旁的外卖盒:“这白粥,冷了,回去热了再吃。”

  她点点头:“好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他们回到宾馆,那个被变态非礼的女人冲进她房间,嘴角裂开,脸颊的肉堆着脸,眼睛都看不见了。

  她靠近柳青提:“今天特别感谢。”

  阿秋,阿秋,她有些受不了的伸出手,制止那个人的靠近:“停,你别再靠近我了,还有,你身上到底是什么香水味,好刺鼻。”

  “刺鼻吗?这是我在专柜买的,他们说这款卖的最好。”

  柳青提捂住鼻子,认真的说:“那你应该是被坑了。”

  “这个大田鸡,我等一下就去找他算账,那个恩人,你帮我教训了那个变态,以后你这里的所有费用,我全包了。”她仗义的说。

  柳青提笑了笑:“不用了。”她在这里也待不了太久。

  “以后你在这里消费,报我潘枝丽大名就行,那我先回去了,洗掉这些香水。”她笑眯眯的退回到门口。

  柳青提揉揉鼻子用力点头,终于走了,天啊,实在是太难受了。

  邢越走过去关上她的房间门,她不确定的看向他:“你,你今晚不回去吗?”

  “我留在这里照顾你,粥热好了。”邢越打开外卖盒,递给她。

  柳青提看了眼,白茫茫一片,肯定什么味道都没有,她撅起嘴巴,拿起勺子,小口小口吃起来。

  她吃饱之后,感觉身体舒服很多,她背靠在枕头上,盯着一旁发呆的邢越:“要不然,你也到床上来吧。”

  “你现在不舒服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柳青提清楚他说什么,脸瞬间爆红:“你,你在想什么,我都这样了,你以为我色令智昏啊?”

  他把手放在嘴边轻咳:“是吗?”

  “请把后面那个字去掉,我明明就是看你窝在椅子上很不舒服,才想问你要不要到床上来,不来就算了。”柳青提别过脸。

  邢越轻咳掩饰尴尬:“你好好休息,有事叫我。”

  柳青提闭上眼睛,侧身,背对着他,总感觉他们现在好像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,什么都是止于礼,连距离一下子拉远了。

  次日,她站在有点小的窗户边,张开双臂,呼吸着外面的天气,感觉满血复活。

  她扭头自然的寻找身影,却在床头看到个纸条,还有碗白粥。

  她下楼询问:“老板,你知道邢越去哪里了吗?”

  “他去帮我们收甘蔗了,看邢医生细皮嫩肉的,没想到还挺能干的。”

  柳青提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,邢越是这群人里穿着最显眼的,其他的人一看就是粗布麻衣,耐磨性足,而他就像是领导,穿插其中走个过场。

  他撸起衣袖,和那些人扛着四五根甘蔗下来,一点都不带喘气的,她试着拿起一根,还真挺重的。

  平时看他挺瘦弱的,而且力气也没多大,没想到竟然能抗动甘蔗。

  邢越走下来的时候,看到她,下意识眼神是错愕的,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灰头土脸的出现过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,你病刚好,需要休息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“你们医生最会劝人休息,但你们知不知道,有些病人根本闲不住。”柳青提凑近。

  邢越意识到自己身上那个有汗味,他也有注意到,她平时家里虽然弄的很乱,但是家里的味道,始终都是保持一个调的,没有任何异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