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39章 我本来就不是那块料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39章 我本来就不是那块料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39章 我本来就不是那块料

  “妈,我本来就不是商业那块料,而且公司也是父亲代为管理,现在哥回来了,这一切理应是哥的。”邢枫做最后挣扎。

  她呵斥:“闭嘴,如果你父亲不接手公司,公司哪有今天,你还能有现在的生活,如果邢越回来邢家,你就什么都没有了,你个傻孩子。”

  “没有就没有,我靠自己也能活,妈,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,我开了家游戏公司,等设备一到,我们就可以运转了。”邢枫充满自信。

  她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闭嘴,你那游戏公司,是个正规公司吗,以后的业务是什?你到现在租金都是朝家里伸手的,你看看邢越,现在是有影响力的主治医生,岳汀也出面力挺他。”

  邢枫认可的点头:“我也觉得哥挺厉害的,我一直都看好我哥,即便所有人都觉得哥死了,我还是觉得他活着。”

  她说的意思,感情他是一点都没明白,她气愤的说:“你就是块朽木,你以前怎么样,我不管,从现在开始,你就去给我读管理,我已经给你报名了,你以后准时上课。”

  “妈!!”邢枫站在路边,盯着越开越远的车子。

  邢越站在车站大门口,他看着熟悉的天空,看到那对情侣相处的几天,他恍然觉得自己应该做回男人。

  如果她注定会离开,那他们至少还有孩子,他会拼死留下这个孩子,作为他们这段感情的终结。

  他伸手摁了摁门铃,柳青提从沙发坐起来,她拿出手机看了眼,才中午十一点,她今天点外卖了吗?

  她起身去开门,却看到一个每次都会出现在她梦里的人,赫然的就站在大门口。

  她下意识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她眨巴眨巴眼睛,眼神呆滞饿盯着他,邢越推着行李进去。

  “我会照顾你直到孩子平安出生。”这段时间不管她怎么赶,他都不会离开。

  “啊?”她以为听错了,她跟在他身后,再确定一遍:“你刚才说谁怀孕了?”

  邢越转身看向她,俯身靠近:“我说你,你怀孕了,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,我会照顾好你的,还有我们的婚礼,我会主动和你父母解释。”

  什么怀孕了?她怎么不知道,不过看到他这么积极,她有些解释不出口,但她也不想这样误会不清,纠缠不清,不清不楚,不是她做事的风格。

  她坐在沙发上,想了很久,看到他走进厨房拿着抹布收拾,她走过去开口:“我没怀孕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误会的,我真的没有,我刚来大姨妈。”

  邢越浑身愣在原地,那在洗手间那个验孕棒怎么解释,还是她因为生气,不想承认他是孩子的父亲。

  “我知道我没出席婚礼,你很生气,我会主动和伯父伯母解释的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柳青提身体依着门口:“你真的不用和我家人解释,我们已经结束了,你明白吗?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牵扯不清的关系。”

  邢越抓住她肩膀,用力抱住她:“青提,你怎么气我都没关系,但别气着自己身体。”

  他到底要怎么才肯相信她没有怀孕,难道真的要拿姨妈巾给他看,他才相信吗!

  邢越利索的给她做了两菜一汤,她闻到香味,肚子就立刻咕咕回应,这时,她电话响起,她看到是个陌生号码,以为是骗子打来的,于是直接按扩音。

  “美女,你今天怎么不点外卖了?”

  柳青提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你哪位?怎么知道我号码的?”

  “我啊,你不记得我了吗,你说我长得很帅,以后指定我送外卖来着,您忘了?”

 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厨房里的人,只见邢越正用死亡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她,她侧头,躲过他的视线,天啊,她有说过这样的话吗,她怎么不记得了,果然不能喝酒,喝酒准乱来。

  “你打错电话了。”柳青提说完立刻挂断电话。

  那个号码再次拨通,邢越端着最后的汤走出来:“接啊。”

  “这就是骚扰电话,没什么好接的。”柳青提笑眯眯的说。

  邢越划过她手机,按扩音,那个外卖小哥作死的又冒头:“我没打错电话啊,美女,你是不是不想承认啊,那也没关系,那你记得点外卖叫我配送,另外还有五星好评,祝你生活愉快,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  邢越又直勾勾的盯着她,他们分开的这段时间,她过的挺滋润的,还敢撩别的男人,看来她过得挺好的。

  “我最近喝挺多酒的,可能偶尔几次发酒疯?反正我自己说过什么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柳青提垂下脑袋,无辜的说着。

  邢越听到她说喝酒,瞬间紧张起来:“青提,怀孕是不能喝酒的,你这样是在伤害孩子。”

  一口一个孩子,他们现在是没有孩子就复合不了了吗?柳青提生气的说;“对,我就是伤害了,我就是讨厌他。”

  “可,那是我们的孩子。”邢越卑微的小声说着。

  “只是你的孩子,我并没有承认。”柳青提理直气壮的看向他。

  她用力拽紧拳头,死死咬住嘴唇:“这里还是我的家,你从这里离开,立刻,马上。”

  邢越看着她,眼底划过一丝受伤,所以她根本就没想要他们的孩子,所以他彻底失去她了。

  他早该明白,像她这么优秀的人,怎么会自甘平凡的看上他,并且和他安稳的度过一生。

  邢越推着行李走到门口,侧头:“饭已经做好了,你趁热吃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关门声,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她走出阳台,看到他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。

  她没有想说这些的,怎么突然间就说出来了,她说的都是气话。

  邢越回到自己的家,简单搞了个卫生,整个人倒在沙发上,奄奄一息的盯着天花板。

  他手机突然想起,是元静晴打来的,不知道她怎么查到他的行踪:“我和你伯父都在这里,你出来和我们见一面。”

  即便他和青提的感情已经走上终点,但对于他不告而别的不负责行为,还是应该要有个解释,于是他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