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0章 我和他分手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0章 我和他分手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0章 我和他分手了

  元静晴站起来笑着说:“邢越,今天把你叫来,你别拘束,就当自家人聊聊天。”她拿起茶壶倒了杯热茶给他。

  邢越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拿起茶杯喝了口,柳页青依旧不怎么待见他,见他怎么都不顺眼。

  于是便在一旁独自闷闷的喝着茶,一句话都不说,柳页青一杯接一杯的喝着,耳边却全是他们闲聊的话题。

  “邢越,你和青提是怎么打算的?”

  邢越有些拘谨:“伯母,我,我不是有意逃婚的,我是。”

  元静晴知道,让他说出这些日子发生的事,确实有些为难,但是这么苦的孩子,是值得被疼爱的。

  她不想柳页青带着偏见去对待她恩人的孩子,于是他没说完的话,她帮忙说:“纪家当年就是撞死你父母的人,而你又在纪家生活了十几年,我知道你对这个世界,肯定充满了不信任。”

  “而且据我所知,邢家的不怎么想认回你,私下已经有很多小动作,所以这段时间,我会派人保护你和青提。”

  邢越忍不住拽紧拳头,邢家的人不想认回他?伯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  可如果真的不想认回他,为什么还要不停的来找他,再加上老六说的话,他到底应该相信谁,还有谁能够相信。

  柳页青没想到他的遭遇竟然是这样,回想起他年轻的时候,他也不受元家的重视,经常遭受白眼,可经过他努力,还有他妻子的帮衬,他走到现在的位置,后来元家主事去世,树倒猢狲散,元家突然成为别人饭后笑柄,他们的身份终于平起平坐。

  这个时候他终于体验到一次当顶梁柱的感觉,他享受被依赖,他的妻子像别的女人那样,赖在自己怀里撒娇。

  元静晴直到,邢家再怎么说,也是他的家,她空口白话,他可能不会相信,于是从包里掏出平板电脑放到他面前。

  新闻上说邢宗清最近在搞分散股权,而且给的都是他最可靠的亲信,邢越不经常关注商业,所以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。

  所以她必须跟他说清楚,让他看清楚这些人的真面目,她指着照片上露脸的那些人:“这些都是邢宗清近些年培养的势力,他现在把股权放给这些人,意思就是你不管回不回去,公司的主权仍在他手里。”

  邢越要是回去,他也只是个傀儡总裁,他说的任何话,只能所有人同意之后才能执行,不过一般这个,中间的弯弯绕绕很多,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邢越对她的话有些半信半疑,他已经说过,公司的事,他一点都不感兴趣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?

  难道三叔做的这件事,是为了防他,难道他父母的事,真的和三叔脱不了干系。

  元静晴笑着说:“我们不聊这些烦人的事了,有我们柳家,还在乎什么邢家,老柳,打电话让你女儿过来,都几点了,快催催。”

  柳页青猛然回神,拿出手机:“好!”

  邢越心想,他们才刚刚不欢而散,现在又要见面,他担心青提是不会来的,他起身:“我忽然想到医院还有点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元静晴强势的看向他:“人命关天的事,也得等握刀的人吃饱才有力气不是?坐下,吃完饭再去。”

  邢越直接坐下,规规矩矩的,不敢再说话,柳页青挂断电话回到位置上,过了十分钟,菜刚上来,人也到了。

  柳青提手插进厚外套的口袋里,走进包间,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,脚步突然停住,邢越怎么也在,爸怎么也不说声,还以为只有她呢。

  她走过去,故意绕过邢越,想找个位置离他远点的,但元静晴似乎发现了,轻咳了声说:“青提,你就坐在邢越身边,快坐过去啊。”

  柳青提尽管心里不情不愿,但也不好在眼下说他们分手的事实,于是拉开他身旁的椅子坐下。

  元静晴滑动玻璃,把挑好的菜停在他们面前:“这些是青提喜欢吃的。”

  邢越知道该怎么做,拿起筷子夹了些放进她碗里,她反而客气起来:“我自己来。”

  元静晴笑着说:“我以前不知道邢越,不然我就认他做亲儿子,我们和邢越相处时间也短,不知道邢越的喜好,青提,你好好照顾邢越。”

  她要怎么照顾?而且他们现在处于很尴尬的关系,她能不能不干了!

  元静晴眼神怂恿她,快点夹菜到邢越碗里,碍于威胁只好拿起筷子,夹了些叉烧放进他碗里。

  她知道这家店的叉烧很正宗,邢越拿起筷子,夹起一块送进嘴里,口感偏甜,肥而不腻。

  元静晴见平时最多话的她,今天愣是一句不吭,邢越和老柳就更少话了,场面一下冷却,包间里只剩下筷子碰撞碗的声音。

  她轻咳:“那个,青提,你别顾自己吃啊,邢越喜欢吃什么?不够我们再点。”她给柳青提使着眼色。

  柳青提瞬间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,她起身,表情严肃的说:“我和邢越分手了,婚礼不会照旧,你们不用再以为我们吵架。”

  她算是想明白了,她今天不管说什么,他都不应该离开,但凡她真的怀孕了,就他这么一气,瞬间心灰意冷。

  元静晴激动的站起来:“什么?青提,是不是因为你爸一直反对你们,所以你们才分开的?”她刚说完,就意识到她女儿不可能是这样的人。

  如果他不动摇,全世界动摇,又与她何干,她看的是他,从来都不是别人,而他真的让她失望了。

  柳页青突然被点名,有些罪名实锤懵的站起来,这件事和他有关系?

  元静晴气愤的瞪着他:“女儿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,你非得针对,现在好啦,分手了,你还我女婿。”

  她知道这事肯定不赖其他人,都是他们两个人的问题,但她就是生气,说好的俩个人,说分就分,这婚礼她都准备半年了。

  柳页青感觉局势有些偏航:“邢越,你们两到底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