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2章 落水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2章 落水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2章 落水

  她余光看到白灵朝手机吼:“我不管,我喝醉了,你必须来接我,洛枫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伪君子,说句喜欢有这么难吗?”

  柳青提看着入神,手指无意识触碰到那串号码,电话拨通,手机陷入黑屏。

  她扭头学着白灵朝电话里吼:“邢越,你这个伪君子,平时看你一本正经的,没想到你才是那个最不负责的人,我看错你了,就算我有孩子,那也是姓柳,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  白灵紧跟其上:“洛枫,跟了你这么久,没有功劳也苦劳,像别人早就结婚生娃了,怎么到我们这里,就停滞不前了呢?我到底输哪里了?你是不是又想回避话题,我就知道,在你这种人身上花心思不值得。”

  柳青提继续说道:“就是,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,得不到的永远是最诱惑的,我哪里不好了?你要这么对我。”

  白灵认同的点头:“你们就是贱,贱到一堆了。”

  邢越听到电话里有杂声,而且她说话迷迷糊糊的,像是,他宠溺的说:“你喝醉了。”

  柳青提当然不承认,她要是喝醉,能说出这些话吗:“我才没有,是你醉了。”

  白灵抬头,以为她在和自己说话,于是开口:“我,我才没醉,你看,我都没打通洛枫的号码。”

  她眼睛眯了眯,凑近正在晃动的手机,她仔细看了眼,再看看自己的手机,无辜的举起来。

  “你帮我看看,我是不是打通了,里面有声音耶。”

  白灵看了眼,点头:“你好像真的拨通了。”

  吓的柳青提立刻扔掉手机:“我怎么就拨通了呢?我是不是醉了,不行,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
  白灵双手撑着桌面站起来,跌跌撞撞捡起地上的手机,放到耳边:“青提在家呢,你快点过来,你要是再不来,会有人趁虚而入的,我现在就把门打开。”

  邢越立刻制止:“别开门,你们注意安全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  白灵盯着被挂断的号码,忍不住笑了下:“小样,你这招数都是姐玩剩下的。”

  她讲完,突然感觉头有些晕,她摸索着进房间,躺在柳青提身旁。

  邢越来到公寓,快速输入密码,走进她家,他看到餐桌上的火锅还没有拔电,锅底都烧干了,他立刻去厨房接水救火,处理好这些后,才去房间看看那两人。

  他走到床边,看到白灵手机不停地响,他捡起看到是洛枫打来的。

  “白灵在青提公寓,你。”要接走她吗?他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洛枫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白灵,你快点给我开门。”又是一个醉鬼。

  邢越已经不指望了,他挂断电话,拉过被子,盖住这两人的身体。

  他拧干热毛巾,温柔的擦拭柳青提手臂,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,让她舒服些。

  白灵迷糊的睁开眼睛,常年流连应酬那群色鬼里,早就练就了一身快速醒酒的本事,她突然坐起来,把邢越吓的不知所措。

  她捋了下头发:“你别紧张,如果不是你临阵脱逃,你们现在早就是持证上岗的人,还在我面前装,我先走了。”

  客厅响起关门声,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,柳青提用脚撩开被子,翻身睡去。

  邢越一脸无奈,她每次都不好好睡觉,这样是会着凉的。

  次日,柳青提从床上醒来,她手轻砸脑袋,穿上拖鞋走进厨房,看到锅放在煤气灶上,她打开看了眼,有粥,还有醒酒汤。

  她忍不住嘟囔:“这个白灵什么时候这么贤惠了,果然是为了爱情疯狂的女人。”

  柳青提洗漱好,舀了碗粥,坐在餐椅上,试毒的尝了口,这味道怎么那么熟悉,她再吃一口,感觉很像邢越做的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她捡起手机,拨通白灵的号码,此时白灵还在和周公遨游,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。

  柳青提想打电话给邢越,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于是在犹豫中,越发的烦躁。

  她打开电视,新闻头条上,是在她家附近的江边桥上,发生一起巨大车祸,连排的车全部被毁,甚至还有车掉进江里,正在等待打捞救援。

  画面一转,是邢越蹲在地上救人,她看到他的身影,内心突然平静下来。

  也许他就是正义的化身,新闻想要更多人学习,所以停留在他身上时间特别多,有人从围观群众冲出来,直接抓起他衣领,朝江边扔下去。

  场面一度失控,警察忙着抓肇事者,还有不停打捞人上来,连新闻记者的镜头有些晃。

  柳青提拿起外套冲出去,跑到江边,这里重新控制住,任何人都不给进去。

  她在着急无助的时候,余光看到岳汀的身影,她趴在栏杆上喊:“岳汀,这里,这里。”

  岳汀走过去,知道她想要问些什么:“暂时还没找到少爷,我们会继续的。”

  在这刻,她忽然有些怀疑岳汀的忠心:“他刚刚才被人扔下去的,你们顺着位置找,怎么可能找不到?”

  岳汀知道她在怀疑什么,脸色瞬间就僵住了:“这些是救人基本的能力,我不可能会不知道,但我的人顺着下去,确实没找到少爷,我也怀疑,我的人有问题,所以我才亲自下水,确实没有。”

  她着急的拍了下栏杆:“怎么会没有,你让他们放我过去。”她亲自下水找。

  岳汀跟警察说了几句,便放行了,柳青提穿上专业的潜水设备,确定没有问题,才下水。

  她双手拨动着水花,往更深的地方潜,按道理,他应该就是会落在这附近,可这块水底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此时,邢越浑身湿透坐在一张粗糙不堪的木椅上,眼睛被人蒙着,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。

  过了会儿门打开,走进来有高跟鞋的声音,那人站在他面前,似乎在靠近他,他闻到很浓的一股香水味。

  邢越身体警惕的向后仰,那人解开他眼罩,转身朝他正前方的椅子走去。

  随后坐下,整个人正面对着他,他看到她时,眼神很是诧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