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3章 三婶,你这是做什么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3章 三婶,你这是做什么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3章 三婶,你这是做什么?

  “三婶,你这是做什么?”邢越用力挣脱,却丝毫动弹不得。

  邢太太嘴角上扬:“你还叫我一句三婶,那我就给你个痛快的。”她拿出把精致的小手枪,抵在他脑门顶。

  邢越没有任何害怕,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:“三婶,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做什么不明显吗,我想杀了你,邢越,你说说你,要真死在外面,现在哪儿还有这么多事。”她恶狠狠的说着,眼神犀利盯死他。

  身为他的家人,为什么却一心想要他死,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。

  她看到他眼神透着恐惧,心里瞬间拥有极大的满足感,就像当年……

  “在你死之前,我会回答你的疑惑,让你不做个糊涂鬼。”她十指交叉,放在腿上,如火焰般的指甲,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冽的光芒。

  邢越抿开薄唇:“为什么要让我死?”

  她走过去,俯身,把手搭在他坐的椅子上:“因为你过得太好了,你找上柳页青的女儿,得到了势力,不就是想抢回你的东西吗!我告诉你,那些东西本来就属于我们的,我,绝不会让你带走一分一毫。”

  可他和青提的认识,他根本就不知道她父亲是柳页青:“我从没想过。”

  “有些东西你确实没想,但我不得不防范于未然。”那些东西,是她得来的,就不可能轻而易举让人抢走。

  她这么怕他回来抢走公司,那:“我父母的死跟你有关系吗?”

  邢太太愣了下,没想到他会联想到这里,她重新坐回椅子上,双手搭向扶手。

  “这件事啊,你不问,我都快忘记了,确实,确实是我一手安排的,只不过你父母不是在那天死,而是后天,我安排好了人手,确定他的行驶路线,等到你们的车子过的时候,就‘嗙’发出爆炸声,全部变成灰烬,最后什么都没有。”她手轻轻握住,嘴角扬起过瘾的笑容。

  可他却觉得,她现在就像是个疯子,为了利益,竟然伤害家人,简直不可原谅。

  邢太太下一秒收敛笑容:“好了,你也问了很多问题,到点该去死了。”

  在扳机扣动那一下,他下意识闭上眼睛,而后猛的睁开:“三叔知道你做的事吗?”

  “他一直都知道,他心里也渴望得到权力,在你父亲手底下做事,你知道他有多憋屈吗,你父亲从来不肯听他的意见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,他也狠不下心对付你们。”

  好了,他没什么问题了,邢越缓缓闭上眼睛,等待死神的问候。

  邢太太手用力握住手枪,正要开枪时,门口守着的保镖突然冲进来:“邢太,岳汀的人追来了,我们快点撤。”

  她眼神阴狠的看向他:“不,他今天必须得死。”

  保镖握住她手枪:“邢太,你要是现在开枪,我们真的就走不了了。”

  要是被岳汀找到,他们必死无疑,恐怕下场比邢越还要惨,没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。

  保镖听着外面的动静越靠越近,紧急的推着她离开,她不甘心错过这次机会,于是拿着手枪对准他脑部,在一片凌乱中,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把,导致她的子弹偏离了轨道,打中邢越的肩膀。

  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,他因为疼痛,整个脸色苍白,他心如死灰的靠在如针扎的木椅上,身体的疼痛,远远比不上心里的。

  虽然他常年在异地上学,但是他有印象,父亲只要拿到什么好东西,都会让人送一份给三叔,只是不曾想,他们之间的关系,什么时候变成这样。

  岳汀带着人冲进木屋,看到他受伤,被人捆绑在椅子上,立刻给他解开。

  邢越身体没了束缚,径直朝前倒去,岳汀托住他身体:“少爷,你忍住,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柳青提随后赶到,看到山坡上有个红衣女人跑过,她没多想,径直跑进木屋。

  只见岳汀托着他跑出来,大喊:“快,老六,开车。”

  另一个怒吼:“留一部人送少爷去医院,其余的人,跟我搜山,今天必须找到凶手,我要将她碎尸万段。”

  柳青提见他们训练有素,行动规整,不像是保镖公司训练那套,看来他们来头也是不简单的。

  她跟着岳汀来到医院,邢越被送进手术室,她有些局促不安的在原地转悠着。

  岳汀见她很担心,于是开口:“少夫人,子弹没有伤及要害,少爷会没事的。”

  柳青提转身看向他:“你们对我们还是有所隐瞒,你们对我们不诚实,我很难信任你们。”

  岳汀经历过太多,依旧透亮的眼眸打量她,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。

  他在犹豫,是不止一件事情隐瞒他们,还是这件事说出来,会伤及到他们要害?

  柳青提认真的说:“我知道你们是一心为邢越,只要你们不伤害邢越,我死都不会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。”

  “但作为信任条件,你们必须实话实说,否则我就派我的人保护邢越,我知道,也许我的人不如你的人,但是我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他。”柳青提眼神坚定的说着。

  岳汀松了口气:“我们这些人,其实是从部队退役的,刚开始面对这个社会,我们真的不是很适应,有些人懒散,有些人不务正业,于是我们出来单干,开始是做安保,后来被邢先生看中,我们都去当了保镖。”

  柳青提心里是有些猜测,但是没想到他们的来头这么大,一时间她找不到任何话说。

  岳汀看向她:“你是个好女孩儿,有你陪在少爷身边,我们都挺放心的。”

  “有你们在邢越身边,我也放心。”柳青提应和道,在这刻,他们似乎达成某种意识。

  再过半个小时,手术室的灯关闭,护士推着邢越走出来:“家属去交住院费吧。”

  岳汀看了眼,便什么都话都没有,径直朝缴费方向去。

  柳青提坐在椅子上,担心的握住他的手,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,她才心安。

  “邢越,到底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