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4章 邢医生的父亲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4章 邢医生的父亲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4章 邢医生的父亲

  他掉进水里,瞬间被窒息的感觉包围,他双手拨动着水花,挣扎的要浮出水面,可是有人一直抓住他的脚,让他没办法游上去。

  他看着水面越靠越近,终于看到希望了,却突然一沉,他吸入很多水,难受直冲脑门,他陷入了昏迷。

  等他醒来之后,他发现自己被捆绑住,无法动弹,直至看到了三婶。

  他猛的抽搐下,睁开眼睛,感觉到肩膀明显的疼痛,他重新倒回床上。

  呼吸机上,不断的升起白雾,然后迅速散开,邢越睁着眼睛,无助的盯着白色的天花板。

  柳青提从洗手间出来,看到,立刻按铃叫医生,她坐在椅子上,握住他的手。

  “邢越,你醒了?没事了。”她抚摸着他额头。

  邢越看到她,心口被利剑刺穿的伤口,似乎在自动愈合,他伸起手,摘掉氧气罩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柳青提坐回椅子上:“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你救死扶伤,英勇负伤。”

  收到医院通知,警察同志立刻赶来医院,还特地拿了果篮还有鲜花问候。

  岳汀拦下他们:“我家少爷需要休息,放下东西,你们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“好,等邢先生养好伤,我们再好好聊。”

  柳青提端起一碗白粥,舀了勺递到他嘴边,她每次生病,这位邢医生只会让她喝白粥,现在终于能轮到他一次了,这次她会让他感受爱的呵护。

  她连续买了几天白粥,让他早中晚一直吃,可是看他面不改色的样子,似乎吃不腻。

  柳青提拿起勺子尝了口,依旧是没有味道的白粥,难喝的很,她一脸嫌弃的被彻底劝退。

  “明明就什么味道都没有,你怎么吃得津津有味的?”

  邢越嘴角上扬:“因为是你喂的。”即便再难吃,他也会咽下去。

  “所以,不管我喂什么,你都吃吗?”柳青提想再确定,这样等他伤好了,她也好安排菜谱。

  她想到这儿,停顿了下,他们已经分手了,还有以后吗?

  兴许是她想太多了,邢越突然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以后我喂你,我来照顾你。”

  “又是为了孩子吧?”柳青提不耐烦的说。

  “不是,我真的想照顾你。”他十分认真的说。

  所以这个算是额外收获?可他总是这么反反复复,在这场感情里,他就像是主导者,而她只能被迫接受,她不愿意过这种日子。

  柳青提刻意转移话题:“你好好养伤。”

  医生又来给他检查伤口,感觉愈合的还不错,没有发炎,不良的反应,提议可以出院了。

  岳汀站在病房里:“少爷,到底是什么人伤的你?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,什么都不愿意说,岳汀看到,便不再提及。

  柳青提办理出院手续走进房间,想问他养病期间要去哪里。

  岳汀却更快一步:“少爷,那些人杀你一次不成,肯定还会有下次,你养病期间,我给你找了个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这次邢越没有抗拒,而是欣然答应,因为他刚好有些事想和岳汀商量。

  邢太太看到她丈夫正在整理东西,准备去医院看望邢越,她有些不安。

  待他出门之后,她激动的说:“你现在就去医院杀了邢越。”

  “你疯了,那里全是岳汀的人,你知道岳汀以前是做什么的吗,这次我们算是打草惊蛇,不能再轻举妄动了。”

  邢太太亢奋的说:“要是邢越说出我想杀他的事,我们都得玩完,你现在就去杀了邢越,快!”

  “我们的人怎么可能是岳汀的对手,我现在去无疑就是送死,我才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

  “没用的废物,我花那么多钱雇你,你干什么吃的?”邢太太愤怒的指着他。

  她这是在质疑他的实力,他不满的说:“要不是我刚好算到纪家夫妇每次都会经过那条路,精心安排这出车祸,恐怕我们都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现在知道过河拆桥了,他们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他眯了眯眼睛,警告着她。

  邢太太一听,火瞬间就冒起来了:“你在威胁我?我最讨厌别人威胁。”

  邢宗清拎着东西来到医院,看到他正要下床,急忙走过去:“你这大病初愈,想别急着下床,要好好休养。”

  邢越盯着他满是关心的神情,真不知道这副面具下,藏着怎样恶毒的心。

  他已经众叛亲离,再也没有什么亲人是值得依靠的,他不会再上当受骗了。

  “三叔,我受伤很久了,你现在才来看我!”邢越面无表情的说了句。

  “是是,我这不是公司太忙了,你那个弟弟是彻底帮不上忙,什么事都得过问我。”邢宗清笑着说。

  “原来三叔早就找好接班人。”何必假惺惺的来看他,要他回邢家呢。

  “邢越,你这是什么意思,公司本来就是你父亲打下的江山,你随时都可以回来,只不过我老了,有些力不从心,所以想找个可靠的帮帮我,我也好准备退休了。”邢宗清叹了口气说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不再说话,杀他父亲的人就在眼前,他恨,但是下不了手。

  邢宗清关心询问:“邢越,在国内开枪是违法的,你看到那人的样子了吗?”

  邢越掀开被子躺下:“没有看到,当时我是蒙住眼睛的,三叔,我累了,想休息。”

  “好,改天我再来看你,还有,邢越,有空多回家吃饭,我让厨子准备几个你爱吃的菜。”邢宗清看了几眼,邢越依旧不理他,于是他转身离开。

  岳汀冷哼了声:“出了事,就知道出来装好人,这招还真是屡试不爽。”

  刚开始,他下意识选择相信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,但后来发现靠不住。

  还不如这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岳汀:“我以前从没参与过父亲的工作,你能跟我说说你和我父亲以前的事吗?”

  “你父亲是个传奇人物,他开公司,不是以赚钱为目的,而是想真心为国家做点事,他想改造这个商业时代,保留住一些有意义的,有价值的项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