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5章 让我别插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5章 让我别插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5章 让我别插手

  岳汀谈起邢先生时,整个眼眸都是发光的,似乎在谈及自己的偶像。

  “很多民族工艺,只是没有销路,但其实制作的东西,比现在机器弄出来的,质量还要好,还有些……你父亲是想保留这些最为珍贵的东西,他做的事情是很有意义的,商业,并不全是吃人不吐骨头一面,还有像你父亲一样,热血在不断燃烧,在做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  “所以少爷,你不用那么抗拒,如果你真的不想走这条路,那我们会尊重你的选择,公司有我们忙就够了,你负责和少夫人多生几个孩子,这样邢先生在天之灵也安息了。”岳汀一字一句,说的特别动情。

  柳青提站在门口,听得热血澎湃,真的没有想到邢越的父亲竟然是个大人物。

  她拿着最后一份手续,走进病房,这是差的那份,手续齐全了,他可以出院。

  他们一起走到医院地下停车场,邢越看向她,想说,要不然她和他一起去岳汀安排的屋子里。

  可她却更快说:“那你跟岳汀走吧,我就回家了,好好养伤。”

  既然他已经选择岳汀安排的,那她也就没必要打扰了。

  邢越眼眸掩了掩,她是在逃避他吗,等他完成这些事,他会给她交代的。

  岳汀摁了摁车喇叭,保镖上前护着他:“少爷,上车吧。”

  柳青提朝另一边走去,找到自己的车,开车跟在他们身后离开,却是往相反的方向开去。

  她疲惫的回到公寓,洗了个澡,倒在沙发上不想动,这时白灵打来电话。

  “我现在才知道邢医生的事情,他怎么样了?怎么就突然被推进江里了呢?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”

  柳青提无奈的说:“我要是知道得罪什么人,现在的新闻还会没有动静吗?”

  “也是,按照你以前的行事风格,我们见面的确是头条见,不是,那邢越到底被什么人推进江里的?你不要告诉我,你现在还一点动作都没有。”白灵询问。

  “岳汀说,这件事他会去调查,让我别插手了。”柳青提郁闷的说。

  白灵一听激动的坐起来,立刻推开身边的男人,让他别打扰她:“不是,那个岳汀算老几,是邢越的什么人?他说不调查,你就真的不调查了,万一他不靠谱呢,那邢越落他手里,岂不是没有活路!”

  她和岳汀的信任,就建立在她什么都不能往外说,她揉揉头发:“我相信他,他一定会照顾好邢越的。”

  “柳青提,你是脑袋被门挤了吗,别人说什么你就信,万一这个岳汀就是一心想让邢越死的人呢!”

  “白灵,你最近和洛枫感情挺稳定啊。”都有时间管她的事情了。

  白灵瞥了眼躺在床上的男人,立刻掀开被子下床,走进洗手间,朝着镜子伸出手掌。

  “就洛枫那个死男人,突然给我送了枚戒指,还给我戴在无名指上,你说他是不是想像我求婚啊?”白灵越讲心里就越兴奋。

  “瞧你兴奋的样子,快得意忘形了吧,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,表达爱意的话?”柳青提一盆冷水泼到她脑门顶。

  “那,那倒没有,只是随口一说,送我枚戒指,这男人,我认识他的时候,嘴巴最能说了,他现在反而该说的时候,一句话不吭,我去找他问清楚。”白灵瞬间火冒三丈。

  “好,你问清楚再告诉我。”柳青提挂断电话,手裹紧毛毯闭上眼睛。

  岳汀带他到郊外的一栋别墅,这里属于风景区,周围空旷,没有丝毫可以埋伏的位置,就算有狙击手,他们的设备也能很快感应到,所以这里是最安全的。

  老六在前面开路,拿出随身携带的电脑,像扫雷一样,扫过屋子的每个角落,确定没有窃听器,才放松警惕。

  岳汀拍拍他肩膀:“可以啊老六,几年不见,你是越来越专业了。”

  “不敢忘记队长的话,要随时提高警惕,敌人不会给我们任何松懈的机会。”老六认真的说。

  岳汀满意的点头,竟然入了这个队,以后就要把队里的谨记牢牢融进骨子里,一辈子都不能忘。

  他在一楼给邢越选了个最安全的房间,拎起邢越的进去,蹲下身收拾邢越的东西。

  邢越手被吊着,扶着墙壁走进房间参观,看到身为长辈的他,竟然蹲下身收拾自己的洗漱用品,立刻走过去。

  “还是让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“没事,你这不是还受着伤吗,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们。”岳汀威严的脸上,露出了和善的笑容。

  可这真的不行,邢越下意识开口:“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。”

  岳汀停住动作,看到他认真的模样,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谈,于是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。

  “少爷,你说什么事。”

  邢越想了很久,还是觉得这件事应该告诉岳汀,于是他把怎么受伤,还有父母去世的车祸,统统告诉他。

  岳汀沉默许久,气愤的说:“当年,我带着兄弟去质问邢宗清,他竟然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,而且警察介入,也查到他没有任何问题,原来是他教唆自己的妻子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。”

  “我早就告诉过邢先生,这个人不能留在公司,可是他念及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,一忍再忍,没想他到最后竟然送命了。”他心里怒火无处发泄,一拳砸在了墙上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:“但我并不想伤害他们,父亲是在教会我原谅与宽恕。”

  岳汀难得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:“你忍得下,我忍不了,邢先生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,眼见到他手上就衰败了,他根本就不适合。”

  邢越起身:“岳叔,过去就让他过去吧。”

  岳汀心里烦躁的很:“你好好休息,我出去了。”

  他站在天台上,点燃了一根烟,轻轻吐着烟圈,平复内心的烦躁。

  另一边,邢太太坐在沙发上焦急难安,终于等到邢宗清回来,她小心翼翼走过去讨好:“衣服给我,我今天让厨房做了你喜欢吃的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