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6章 你们两个,只能活一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6章 你们两个,只能活一个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6章 你们两个,只能活一个

  邢宗清完全不吃她这套,他不以为意的坐在沙发上,伸手枕着沙发靠背:“你是不是又看中哪个包包?需要多少钱?最近公司刚想上市,你最好省点钱,别被别人抓住把柄。”

  邢太太一听要上市了,这可是他们努力很久才有的,邢宗云在的时候,公司发展的是不错,可是后来他出车祸死了,公司人心涣散,银行也上门要债。

  她丈夫在那时候站出来,稳定几家银行的关系,后来也陆陆续续投资过项目,但都亏空,为此拖了公司的脚步。

  最严重的一次差点就要宣布破产,还是她娘家拿出钱,助他们度过危机。

  现在他们终于熬到头了,上市就意味着会有一大笔钱进账,她想到那些钱,心里怨念着,邢越就不应该活着,万一有天他回来,和他们儿子抢公司怎么办。

  “我不是为了包,我只是看你最近辛苦了,所以才让厨房给你做些吃的,对了,邢越怎么样了?”她试探性的问。

  说起这个,他就满肚子疑惑,之前邢越对他们的态度还挺恭正的,怎么现在看了他,邢越像是话里有话。

  “没事,子弹没有伤及要害,稍微休养下就可以了,吃饭吧。”他起身朝餐桌走去。

  吃过晚饭,邢太太说约了人打牌,其实是去了保镖住的公寓,她坐在沙发上板着脸:“邢越必须得死。”

  “岳汀现在把他保护的那么好,我们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。”

  “那就主动引他出来,我不管,我负责出钱,你负责把事情办好。”邢太太眼神冒着嗜血。

  保镖强忍着怒火:“我不会看着我的兄弟去送死,你这单生意我不做了。”

  邢太太嘴角扬起不屑的笑容:“你以为,你以前干的那些勾当我会不知道?我们现在是一条路上的人,你要是撇下我不管,你也会没命,对于邢越来说,柳青提相当于是他的命。”

  “我看你是疯了,柳青提是柳页青的女儿,十多年他把柳青提照顾的多好,你以为就凭我们,能绑走柳青提?”

  他的眼神都在诉说,他们这是不自量力,柳页青表面看挺好相处的,实际上对于那些敌人,柳页青可是毫不手软。

  “我花那么多钱雇你,你还真是要脑子没脑子,难怪什么事情都做不成。”邢太太一脸愤怒。

  保镖对上她的眼神:“你的意思是。”

  邢太太戴上墨镜:“今天的牌打得差不多了,我该回家了。”

  隔天,岳汀就接到国外公司的电话,有点急事需要赶快亲自去处理,于是他只带走了老二,其余的人都留在这里保护少爷,分工好后,他就出发了。

  邢越每天除了养伤,就是站在窗口想她,最近她连电话都不接,不知道是不是在忙事情,还是在躲他。

  他突然接到陌生电话:“你女朋友现在在我手上,想要救她,就一个人来。”

  “你打错电话了。”邢越坚信这只是个诈骗电话。

  “邢越,打错电话了?我看你是真的不在乎柳青提的死活,瞧瞧她多伤心啊。”他捏着那女人的下巴。

  她大叫着:“不要,不要。”

  随后手机拿远,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,邢越才听了一声,完全分辨不出是不是青提。

  他把事情告诉老六,老六立刻追踪网络地址,却发现是个太空号,根本没办法定位。

  邢越想着,她待在那种地方多几分钟,就会越危险,他有些坐不住了:“我现在去。”

  老六摁住他身体:“你现在负责养伤哪里都不能去。”

  “青提是我的妻子。”邢越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他。

  老六手放在他肩膀上,用力控制住:“人还是要救的,但不是你救,我们兄弟会易容,我们替你去。”

  老六拿起头套给老三戴上,边整理,边说着细节:“少爷的手受伤,还有他很在乎少夫人,这个是少爷和绑匪联系的手机,三哥机灵点。”

  要是因为三哥身材和少爷相似,他都想亲自上场,就是这几年可能生活太安逸了,他体型有些微微改变。

  他要是易容出去,明眼一看就不是少爷,真担心三哥没心没肺,粗心大意的性子。

  老三笑眯眯的说:“放心,你三哥好歹比你吃多几年的饭。”

  老六捏住他嘴巴:“少爷不苟言笑,你注意点,要是被绑匪留意到你是冒牌货,估计回去就撕票了,你想少爷以后打光棍吗?”

  “那不能,我还指望少爷多生几个娃,给我们轮流带呢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老三敬礼。

  邢越觉得这方法不是很保险:“还是我亲自去。”

  “少爷,绑匪目的就是你,如果你发生危险,我们这些人,做的事情就没有意义了。”老六认真的说道。

  老六的话瞬间觉得他活着意义重大,他以为他死了,所有人都会高兴,都会安心做自己的事情。

  在这里,他还是被需要的,他活在了这些人思想中心里,邢越很是感激,可这样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。

  老三准备好,便一个人开车出门了,他把车开到目的地,拿出手机,等着那人的来电。

  那些人似乎一直在暗中监视他,他车刚停好,电话就打来了:“你现在下车,把口袋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。”

  老三推开车门,警惕的看向四周,从口袋里不停的掏东西,下意识举起手,但想到自己现在是少爷,于是手扯了下衣领,便自然的放下。

  “石头后面有我准备好的手机,你把手机扔到车里。”

  老三看向周围,这人做事还很谨慎,有点绑匪的样子,要是不专业,他都怀疑这人是不是恶作剧。

  随后老人机再次响起:“抬头看楼上。”

  一栋烂尾楼里,破旧生锈有缺口的栏杆上,吊着一个穿着白色抹胸连衣裙的女人,浑身上下脏兮兮的,头还被蒙住,谁看得清这人到底是不是少夫人。

  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老三开口。

  他笑着说:“今天,你们两个,只能活一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