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48章 没人敢轻易得罪他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8章 没人敢轻易得罪他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48章 没人敢轻易得罪他

  “邢太太绑架了少夫人,以此要挟少爷出现,趁机杀了少爷。”老六实话实说。

  岳汀着急的问:“少爷有没有事?”

  “我们办事,大哥还不放心!受伤的是三哥,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老六话里都是期待他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“照顾好少爷,我马上回来。”岳汀扭头看了眼管家收拾东西的速度。

  邢越再也坐不住了,一直都没有青提的消息,如果说那个女人不是青提,那青提的手机,怎么会在她那里。

  他走出房间,老六立刻收起手机走出去:“少爷,你这是去哪里?”

  “我要再去看看那个女人。”确定真的不是青提,他才能安心。

  门口的保镖跑进来,靠近他耳边小声的说着话,老六嘴角上扬:“这些人做事也太不用心了。”

  趁夜,那些人开车离开,他们开车上去,停在那个小山坡旁,保镖有秩序的拿出铁锹下车,对着小山坡挖。

  很快就看到那个女人的尸体,保镖把她翻过来,她的脸被那些人毁了,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  邢越看着她脸颊轮廓,很像是青提,他俯身,朝那女的伸出手。

  却在这时,邢越口袋里的手机响起,在这阴森的夜晚,把所有人都惊到了。

  邢越拿出手机,看到是一串陌生号码,刚开始没在意,他沉浸在对这个女人身份的怀疑。

  可这号码似乎不依不饶,非要他接听,从而不停的打来,于是邢越把手机放到耳边。

  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:“邢越,我不停打网络电话给我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她怎么现在才出现,她知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她,他语气也是第一次这么严厉:“你怎么现在才回电话,你去哪里了?你手机呢?”

  “我去外地出差了,临时的,手机到飞机场就不见了,我以为是我粗心大意落在手机,所以我一直用备用电话,怎么了?”柳青提疑惑的问。

  “你在哪里,我要和你见一面。”邢越现在就想确定她没事。

  “我回家了呀,不然还能在哪里?”柳青提觉得他这问题有些引人发笑。

  “你待在家里别动。”邢越起身朝车子走去。

  他伸手打开驾驶员的车门,抬步坐进去的时候,手臂的疼痛感实时传送到大脑。

  老六挥手,指挥他们把人埋到别的地方,这人说不定以后有用。

  他转身朝车子走去:“少爷,你想去哪里跟我说声,我送你去不就完了吗。”

 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,老六绅士的为他打开车门:“少爷,还是我送你上去吧,到了门口,我才安心。”

  随后门铃响起,柳青提拉紧浴袍带子走去开门,看到他不是一个人来,于是把门大开。

  “进来啊。”

  老六裹紧衣服笑着说:“我就守在这里,你们进去慢慢聊。”

  邢越走进去,用那只完好的手用力抱住她:“青提,你以后不管去哪里,都要跟我联系。”

  “知道了,下次不会。”柳青提安抚的拍着他后背。

  还以为有那些人保护他,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联系她,所以即便手机掉了,第一时间她也没补办,只是一直用备用手机联系人。

  邢越感觉伤口有些疼痛,他松开手,感觉很不妙,柳青提看到他脸色苍白,走去厨房打开冰箱,才响起他不能喝冰水,于是急急忙忙清洗热水壶,烧了壶开水。

  “我刚回到家,没有热水了,你等一下,你怎么了?是不是伤口裂开了?”柳青提拉开他衣服上的长拉链。

  她看到纱布上沾着血,看上去有些厚重,她立刻拿出药箱,用剪刀剪开纱布,给他处理伤口。

  “你不要再扯裂伤口了,不然伤口真的会发脓感染的。”柳青提边处理伤口,嘴里还忍不住唠叨。

  原以为他去岳汀那里,真的可以得到养伤的效果,可是这次回来,他伤口还是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邢越嘴角微微上勾,弯出优美的弧度:“我是医生。”这个他比她更清楚。

  “你是医生,那你怎么不照顾好自己,你只会叮嘱我不能吃这个,不能吃那个,你是不是没有忌口,还做大幅度动作?”果然是医者不自医。

  身为医生的他,就是把自己照顾成这样,要是把他的现状放到网上,看以后谁还敢找他治病。

  他的出面很快传到邢太太那里,她眼神眯了眯,很是危险:“我不是杀了他吗,他怎么还能出现?”

  她脖子僵硬的扭头看向保镖,他确实看到她杀了邢越,可是他怎么又出现了,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。

  “我现在就去查。”

  老六在走廊里也没闲着,他侵入整栋楼的监控系统,查看周围的环境,发现有几辆黑色不显眼的私家车涌进公寓,这些车不是直奔停车位的,而是四处转悠。

  他们今天没带那么多人,要是留在这里会很危险,于是敲敲门:“少爷,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,那些人找上来了。”

  邢越不想连累她,他在这里也只是个累赘,一点防御能力都没有,于是他打开门走出去。

  柳青提担心的追上去:“邢越,要不你今晚留下吧。”她可以保护好他,而且现在贸然冲出去,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。

  邢越握住她的手:“我很相信他们。”

  只一句话,柳青提便不再挽留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最信任的人不再是彼此,能依靠的,也不再是彼此。

  她嘴角上扬,把门关上,她背紧贴着门,深呼吸了下,坚定的朝房间走去。

  老六带着他进电梯:“大门已经被堵死了,我们只能从后门离开,我让人把车开到那里。”

  “青提会不会有事?”邢越担心的问。

  “以柳页青现在的地位,没有人敢轻易得罪他,放心吧,少夫人准没事。”老六担保。

  那就好,没事就好,邢越坐在后座,扭头看向车窗,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没完没了。

  他们回到安全屋,岳汀坐在沙发上,十分认真的说:“少爷,如果你不变强,这些人只会没完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