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52章 撞邪了吗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52章 撞邪了吗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52章 撞邪了吗?

  老六看出他的犹豫,于是开口:“少爷,你是不是也觉得,这个方法不错?我问过心理医生了,每个人都有行为记忆,就是如果她一件事做了很久。”

  他身为医生,自然知道什么叫行为记忆,他接着说:“如果她持续做一件事,那她就会习惯这件事,最后会控制不住去做这件事。”

  老六赞同的说: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可是他心里还是有顾虑,觉得他要是这么做,是不是太过卑鄙了,要是以后她发现了,她肯定会讨厌他的。

  他对她是有足够诚意的,他绝对不能那么做,喂完她吃过饭,细心的抽出张纸巾给她擦拭嘴巴。

  “送她回去。”

  老六看着他,真的不愿意用这个方法吗,这个方法很有效的,他等了一会儿,见少爷还是坚持,于是便送她回去了。

  下午的时候,邢越跟着老六去接她下班,柳青提一看到是他,主动靠近:“你伤好了?你让这些人那么勤快的接我下班,终于舍得出现了。”

  “青提,我们一起吃个饭吧。”邢越看向她。

  “不了,我约了人,还有,你别让他们接我下班了,我不需要。”柳青提拿出车钥匙,开走自己的车。

  老六见他不是很开心,于是询问:“少爷,我们要跟上去吗?”

  邢越拉上车窗,她有自己的生活,他不应该干涉太多,给彼此点空间,更有利于他们的感情。

  这时,欧阳信开车从他身边经过,追上青提的车,还向她按了下车喇叭,柳青提随后便开车跟上。

  邢越见她约的人是欧阳信,于是开口:“跟上去。”

  车子停在路边,刚好有颗树挡住,只见他们坐在落地窗边,聊的很开心,她灿烂,发自内心欢喜的笑容,深深刺痛着他的心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你说当时我们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情?”

  “蠢吗?”他觉得那时候他们真的过的很开心。

  而现在,他连个正式待在她身边的理由都没有,除了很重要的日子,不然他都约不到她一起出来吃饭。

  服务员端着菜上来,顺便把监听器粘在桌子底下,柳青提拿起叉子,优雅的切割羊排。

  欧阳信拿过她盘子,给她切好,再放到她面前,柳青提放下刀,手握叉子笑道:“我已经不是那个抓不住刀叉的女孩儿,我现在可以自力更生。”

  “所以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我做什么了。”他伤感的点点头,他知道了。

  柳青提咀嚼嘴里的羊排,忽然懂他的意思:“我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找个人陪着。”

  欧阳信板着脸:“我找不找,跟你没什么关系吧。”

  “我很懂,身在豪门,其实很孤独,特别像我们这些独生子女,待在一起,就像报团取暖一样。”她认真的说。

  欧阳信直接的问:“如果没有邢越,你会选择我吗?”

  “如果我爸妈一直催,我或许真的会祸害你。”但现在不一样了,只要认定是他,其他人都是将就。

  柳青提安静的吃完甜点,拿起餐巾擦了下嘴角:“欧阳。”她嘴角上扬,有时候他们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。

  她在祝他早日找到幸福!

  她推开餐厅的门,从口袋里取出钥匙,她看了眼靠窗的他,欧阳信朝她挥挥手,她坐进车里。

  欧阳信看到她离开后,招来服务员结账,俯身签单的时候,还若有若无的看了眼桌子底下。

  刚开始就接待他们的服务员担心他发现什么,于是身体侧过挡住,并且催促他签单离开。

  欧阳信把小票收好,拿出几张现金:“这是给你的小费。”

  邢越忍不住握紧拳头,没有他,青提就会选择欧阳信,所以她现在是要选择欧阳信是吧。

  老六以局外人身份看待这件事情,都觉得少夫人不是那种脚踏两条船的人,但少夫人说的这些话,确实让人误会。

  他还没反应过来,少爷就开口了:“就按照你说的做。”

  他说的?是对少夫人催眠吗,只要能让少爷开心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  傍晚,柳青提被送到安全屋,他穿着浴袍躺在床上,指腹摩擦着她嫩滑的脸颊,眼神透着迷恋,暧昧。

  他嘴唇靠近她:“今天,你讨好我。”

  柳青提眼神呆滞,像个重复机:“今天,我讨好你。”

  邢越扶她到上面,一夜无眠…

  次日,柳青提掀开被子,睡眼惺忪的找拖鞋,脚撩了半天,始终没穿上拖鞋,她疑惑的睁开眼睛,看向地板。

  还真的没有拖鞋,她昨晚是光脚走到房间睡觉的?柳青提在鞋柜上,拿出拖鞋穿上,打开冰箱,看到里面已经没东西了。

  于是她洗漱好换了身衣服,到楼下超市,随手拿了些酸奶还有水,结完账直接回家窝着。

  柳青提点开视频通话:“白灵,我跟你说,最近特别奇怪,好像被鬼压床了,浑身都使不上力,你说我是不是出问题了?”

  “你是不是太久没那啥阴阳失调,所以做梦了,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驱邪大师,要不要我把他微信推给你?”白灵激动的问。

  柳青提咬牙切齿的说:“现在大师都用上微信了,确定不是江湖骗子吗?”

  “所谓骗术也要有经济基础,才能发展长远嘛,你就当做做慈善,救济这些人,再说,驱驱邪,你也能心安,这不是很好吗。”白灵嘟囔着。

  柳青提忍不住呵斥:“白灵,早就知道你是个坑货,没想到你还坑朋友啊,我还是保命要紧,趁早跟你绝交的好。”

  “我这是好心,你不领情就算了,还这么说我,我伤心了啊。”白灵痛斥着她这个白眼狼。

  “行了,收起你这个幸灾乐祸的表情,说正经的,你说我这真的撞邪了吗?”柳青提心里也开始有些怀疑。

  “我看像,但是都21世纪了,我们得相信科学,要不然,你在房子装监控,就能明白你昨晚去干嘛了。”白灵提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