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54章 岳父的认可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54章 岳父的认可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54章 岳父的认可

  他们动作幅度越来越大,她手腕上的铃铛也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,她空洞的眼眸逐渐有了聚焦。

  她控制不住嘴里发出细碎的呻吟声,他们度过了一晚,次日清晨,有人在搬动她的身体,她瞬间清醒。

  她微眯开眼睛,看到是邢越在给她穿衣服,她的眼泪控制不住落下来,她是真没想到,竟然是邢越在催眠她。

  在邢越翻过她身体时,她手背快速擦过脸颊上的泪,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,配合的跟着他走出房间。

  老六送她回到公寓,她第一时间拿起衣服走进浴室,喷洒落下热水,将她一遍遍浇灌,她双手抱住膝盖坐在地板上。

  邢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,为什么要对她催眠,她浑身蜷缩着不停地发抖,她从没有像此刻那么害怕过。

  她不想再经历一次这么可怕的事情,她手扶着墙壁起身,拿起干净的毛巾,边擦拭头发边走进房间,她搬出两个大箱子,把衣柜里的衣服装进去。

  还有桌上的护肤品,把房间能整理的,全都塞进行李箱里,准备好很长一段时间不回来。

  她上网定了张机票,马上回家,楼下守着的保镖立刻打电话给他们,老六着急的起身:“什么?少夫人买机票急急忙忙离开,立刻带人截住少夫人。”

  邢越伸手制止他,她不会无缘无故离开这里的:“我要亲自去。”

  他们赶到机场,拦下即将要登机的柳青提:“青提,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?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阵,她死死咬住嘴唇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过了会儿,她佯装无事的转身面对他:“我想回家一段时间,该不会我去哪里,都要得到你的批准吧。”

  “是伯父伯母出什么事了吗?”邢越温柔询问。

  柳青提盯着他,感觉他现在就是绵羊外表,包藏着冷血的狼心,他畏惧这样的他。

  她制止他再说下去:“我爸妈没有事。”是她有事。

  邢越没有再阻止,侧身让她过去,而此时飞机已经起飞了,只能改签,要不然就机票作废。

  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这里,于是她像售票询问包机的费用,邢越看到她这个样子,以为她家里真的出事了。

  于是邢越发话:“青提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柳青提害怕的说:“我自己可以,你不是还有很多事情去做吗,你不用管我了。”

  帅气的机长领着她到私人飞机区域,柳青提如愿上来飞机,而邢越则包了另一辆飞机,跟着她回家。

  老六脚搭在桌面上兴奋的说:“我们就这样见少爷的岳父岳母吗,需不需要准备什么?”

  老三笑着说:“我已经准备好了,一下飞机,我们去拿东西上门。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说:“只要确定她平安回到家里就可以。”他并不想打扰她的生活。

  柳青提下了飞机,通知家里人来接,她终于如愿躺在自家的床上,浑身放松,疲倦感瞬间袭来。

  元静晴盯着她两个大大的行李箱,觉得特别不正常:“女儿,家里什么东西都有,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回来?”

  柳青提侧身手撑着脑袋:“妈,我打算在家里住一段时间,所以这些日用品估计会过期,索性就全部带回来。”

  “不是,你要在家里待一段时间,是待很久吗?”元静晴有些弄不懂她的操作。

  柳青提坐起来:“妈,看你这意思,是不大乐意我回家啊。”

  “不是,你是不是和邢越吵架了?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的名字,下意识伸手护住胸口,很浓的保护欲,她打从心底害怕邢越这个人。

  元静晴忍不住说:“该不会上次你们吵架就一直没好,邢越没哄你吗?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。”

  柳青提抓住她的手:“妈,别打电话给他,还有,别告诉他,我在哪里,我想休息了,你出去吧。”

  元静晴被赶出房间,在走廊上撞见刚回来浑身酒气的柳页青,她板着脸说:“你怎么又喝酒了,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多少岁,你想早点死,我还不想办灵堂了呢。”

  柳页青扶住栏杆,稳住身体看向他:“我发现你最近怎么四处看我不顺眼,我去洗澡了。”

  元静晴跟上去,给他准备衣服:“对了,你女儿回家了。”

  “我在路上看到邢越了。”柳页青脱下外套交给她说。

  “这两个人一起回来,不是同时进来,是又吵架了吗?”元静晴看向他。

  柳页青浑身散发着酒气:“我哪里知道。”

  次日,邢越确定她平安回到家里,就打算走了,临行前,却接到柳页青的电话,于是开车到酒店。

  柳页青看向他身边的人:“你现在是承认邢先生独子的身份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邢越毫不回避。

  “邢越,我年轻那会儿,也是个穷小子,这些你应该在网上搜过,我当年娶青提母亲的时候,也是过五关斩六将,所以我为难你,不是真的反对你们在一起,而是想看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决心。”柳页青认真的说。

  邢越鼓起勇气:“伯父,我会一辈子疼爱青提,一辈子对她好。”

  柳页青伸手制止他:“我不是个只会听口头承诺的人,你们的一辈子我是看不到了,邢越,我只希望我女儿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都是开开心心的。”

  “一定会的。”邢越肯定的说。

  柳页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红包:“在我们家乡,只有岳父承认女婿,才会给红包。”他把红包推到邢越面前。

  邢越难掩内心激动,双手拿过这封红包:“谢谢岳父。”

  柳页青继续开口:“我就青提一个女儿,也没有儿子,有空就常回家吃饭,我手艺还是不错的,如果在外面受了委屈就回来,我家有瓦遮头,不至于淋雨。”再肉麻的话他是说不出口了。

  邢越听到,内心十分感动,柳页青不仅承认这个女婿身份,还给了他一个家,一个遮风挡雨的家,让他在城市中打拼,不再觉得孤独无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