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55章 你的爱,让我恶心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55章 你的爱,让我恶心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55章 你的爱,让我恶心

  “你赶着回去?要不然今晚去我家吃饭。”柳页青开口。

  邢越想到她还没原谅他,贸然去她家里,恐怕她会反感他在跟踪她。

  于是他礼貌的说道:“不了,改天吧,我还有点事要回去。”

  柳页青用无法拒绝的语气:“都到家门口了,不来家里吃饭像什么话,我们可不想被人说三道四。”

  邢越犹豫了下,想着等下主动和她解释好了,她应该能理解的,于是便答应了。

  傍晚,厨嫂上楼喊她吃饭,她浑身轻松,所以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,她蹦着下楼。

  “厨嫂,今天吃什么菜呢?”

  厨嫂笑着说:“都是你爱吃的。”人也是小姐想见的。

  柳青提加快脚步,看到餐桌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尽管他背对着她,但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。

  想当初,她被他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欺骗,现在的他,才是真正的他吧,她浑身止不住颤抖。

  但她想到这里是她的家,她有什么好怕的,于是挺起胸膛走过去,坐在他对面。

  她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对她进行催眠,柳页青坐在主坐,看到他们分的那么开,不像之前那么粘。

  他忍不住指挥:“青提,你怎么坐那里,坐到邢越身边去。”

  “爸,不是吃饭吗,还管我坐哪里?那边空气不好,我不想坐。”柳青提盯着邢越,不满的说。

  元静晴也劝和:“青提,这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,稍微解释下就过了。”

  如果这个女儿不喜欢邢越,她这个当妈的才懒得说,又不是没事干,公司还有很多合同等着她这个董事长去谈。

  柳青提看向对面的他,嘴里嘟囔着:“我们之间的事可没那么快就过。”

  在吃饭过程中,邢越好几次夹菜给她,都被她拒绝了,他知道她很不待见他。

  于是吃过饭就强行要走,元静晴呵斥她:“去送送邢越。”

  柳青提想着这四处有监控还有保镖,他们应该不会光明正大对她催眠,刚好今天把这件事说清楚了。

  她走到门口,邢越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:“青提,你可以不用送的,外面很冷,注意保暖。”

  “邢越,好玩吗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邢越不解的问:“青提,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,你自己做过什么,你自己很清楚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,不管你跟我父母说了什么,让他们这么向着你,但在我这里,永远都过不去。”她指着自己的胸口说。

  邢越突然有些害怕了:“青提,你到底在说什么,你这是要跟我撇清关系吗?”

  “对,你现在马上从我家里离开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她指着大门口,眼神躲开他的视线。

  邢越抓住她的手:“不,青提,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,你告诉我。”

  柳青提咬住嘴唇,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,那么无耻,让她怎么说得出口。

  “你赶紧离开。”她不耐烦的说。

  “如果你不跟我说清楚,那我不走了。”是她先招惹他,现在不是她可以说结束就结束的。

  柳青提凑近他,低吼:“你到底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?”

  “我们说好要结婚的,我逃了一次,这次我不会再逃。”邢越十分有诚意的说着。

  柳青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双手捋过头发,用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用的口吻怒斥他。

  “邢越,你就是个神经病,你对我催眠,你想干什么?我掏心掏肺对你,你竟然对我催眠,你他妈有病,就别靠近我,我今天正式告诉你,我们玩完了。”柳青提说完,转身朝屋里走去。

  以前的她,不知道天高地厚,开口闭口就是脏话连篇,潇洒不羁,就像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。

  可那样的她会得罪很多人,最后把自己变得孤独终老的命,所以她改了,改良后的版本,就是现在的她,做事会看人脸色,懂的圆滑,做事让三分是底线。

  邢越抓住她的手:“是,我是有病,我是对你催眠了,可我没对你做过什么,我,我很爱你。”

  “收回你的爱,你的爱,让我恶心。”柳青提浑身都在使力挣脱。

  在感情里她可以掏心掏肺,即便全世界反对他们在一起,但她依旧义无反顾,可是邢越对她做的事,让她不舒服。

  恶心?他浑身一震,身体向后退,青提说,他对她的爱,让她觉得恶心。

  老六站在院子外的门口等,见他不太对劲,立刻冲进来扶住他。

  邢越强撑着身体:“回去吧。”

  在飞机上他陷入了昏迷,直到第三天才醒来,医生的诊断依旧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柳青提见他没有再出现她生活里,她觉得轻松许多,她打算辞去入股人的身份,在这里打理母亲的生意。

  以此避开属于邢越的回忆,还有在那座城市发生的所有肮脏的事情。

  她拿起手机:“对,我的房子,我想卖了,不用给我抬高价格,你只需帮我找个真正喜欢它的住户。”

  中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以往大家不是为了钱,那就是急着出手,这位美女不仅不急着出手,还不要钱,说找个真正喜欢房子的住户。

  “好的美女,你的意思我基本明白。”中介开始发布房屋广告。

  邢越醒来后,开车到青提公寓楼下,将车窗打开,眼睛一直盯着楼上,但就是不下车,他一直回想她说的那些话。

  像他这么恶心的人,应该不配得到爱情,那这些将他变成这样的人,就应该下地狱。

  邢越用力拽紧拳头,眼睛里写满了愤怒还有恨意。

  老六坐在驾驶位置上询问:“少爷,要上去看看吗?”

  “不用了,走吧!”邢越正要回头,看到中介在他面前的电线杆上贴房屋购买信息。

  他看到地址,这不是青提的房子吗,他立刻推开车门,把广告撕下来。

  中介规矩的站在他面前,坐着豪车,身着全是大牌,这一看就是他惹不起的人:“那个,我不是故意要在这里贴单的,我现在就走。”